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连出妙招

第二百三十八章 连出妙招

  张知县打开了酒坛,一股浓郁清雅的酒香扑鼻而来,几个男人都伸长着脖子贪婪的闻着。

  小舍道:“张知县,明天我们还有公事,这酒......”

  蹇义笑道:“小舍,这几天大家都辛苦了,喝点解解乏,睡一觉就没事了,误不了公事。”

  张知县道:“张大人,钦差大臣都发话了,你就畅怀喝便是,菜不够,我已经吩咐厨房去添了。”

  连同锦衣卫的侍卫,满堂的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一会儿猜拳声也出来了。

  小舍担心的事发生了,蹇义举着酒杯对张知县道:“今天老夫是畅怀了,兄弟的酒太好喝了,来,让老夫敬你一杯。”

  张知县刚才酒没喝多少,钦差与他称兄道弟,他受宠若惊,赶紧起身把一杯满满的酒倒了下去。自已又增满一杯酒道:“承蒙大人厚爱,下官先干为敬,饮了这杯酒。”

  这二杯加起来足有一斤,小舍道:“好酒量,没想到张知县深藏不露,有这么好的酒量!”小舍替他又倒了一杯。

  张知县有七分醉了,刚才压着的话也出来了:“我们这些当县官的,没几分酒量,怎么和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就像那些山西人,汾酒都当开水喝的。”

  于县丞怕他胡说,急忙插嘴道:“有时候要管住那些个财大气粗的晋商,难免要与他们接近,去了解他们的内心,撑握他们的需求,这也算是种应酬,应酬而已。”

  庞瑛站了起来,手里举着酒杯道:“与他们喝酒有油水是吧,所以不和我们喝。”

  于县丞没想到庞瑛半路杀出,急忙举杯道:“大人,下官说错了,自罚一杯。”说罢一口把酒喝干。

  庞瑛不依不饶的:“自罚完了,再敬这里大人一杯。”

  这话说得于县丞没法阻挡,只好又喝了一杯。

  张知县和于县丞,你看我,我看你的,醉态毕露互相埋怨起来。

  张知县对他道:“叫你晚上少喝点,你比我喝得还多。”

  于县丞拖着调道:“我不是为了救你吗?”

  庞瑛也有些喝高了,闻得此言,大吼道:“什么玩意,这酒有毒,想谋害钦差大臣?”

  于县丞自已打着耳光道:“小人该死,小人说错话了,小人罚酒赔罪。”又一杯下去,这县丞有八分醉了,用手扶着张知县坐下。

  蹇义道:“两位县老爷,这点酒量不算差了。平时没少练吧?你们两位的儿女亲家肯定不如你们。”

  小舍听出来蹇义的话虽然是对县官说的,其实是在撩庞瑛这个草包。

  果然庞瑛一只手玩弄着酒杯,眼睛看着对座的两人道:“对了,我今天听说,泰州也有“王谢堂前燕”这一说,你俩是泰州的父母官,不会没听说过吧?”

  张知县酒态毕露,含糊道:“这都是些世人的风凉话,不作为证。”

  庞瑛敲着桌子道:“我问的是“泰州王谢”指的是谁?”

  于县丞酒有点吓醒了:“回大人,“王谢”指的是王员外,谢员外。”

  “他俩不是你俩的亲家吗?他俩做什么的,能与京城的豪门比?”

  于县丞道:“做些南北货,皮货,也也做做盐生意。”

  庞瑛道:“你俩没给他俩方便吗?”

  李侍郎插嘴了:“庞指挥说得有班,我查了一下,泰州这两年的盐税确实少交了不少。”

  庞瑛起劲了,仗着酒性道:“你俩今天当着钦差大臣的面说清楚,有没有为亲家提供方便!”

  张知县酒还没醒,大着舌头道:“亲家嘛,就是自已人,不给他们些好处,儿子这面难交代。”

  于县丞也道:“多少帮了些,给点盐引总是有的,有时催得急,直接去盐场运点。”

  庞瑛对他一个白面小旗官道:“先把他们的话记下来,明天你们继续问,不行交京城让纪指挥使审。”

  那两人一听纪纲,酒全吓醒了,张知县急忙跪着连连作揖道:“我该死,我枉法,只要不去南京,我一定把知道的全说出来。”

  蹇义道:“庞指挥,这两人的事交给你了,我们明天要去别的地方。”

  庞瑛站了起来,朝蹇义拱手道:“钦差大臣请放心,明天我一定问个底朝天。”他命令手下先把两人软禁起来。

  蹇义叫过杨典史:“本官以钦差身份,钦定你为泰州县衙主薄,临时负责泰州县衙的事务,不得有误。”

  杨典史摇身一变成了主薄,立马跪下行礼受命。

  蹇义道:“杨主薄,原本我想让你明天带我们去闯闯仪征的批验盐引所,去会会那个于大使,现在恐怕不用了,你身上的事也不少,先配给庞指挥把这两人的事查清楚,然后传出去,告诉老百姓,朝廷对贪赃枉法,官商勾结破坏盐务秩序的人是不会手软的。”

  杨主薄连连点头。

  蹇义又对庞瑛关照:“李侍郎明天坐镇这里,有什么不明白的,马上向他汇报,他是皇上钦定的副使。”

  庞瑛劲头十足道:“下官明白,一定听从李侍郎指挥,早日把两人的事查个一干二净。”

  小舍随蹇义回到了住所,小舍啧啧道:“大人真英明,那个张犯原来想挖坑陷人,没想到大人出妙招,破了他的迷魂阵,把他推入自已挖的坑里去了。真可谓小人机关算尽甩聪明,反误了自家卿卿性命。”

  蹇义道:“你这小子别酸了,明天随我去盐场转转,让灶户也知道我们管着他们呢。”

  小舍道:“大人又出妙招了。”

  蹇义道:“端了这两人,两准盐场,特别是驻扎在杨州的盐运司的大人们会乖不少,老夫这是杀鸡敬猴给他们看,不信这些猴子不怕砍头。”

  小舍道:”就我俩吗?”

  “还有你的冤家“乞丐头”啊,他今晚船走不了,明天我们一早过去,找他便是。”

  小舍道:“大人真是妙招无数啊,下官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蹇义拧了一下他的胳膊道:“好啊,以前你都是假心假意的,枉费了我的心机,罚你今天把我袜子洗了,都穿了三,四天了。”说罢把一双布袜扔在地下。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