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二百四十八集 昆明官渡口

第二百四十八集 昆明官渡口

  金忠道:”张将军随皇上准备北伐,留守的黔国公沐晟单兵作战,实力不足,无法围剿陈季扩。今年初北伐朱棣北伐回来,命令张辅三征安南,迫令“陈季扩表奏伏罪”,如不服罪,则以全力扫平。”

  小舍道:”下官知道安南人一贯对张辅颇为忌惮,只要一听英国公来了,撒兔似的逃窜。”

  “张辅他不仅有重兵器,也会率军,他一到交趾先申明军令,都督黄中骄傲自大,又贪污腐化,有一回酒楼饮酒,陈季扩的女间谍找上了他,被张辅抓了个现行,立马示众斩首,官兵无一不服,打仗愈加勇敢,上月,在月常江大破安南大将阮景异部队,缴获战船百余艘,活捉安南元帅邓宗稷。”

  小舍问:“就是因为疟疾撤军了?”

  金忠摇着头:“不撤不行啊,一天几十人传染,一般药根本挡不住,天天有人死去,再如此下去军心散了,张辅舍不得这支父亲传下来的部队,急报皇上。”

  “于是皇上派大人前去安抚。”

  道往庐州府的路特别的不好,刚经历水涝,石基都冲垮了。驾车的马夫生怕药泡坏都下了车,头顶着酷日。

  小舍问白梅,到庐州还需多久。白梅道:“至少要六个时辰,现才只走了一半。”

  小舍便叫过锦衣卫千户李春:“这种路是最容易受袭击的,马队目标大,如果让强悍的匪徒盯上了就麻烦,你要把警戒线往外扩,不让外人靠近。”

  李千户道:“郎中大人,明白了,保证不会出差错。”

  金忠道:“这里南有八百里巢湖,北有瓦埠湖、高塘湖,东由滁河连着大江水,一直是兵家争夺的地方。是要百倍小心,特别是这种救人药品。”

  脚在水里泡着,这水让太阳晒的烫脚,小舍装作轻松道:“大人,你上车吧,别像我们年纪人一样玩水了。”

  金忠道:“泡脚能加速全身循环,增加抵抗力,还有啊,蚊子不敢盯,蚊子不叮,疟疾就不会沾身。”

  白梅鞋没脱,一条青色布裤全泡在水里,她道:“大人,要是这样就好了,小舍娘也放心了。”

  金忠道:“到了云南,我们要特别小心,白天黑夜要把衣服穿好,包括头上,我这次做了不少布头套和手套,到时候全用上。像防敌人一样防蚊子。”

  傍晚,大队人马到了城隍庙山门口,典史道:“城里也没大的营房,这庙内山门3间,左右耳房各五间;戏楼五间,两旁耳房各四间;大殿三间,两侧耳房各三间;大殿和戏台之间东西厢房各十二间,除了大殿,其它都可以安排官兵休息。”

  晚饭便在庙前广场上,所有的吃食店今晚都已包下,饺子有冬菇鸡饺、馄饨饺、水饺、旱饺、米饺、锅贴饺、蛋煎锅贴饺,另外每人一碗“老抹资”汤。

  知府按排的令金忠满意,他让小舍去关照:“为了保证行军速度,今晚上戊时熄灯,明早寅时出发。”

  马队日夜兼程,经六安,黄岗,常德,怀化,贵阳到了云南昆明府,正是雨季,时不时的下着,空气里的蕴藏着鸡枞油的香味,这里没有了酷暑,即使天晴,蓝天白云之下,依然有昆明湖带来的一席凉快。

  白梅悄悄告诉小舍这里有种菌子,你是手一碰它表面会变色,如果手变青就是有小毒,这叫青见手,还有黄见手、白见手、红见手、黑见手,但是紫色的见手青你千万千万不能碰,那是有剧毒,一碰就死。”

  金忠下令马队在昆明修整,等候张辅派来的向导。

  白梅去帮女医官把防护用品,药品发给每个将士,其中有治疟疾的特效药《蜀漆散》。

  王太医道:“这药含蜀漆、龙骨、云母,其中蜀漆服用时会引起起恶心呕吐,损伤人体正气;云母还行,入肺、脾、膀胱经,益肺平喘,祛痰化湿;龙骨是镇静安神用的,具有收敛之性,能防蜀漆伤正;配以熟浆水以和胃,助蜀漆吐痰。这药一发现被蚊子盯咬,大概在疟疾前2小时服用。如果发作了,这就不管用了。”

  小舍道:“也就是说,发作了,就无药可治?”

  王太医道:“这次带来最多的是《柴胡桂姜汤》。此方以柴胡、黄芩和解表里,桂枝、干姜、甘草温阳达邪,天花粉、牡蛎散结软坚,再加蜀漆或常山祛邪截疟。”

  小舍道:“原来王太医有良方啊,如果能救得张大将军患病的官兵,真是功德无量了。”

  张辅的向导要明日中午到,金忠对小舍道:“带上你白梅姐,我们晚上去官渡吃过桥米线,放些糖醋,也能吃出宁波味。”

  小舍和白梅换了套干净的衣服,裤腿藏着匕首,一前一后随金忠到了滇池边的小镇。夜色迷离,古老的官渡沉浸在一片丝竹管弦之声中。

  白梅指着一处墙对小舍道:“弟弟,你看那些墙在夜光中会发亮。”

  金忠道:“这是用螺蛳壳和着黄粘土舂夯而成的墙,雨水冲久了,那壳都露出来,灯火一照,便是七彩缤纷啊。”

  三人走到妙湛寺前,院内院外的金刚塔,密檐砖塔座塔相辉相映,直指苍穹,钟罄之声透过夜空弥散开来,金忠道:“我们来晚了,不然进去朝拜一下,原来有两座塔,可惜西边的地陷时倒塌了。”

  渡口塔上升起了一串红色灯笼,白梅道:“游玩滇池的官船要上岸了,快去店铺抢位子吧,一会儿要挤了。”

  金忠用执扇指着金刚桥道:“就找那桥下的。”

  三人要了小锅米线,包浆豆腐、泡鸡脚和甜白酒,乐滋滋的吃着。

  金忠喝了一口酒道:“这几天老夫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小舍和白梅同时问道。

  “我在想,明天我们这些人要不要留下一半,张辅將军的人加上我们的足够了。”

  小舍道:“这样好,危险性也少了一半。”

  金忠道:“岂止一半?人少一半,传染概率就低于一半。”

  小舍道:“如果可以,大人让我过去,我年纪轻,抵抗力好。”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