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朱元璋身边的卧底

第二百二十八章 朱元璋身边的卧底

  丫髻绿珠道:“少爷真神,红瑶姐姐果然替你生了个小姐。”

  小舍道:“如意呢,她去那了?”

  张王氏道:“亮亮快六岁了,再有两年要念书了,弄堂里有个老秀才喜欢亮亮,如意说把亮亮送他那先打打底。”

  明朝不像后世七岁就上学,规定“八岁以上、十五岁以下,皆入社学”。

  小舍道:“这好,那怕先练习毛笔字,别像我写字像蟹爬似的难看。”

  红瑶道:“静儿姐姐在就更好了,可以让他学学琴。”

  小舍道:“这次回苏州,我去琴馆看过她,她和萍儿搬到常熟去了。”

  绿珠烧好了盐水鸭,如意也回来了,就等着郑师父回家吃饭。

  张王氏对小舍道:“儿啊,这女儿该给她起个名啊。”

  小舍道:“我早想好了,亮亮叫张鑫,女儿叫张淼如何?”

  全家人都拍手称好,张王氏道:又有钱(金)又有势(水)的,真好!”

  红瑶道:“小名叫啥?”

  如意道:“就叫囡囡,又亲热又顺口。”

  囡囡的名字取好了,郑师父还没回来,张王氏道:“肚子都饿坏了,不等他,咱们边吃边等。”

  绿珠的盐水鹅做的不错,鸭皮白白的,加了香料,八角和茴香,肥而不腻、味道又鲜美,如意夹了个鸭腿给红瑶,张王氏道:“今天先把给她吃硬货,把鸭肫给她就行了,明天我去买些鱼,熬点鱼汤催催奶。”

  郑师父回来了,带了一副银镯子给囡囡。

  小舍笑道:“师父你怎么知道红瑶生了?”

  郑师父道:“我估摸这几天,所以武馆出来直接去了夫子庙,还真巧了。”

  小舍道:“师父武馆生意怎么样?”

  郑师父道:“这地方有钱人多,都要招保镖,所以习武的人当然多,不过开武馆的也多,就我们那条街上就开了四,五家。”

  小舍道:“等亮亮再大些,让他也随着你去。”

  亮亮啃着鸭腿道:“爹爹,爷爷教我少林拳呢。”

  张王氏道:“你这当爹的也太忙了,亮亮已经随郑师父练了快一年了,你都不知道。”

  小舍便在亮亮头上拍了一下,难怪那天我打你不着,原来臭小子有点手段了。”

  亮亮起劲了,便在吃饭间,操练给当爹的看,只见他,一双眼睛睁得圆圆的,一招一式,有模有样,那虎虎生风的样子惹得小舍喜爱的把他举到头顶。

  真是能者多劳,金纯来刑部才三个月,皇上又让他与工部尚书宋礼负责会通河的治理和黄河故道的疏浚工程。

  临行时夏元吉主动提出请客为金纯和宋礼送行。

  金纯一进酒门门,就指着夏元吉道:“你这个老扣门怕我在工程上多用银子吧?”

  夏元吉道:“你问小舍,在水利上我扣门吧,那年苏松水涝,我不仅少收了税收,还贴了耕牛,船只和人工。”

  金纯道:“这次民工就有十六万五千多人,都集中在山东临清到须城安山丘陵地带。”

  夏元吉道:“济宁州同知潘叔正的建议是对的,会通河原来就是运河,北段在山东卫河、黄河间的运河故道,中段是黄河、昭阳湖间的运河,南段久已堙塞。如果打通,南方的槽运就不需要出海绕道渤海,可以直接从会通河北上到北平几个大城市,这能省多少银子啊。”

  金纯道:“知道你个老夏头,不做蚀本生意,不过民工的钱你千万别扣着。”

  夏元吉让小舍再去要了盆白斩鸡:“看来不塞住你的嘴不行。”

  宋礼道:“前些日子我在山东汶上县听一个叫白英的老人建议,最好多筑些坝遏水、分流济运、建闸节水,同时建水柜、陡门,以保证一年四季水源不枯。”

  夏元吉道:“这建议不错,这老人可以利用。”

  宋礼道:“我带人去汶上县城东北白家店村,遇见他,五十出头了,是个里长,叫白英。这老头说话耿直,不怕权贵,说官宦锦衣肉食者多为蠢才。”

  金纯正吃着个鸡腿,急忙吐了出来:”还好这白老头不在,否则让他骂死。”

  宋礼颌首笑道:“那天我穿着布衣布鞋,态度也端正,他才把多年积累的治水通航的想法告诉了老夫。最经典的是:“借水行舟,引汶济运,挖诸山泉,修水柜。”

  夏元吉道:”这可是功在千秋的建议,

  小舍你替老夫用笔记下,我要亶报皇上,多增加些银两。”

  金纯和夏元吉碰了一酒杯道:“原来这酒能让你更明白啊?来多喝些。”

  夏元吉道:”你以为我是张昶啊?”

  小舍头一回听到这个名字,便问道:“大人张昶是何方神仙?”

  夏元吉道:“这张昶是元朝末年的进士,和刘伯温是同榜进士,《大明律》是他主要编纂的。”

  小舍脸上本来有几分酒色,这下连脖子也红了,他想起后世历史书有:”张昶善于理财,而且在钱粮方面,取得朱元璋的信任,朱元璋任命他管理钱粮,他非常细心,有条不紊,贡献颇丰。”

  金纯道:”不过谁也不知道他是元朝探子,并且隐藏在马上称帝的朱元璋身边。”

  小舍问道:”一个这么为先皇卖力的要臣啊~~后来怎么被发现的?”

  金纯喝着酒道:“夏元吉应该比我更了解,你问夏元吉。”

  夏元吉道:“公元1367年,也就是朱元璋称帝的前一年,那时我两岁,宋礼应该是穿开档裤时候。”

  金纯道:“我比小舍大些,虽然还没出生。”

  夏元吉道:“两岁和没出生差不多,都是从老人那听来,再告诉小孩。”他笑着指了指小舍。

  小舍最喜欢历史人物,他见夏元吉像个弯弯绕似的,心里恨的直痒痒,便敬了夏元吉一杯酒。”

  夏元吉吃透小舍的心理,为自已的小计谋成功,颇为得意,他味了口小舍给他倒的酒,不急不慢道:“张昶病倒,先帝派杨宪上门探望,杨宪碰巧袖里一个铜钱掉床底下,在拣钱的时候,看到一封张昶没写完的书信~~”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