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二百三十一章 谁说谁倒霉

第二百三十一章 谁说谁倒霉

  红瑶碰巧看到了这一幕,便道:“姐姐的酒量真那么差吗,我看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小舍没想到红瑶说话也那么尖利,便对她看了一眼,红瑶不说话了。

  王一飞道:“弟弟这几年长进了不少,官也大人,房子也大了,妻妾儿女也全了,令我这个当哥哥的羡慕嫉妒恨。”

  张王氏道:“这都托你这个当哥哥的福,不仅引了他上路,还救了他的命。”

  亮亮双眼闪动着,突然拿起爹爹的酒杯道:“王伯伯,我老师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侄子先敬你一杯。”

  这一下,全桌人轰然大笑起来,如意呛得咳嗽不已,白梅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王一飞道:“你们都笑啥,难道我这小侄儿做得不好吗?”

  小舍也道:“对,为我儿子亮亮的明事,我们干一杯。”

  几只碗撞在一起,算作热闹,喝了一会儿酒,郑师父和几个女眷先下去了,饭桌上只剩小舍与王一飞和白梅三个。

  小舍道:“哥哥最近在忙什么,人无踪影不见的?”

  王一飞道:“皇上最近对锦衣卫指挥司非常不满,己经多次训斥过纪纲了,所以纪纲比以前乖了不少,很少有动作,吩咐我主要还是配合胡濙寻找建文皇帝。”

  “建文皇帝有什么线索吗?”

  “刚从四川布政司回来,发现朱允炆在兴义白龙山,那里是黔、桂、滇三地结合部,白龙山气候温润,这个季节雨雾缭绕,犹若蓬莱仙境一般。听当地人说在地势平缓的东山峰有个道观,最近来了一帮僧人,我们爬了一天山路,找到那白龙观,那道长说,是有几个远方的僧人带着几个居士来过,没住几天其中的应贤和应能两位师父不知怎么,身体都出现了问题,应文又带着他们下山了,说是要去浙江替他们治病。”

  白梅道:“我们为了抓紧追赶从西面削壁上下来。”

  王一飞道:“那西峰毕直,真像刀削一般,我膝盖都磨破了,疼得马都骑不了,后来只能让白梅带人先去追。”

  白梅道:“也不知道他们走的陆路还是水路,快到武汉了,才打听到有个僧人被船家抬上了岸,说是死了。”

  小舍道:“是应贤还是应能?”

  白梅道:“岸上人说也不知叫啥,看看身体瘦骨嶙峋的。让几个居士抬走了,说是找地方安葬。”

  小舍知道那死去的应该是应贤师父,应能要胖不少。

  小舍道:“哥哥还要去浙江找吗?”

  “那么大一个浙江,我先差几路人马分头去找,等有些消息再说。”

  白梅道:“这也好,东奔西跑的,像云游江湖的俠客,没了烦恼。”

  小舍道:“纪纲没来找你麻烦?”

  “他现在好像怵着千户哥哥,没以前那么嚣张跋扈了。”

  王一飞道:“可能是家父当了都察院左都御史,顶了陈瑛的职,所以他不敢小瞧我。”

  小舍道:“哥哥知道锦衣卫和盐商的事吗?最近盐城,南通,泰兴的灶户进城抢劫,说出了这事。”

  王一飞道:“这事不是最近有,纪纲下盐场取盐数百万斤,夺了官船搞运输,税银尽入他私囊。”

  小舍道:“这皇上不知道吗?”

  “他有皇帝的圣旨,不过是真是假,谁敢去甄别?”

  小舍道:“难怪没人敢吱一声。”

  白梅咽下一口酒道:“现在的大臣都是明哲保身,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万一真是皇上下得旨,谁说谁倒霉。”

  王一飞道:“据我所知,纪纲也想多捞些油水,想干掉些大盐商,但他们后面有王公贵族当靠山,他也不敢动,所以你要帮盐民,只有干那些雁过拔毛的都转运盐使司和盐课提举司的人,什么判官啊,经历啊,提举啊,还有吏目啊,库大使之类的。”

  “对,那么多关卡,层层剝皮,个个有好处,干掉几个也许会减轻点盐民的负担。”

  王一飞道:“这种事,凭弟弟现在的资历是搞不定的,一个同知都从四品,都转运使是从三品,肯定会出来阻挡,只有夏元吉,蹇义,或者你的上司金纯出手。”

  小舍道:“金纯今早刚去了山东,估计要半年才回,还有宋礼,他们对盐务都了解。但也是敢怒不敢言。”

  白梅道:“人家都不敢,你个五品官非要强出头,俗话说,出头檐子做不得,你就省省吧,那么多一家人全靠你呢。”

  王一飞道:“你白梅姐姐是为你好,她还等着你娶她呢。”

  王一飞这么一说,白梅脸刷得一下红了,刚才那咄咄逼人的气势也没了,额前流海低垂着,刚好把那双迷人的双眼遮住。

  小舍完全没想到王一飞会借着酒把这事挑明,沉思了一会,低声道:“我听姐姐的。”

  王一飞道:“白梅回昆山时,都把你俩的事告诉了哥哥,我觉得没什么不好,你是救过她一命,她多下来的时间都是你的了,你还想什么?本来我今天来就想和婶婶商量此事,她一个女流之辈,总不能随我天天风里来,雨里去。”

  白梅道:“千户哥哥别说了,看如意那泼辣劲,我要是进门,非吃了我不可。”

  王一飞道:“我看也不一定,今天看她对你的热情,以前的误会也应该了了。再说这里婶婶说了算。”

  小舍道:“都说到这份了,我再找个机会和如意商量一下,白梅姐姐也是个心灵手巧的,来家后也可以一起帮衬着绣坊的事,现在她们人手不够,都请外人来帮忙呢。”

  白梅听小舍都有此打算,脸上又绽放出妩媚动人的光彩,轻声道:“以后别再叫姐姐啦,听着别扭,好像我比你大好多。”

  王一飞也道:“嗯嗯,应该叫小梅才是。”

  绿珠扶着张王氏下楼来了,张王氏道:“这菜都凉了,别吃好肚子,我替你们去热热再吃。”

  王一飞站起来道:“婶婶不用,我明天要去溧水不想山,我喝了这口酒就告辞了,不过我有事求婶婶。”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