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二百三十四章 草包庞瑛

第二百三十四章 草包庞瑛

  蹇义见庞瑛大声喊王力上来,立即喝住道:“谁允许你叫啦,这里又不是你们北镇抚司,你说了算!”

  李文郁也道:“老庞,你可以先走了,我们还有正事要谈。”

  庞瑛一想,也该死,自已一个从五品的官还不及张小舍的刑部郎中大,这里怎么轮得到作主,红着脸点着头乖乖的下去了。

  蹇义道:“这种人仗势欺人惯了,也不掂量掂量自已的份量。”

  李侍郎道:“纪纲让他来的目得就是想粘着我们,走他们的路子。”

  蹇义道:“我己经想好了,庞瑛是个草包,明天你带着他去泰州县衙和盐运司上面跑,让他用锦衣卫的那套去挤挤油水,我和小舍去盐场和船运码头,从下面摸上来。”

  李侍郎道:“大人,下官也这样想,这人是个草包,我给他指路,让他去跑,万一有什么让他去向纪纲交代。”

  蹇义对小舍道:“王力这人,上次送郑和时,我在你们昆山见过一次,看样子挺忠诚。”

  小舍道:“是个讲义气的人,做事也细心。”

  蹇义道:“一会儿你去把他叫来,让他明天带选几个人跟着我们。”

  小舍频频点头道:“大人英明,这是让纪纲知道我们没躲着他的人。”

  李侍郎道:“难怪皇上称赞蹇义大人选的人合他心意,你看大人一点你就明白,那像那个癞蛤蟆拎不清山水。”

  蹇义拍了一下自已的额头笑道:“呵呵,巧了,他上司纪纲也叫他癞蛤蟆。”

  天快黑了,船长上来问:“钦差大臣,船马上到镇江府了,是在镇江上岸还是到杨州府上岸?”

  蹇义道:“今晚不上岸,直接去杨中,然后走济川河进泰州城。”

  船长拱了拱手:“大人了不起,这小小的济川河也知道。”

  蹇义道:“济川河是大江通入泰州的重要河道,自古就有,以前因为江水导致沙崩,把整个济川镇都塌进河里。后来徐达率兵疏通了济川河。”

  船长道:“大人说得对”

  徐达自大江口挑浚十五里,成了一条能通贯舟楫的大河,从大江口直达泰州南门外。”

  蹇义指了指船长道:“船老大,晚上就在船上吃,有什么犒劳我们的?”

  船长道:“烂糊白菜,红烧萝卜肉,可以吗?”

  蹇义用重庆话问道:“烂糊白菜是撒东西?”

  小舍道:“就是肉丝炒白菜,白菜煮得稀烂,肉味更能掺和在一起。”

  蹇义点点头道:“要德,要德,再加些辣子更好吃。”

  船长走了,蹇义关照小舍去告诉庞瑛,今天任何人不准上岸,包括后面两条护卫船。

  小舍从舷梯上下去,庞瑛的客舱在二层,门关着,门口站着两校尉,小舍听到里面有声响,“通通”的一敲,庞瑛骂骂咧咧的开了门,一见小舍便低头哈腰让他进去,里面藏着个女人,十四,五岁,一头乌发遮住了脸,正趴着桌子在干呕,小舍道:“蹇义大人下令,今晚任何人不许上岸,请庞指挥传达下去,并布置哨兵监督。”

  那女人对庞瑛道:“老爷这怎么成,我都快闷死了,你答应奴家去今晚住杨州城的。”

  小舍这才看清那小女是秦淮河上的会弹琴的姐姐慧聪,便对庞瑛道:“你出公差,带着个女子,不怕钦差大臣责怪你?”

  庞瑛嘻笑道:“蹇大人说:“下不为例”,嘻嘻,谁知道还有没有下次?”

  慧聪捂着嘴对小舍道:“这位大人好面熟。”

  庞瑛介绍道:“这位大人是刑部郎中张小舍。”

  慧聪道:“请张大人向钦差大臣求个情,在杨州放小女上岸,就说小女子晕船晕得厉害。”

  庞瑛恼怒了,一拍桌子道:“带你来,钦差大人本就不开心,你还要烦,再烦,惹恼了我,我就把你扔大江里喂鱼去!”

  慧聪被他一吓,哇得一声跑进内舱哭去了。

  庞瑛摇着头:“真是扫兴,女人真是祸水。”

  小舍狠狠的道:“你不要祸水好水的,快去下令吧,耽搁了大事,小心被大臣用尚方宝剑砍了头!”

  庞瑛好像真有把剑搁他头上似的,脖子一缩,便朝下面喊:“来人,传我的令!”

  门口的年少的校尉进来了。

  庞瑛叉着腰道:“传我的令,今晚任何人不准下船,违者斩立决。”

  那小校传令去了,小舍道:“庞指挥,我兄弟王力在那?”

  庞瑛狐疑道:“张郎中,找他有什么事吗?”

  小舍道:“没什么,吃晚饭前没事,找他叙叙旧情。”

  庞瑛讨好道:“本来就是,熟人一块聊聊是正常的事,这老蹇头非要一本正经的,王力在甲板那层的头一个舱内,你找他玩去吧。”

  小舍到了甲板头舱没见王力,他手下人道:“小旗大人在驾驶舱。”

  小舍去了船长那,果然王力带着三个手下,正紧盯船行的方向。小舍便把他叫出来。

  王力道:“我看见张郎中大人上船的,怕误了你的事,所以没打招呼,请大人莫怪。”

  小舍拍了拍他肩道:“自家兄弟,不用客气,一会儿吃饭时,你端着饭碗上三层,我在钦差大臣客舱等你,有要事相告。”

  王力点了点头,小舍便又回到蹇义那,蹇义正在舱门口,欣赏着江岸的风景,太阳落到了岸边,晚霞已把江水染成胭脂色,船像箭一般朝前驰去,江水像被剪开的红纱,向两边闪开,微波荡漾,江边的芦苇,便在细浪中轻轻的摇摆,蹇义撩了一下江风吹拂的头发道:“都按排好了吗?”

  小舍点点头:“按排好了,王力吃晚饭时上来。”

  两人回了船舱,小舍道:“庞瑛找了个秦淮河的乐女。”

  蹇义轻蔑的一笑道:“也好,到时候有苦头,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伙伕送来了饭菜,小舍道:“我去叫李侍郎来吃。”

  蹇义道:“他在自已舱内和下手在看账单,让伙伕送去就是,我们吃我们的。”

  两人刚准备吃饭,王力端着饭碗上来了,蹇义朝小舍呶了呶嘴,指了指下面,小舍会意的端着饭碗,走上了甲板,眼睛不停的盯着下面。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