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张小舍犯病

第二百三十五章 张小舍犯病

  船到了泰州南门码头,泰州县衙的知县已经领着一批官吏在那迎着,一阵鞭炮弦乐,小舍紧随着钦差大臣进了迎恩门城楼,他还头一回单独坐一辆这么气派的马车,兴奋的像个小孩似的掀开轿帘观察着道路两旁的迎接队伍。

  除了庞瑛的锦衣卫和县衙的巡捕站得毕恭毕敬之外,还有不少看热闹的当地百姓,泰州和昆山差不多,男女老少大多都穿的都是布衣蓝衫。

  两个小媳妇似的路人发现了他,尖叫道:“这朝廷大官好年轻啊!”

  另一个和着道:“白白净净的好俊俏!”

  小舍脸一红,放下帘子,身体急忙缩了回来,说实话,二十来岁的他,如今能混到正五品的刑部郎中,确实也算平步青云了。

  县城不大,从来往北,第四桥叫税务桥,这里是县城最热闹繁华的街区,县衙的街门坐北朝南,高耸威严,一对石狮子虎视眈眈的瞅着来人,地面二块青白的跪石,低陷的跪坑说明来审冤的人不是少数。

  进了仪门,贵客都下了轿随着知县进了后面的客厅。

  小舍看到这县衙的建筑在城内算是最宏伟的了,大堂是五楹厅堂,三楹是公堂,堂柱上悬一对联:“一柱擎天头势重,十年踏地脚根牢。”这是宋大臣余玠写的。

  泰州县知县也姓张,浙江人,嗓门不大,说话时脸上堆着笑,眼球也不停的打着转。

  蹇义一坐下,便单刀直入的道:“泰州等盐场灶户进京城闹事,皇上震怒,派我等来巡查盐务,希望张知县给予配合。”

  张知县回道:“昨日我们便知晓大人来敝县巡查的讯息,已经通知盐运提举使与我们一同协调,开展自查自究。”

  泰州的提举使,马上站了起来自我介绍道:“下官姓于,是两淮盐运使司的提举,我们有一套严格的盐业缉私制度,担负的责任是缉私,知道如有“通同脱放者,与犯人同罪。”的道理。”

  蹇义道:“好,如果我们的朝廷官员都有于提举的明白,我想灶户闹事的风波很快会平息下去。”

  张知县道:“我等下官也发现下面的人在收盐过种生存在管卡压,故意刁难的事。”

  蹇义道:“你们发现什么问题,如何处理的,处理的结果是什么,可以随时向我们的李侍郎,庞指挥亶报,我只想去看看海,几年没到海边了,想得很。哈哈哈哈。”说着便大笑起来。

  张知县被他笑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嘴巴张大着不知如何应承。

  他的县丞急忙提醒他:“大人,钦差大臣想去赏海。”

  张知县道:“大臣想赏海,好啊,下官马上派船,我们有专门巡海船,气派的很,上面什么都有,保证大人吃好,喝好,玩好。”

  蹇义道:“不用那种架势,累人,你不如借我些马,我们自已去,自由自在,岂不快活。只要找个向导便是。”

  张知县马屁没拍着,怏怏不乐道:“那就请我们的杨典史陪着,他是本地人,地形熟得很。”

  一个比小舍稍大些的年轻人站了起来,脸黑黑的,一看便是海风吹大的,他拱拱手道:“下官姓杨,泰州姜堰人氏,愿意为大人效犬马之力。”

  寒义见此人浓眉大眼,长得健硕,一副坦荡荡的样子便点了点头。

  县丞道:“本来中午想按排大人在衙内用餐,管伙食的说,不知大人们的口味,怕做不好,所以就到城里找个干净的酒楼随便吃点。”

  蹇义没弄明白,就道:“客随主便,到那都行,吃要不饿着就行。”

  那县丞刚才紧张的脸一下放松了,对着知县看了一眼,就退下了。

  张知县按排好了住宿,便催着:“大人,已过了午时,酒楼就在税收桥街头,只有几步之遥。”

  蹇义点点头道,即然不远,也不必浪费马力,你们前面引路,我们后面跟着就是。”说着朝小舍胳膊上拧了一下。

  小舍没料到蹇义会拧他的痛点,这胳膊自从那个晚上被赵媚娘咬伤之后,好像有了磁性,不知被多少人拧过,而且都是亲近的人,每一次被拧,都会在他心里增加阴影面积,所以蹇义还没用力,他便“啊”的大叫起来,这对旁人来说,这叫声要么有其它原因,要么就是夸张。

  蹇义着实吓了一跳,急问:“怎么啦,是不是老毛病又犯啦?”

  小舍觉得蹇义搭在他肩上的份量,便一下倒在了地下。

  李侍郎赶了回来,着急道:“张郎中怎么啦,要不要紧?”

  蹇义道:“他可能老病复发,出来时他娘关照过。”

  张知县折回来了:“我己经去喊医官了,先扶他去寢室躺下。”

  蹇义道:“没事,他从小就有个毛病,临行时他母亲大人预感他这几天会复发,特意留下了秘方药,只要一吃就好,你们先去,叫杨典史留下陪我进去找药。”

  张知县心里有些疑惑,但钦差大臣的话不敢不听,嘴里嘟囔道:“估计是羊癫病,估计是羊癫病,有药一吃就好。”

  李侍郎拉了他一把:“你快带路吧,我们饿了。”

  王力带四个兄弟把小舍抬到住处,蹇义急忙关了房门,对杨典史道:“你们知县是个老滑头,今天是设局出我丑。”

  杨典史点点头道:“今天是山西一个大盐商请客。”

  张小舍站起来道:“县衙的厨师真不会做饭,他也可以请酒楼的人来这里做,弄这个场面明显是想抹黑钦差大臣。”

  杨典史道:“一会儿医官来怎么办?”

  小舍道:“这我会应付。”说完便用手指伸进口腔,一会儿便呕吐了起来,吐得屋中到处是难闻的酸臭味。

  门外的王力来报:“医官来了。”

  小舍便躺了下去。医官闻着这腐败的味道,皱起了双眉,用手给小舍搭脉搏,蹇义道:“这长官从小就有羊癫痫,刚才已经喂了他药。”

  医官道:“医书云:“痫宜浮缓,沉小急实,但弦无胃,必死不失。”这位大人,是~~”

  蹇义道:“医官什么意思?”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