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河间的枣儿

第二百六十四章 河间的枣儿

  何知州道:“光有酒不行,得有佐酒的餐。”

  他太太道:“今天回济南,爹爹给了不少油氽豆瓣,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金幼孜道:“你两真是夫唱妇和,令我们感动。”

  落落停停下了一晚上雨,早上起来凉飕飕的,金幼孜的马队又出发了,何知州派他的典史陪着,往东北方向的河间府出发。

  小舍道:“河间的沧州是不是林冲刺配的地方?”

  典史道:“林冲被高俅陷害在北宋年代,按当时的军规“刺配”范围,包括本州、邻州、五百里、一千里、两千里、三千里及沙门岛等不同等级,沧州在北宋隶属十五个路中的河北东路,由于地处宋辽边境,林冲发配沧州也就是发配边境了!”

  金幼孜道:“典史解释的比较实际。林冲被发往沧州的途中,看守的草料场就是现在沧州的沧县旧州镇东关,在赵国和燕国的边境。”

  “对,宋太宗年代时的杨六郎就驻守在那。”锦衣卫几个小子,一听典史讲杨六郎的事来了兴趣,央求着典史讲下去。

  小舍道:“到河间城几个时辰就到了,晚上让你们典史大叔讲,你们准备酒钱就行了。”

  小旗道:“倘若典史大叔今晚开讲,这酒我请了。”

  锦衣卫的大头李道:“算我一份,我小时候就喜欢听杨家将的故事。”

  典史道:“谢谢各位了,河间县正是在下的家乡,今日知州恩准,我回家省亲。”

  小旗道:“那不耽误典史不人全家团圆了。”

  小舍道:“听说河间沧州人会武功的不少。”

  “沧州沿着渤海湾,到处是芦荡荒滩,人烟又稀少,一些朝廷缉拿的叛将,江湖高人受沧州民众喜武之俗的拥戴,隐姓埋名,化装成僧道游侠,传艺维生,所以出现不少武功高强之人。特别是不少贩盐的人,会了逃脱官府和同行的追捕,也用武功维护自已,当然也包括一些为非作歹的坏人混迹在其中,你们晚上出行可要小心。”

  大头李道:“兄弟们,今晚不出去了,别当了屈死鬼。”

  马队沿着南运河堤一直向东,堤下种满了枣树,一到中午,骄阳似火晒蔫了枝条上的绿叶,原本翠绿的枣儿开始泛黄了,一串串的挂在树上,锦衣卫的人忍不住了,偷偷的摘了往嘴里送。

  小舍道:“你们也皮,一会儿我来问老农买些,省得你们像偷儿似的。”

  金幼孜道:“去年随皇上北伐,他领着我们采野菜,他特别知道野菜的形状和口味:“很多野韭菜和沙葱,好吃,可以多采点儿,炖羊肉提鲜……金雀花,花和决明子一样,茎和枸杞一般可以吃……还有黄花菜,花如茼蒿,叶肥如指,也吃。”呵呵,把我们一个个培养成采草药的。”

  正说着,后面两个村妇拿着镰刀赶了上来,一个长得圆头大脸的女人,气喘吁吁的道:“这枣都没熟了,你们都偷了,让我们往后怎么过日子!”一边说,一边躺在路上,不让马车过去。

  典史道:“这些大人从京城来,路上渴了,采你们几个枣儿,付钱便是。”

  另一个长得俊俏的姑娘道:“曹操过麦田,割发代首,你们即然是朝廷的人,应该体恤民众之苦,更不能做这种不齿之事。”

  金幼孜朝小舍呶呶嘴,小舍便下马,朝那姑娘拱了拱手道:“姑娘言之有理,本官疏于管教,使手下犯了偷窃之罪,今愿受罚,所偷之枣,全部交出,所食之枣,全部赔之。”

  姑娘见小舍公服穿着整齐,说话又谦恭得体,也自软了:“吃也算了,装兜里的掏出来吧。”

  胖农妇一咕噜从地上爬了起来道:“不行,没那么便宜,吃下去的给我吐出来,以前都督徐凯屯沧州,军队路过此地时,都绕着走,从来没碰我们一枣一树,没想到这么好的人,被燕兵抓得去割了头。”

  小旗忍不住了:“不就几颗枣吗,我们赔就是,何必把作古的人牵出来。”

  小舍用手指着小旗道:“住口,偷了人家的枣,还强词夺理,赶紧给我跪下!”

  小舍从来没对手下发这么大火,小旗和几个偷枣的卫兵怕了,一个个在太阳底下跪了下来。

  俊姑娘有些尴尬了,急忙拉过胖女人道:“嫂子算了,男儿膝下有黄金,现在人家都跪了,你消受不起会折寿的。”

  胖农妇听了,急忙也跪下道:“你们这些祖宗,谁让你们跪啊,快起来,快起来,俺胖嫂服了你们。”说着双手捶着地,号陶大哭起来。

  这下全部的人都笑了,金幼孜从马车上下来,掏出几个碎银道:“是我们的错,这全当是买枣子的钱,我们再买些。”

  典史对胖嫂道:“大人们急着赶路,你们快去采些,省得他们去别处买,耽误时间。”

  两个村妇喊上不少姐妹,采了足足两筐,临走时还往那些年轻卫士兜里塞。

  小舍对小旗道:“人与人就这样,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看,她们满头是汗的多诚心,这次还是我们合算了。”

  河间府城到了,德州老典史用衣袖拂了一下官帽上的灰尘道:“这城池平面像男子戴的幞头,所以称“幞头城“。

  午后的阳光正盛,守城的两个弓兵正搂着长刀,在高大森严的迎薰门下乘凉,见马蹄声到,赶紧站起来。

  小旗道一声:“迴避”,两人慌忙让开。马队卷着热浪“轰隆隆”的冲了过去。从通河间西大街的甬路进去,穿过雕刻有“燕赵雄风”四个大字的木牌坊。便见威严肃穆的河州府衙,座北朝南,衙门前青砖砌的照壁苔藓剥落,两侧建有辕门,大门两侧有石狮一对,还有口水井。

  河间知府领着他们踏进仪门内为广庭甬道,见里面两棵古柏直冲云霄,与与交相掩映一排松树却郁郁葱葱。松香怡人。

  德州典史指了指悬挂在一旁的铜钟道:“这是我们提知府的宝贝。”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