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二百一十集 亮亮落水

第二百一十集 亮亮落水

  张小舍道:“谁知道呢,听说回老家不干了。”

  假狱卒拿了药来了,小舍问道:“大哥,原先的金大哥是不是辞职了?”

  “回老家了,说回去置几亩地,盖个房娶一房媳妇,好像很有钱的主。”

  休息了一天。

  小舍又上夜班,脸上带着几分酒色,头梳得滑溜溜的,反绑着双手从通道这头走到另一头。

  狱警长带着几个狱卒来巡夜,冲着他一顿骂:“你这个死囚,值更还喝酒,你不想活啦,明天调你去死牢房去。”

  小舍哭着道:“老爷,那地方不去,都是凶神恶煞的主。”

  狱警长卷起袖子,露着长满浓毛的胳膊道:“这由不得你,不去也得去。”

  小舍便蹲在8号牢房门首,嘤嘤的抽泣起来。

  王妈道:“小鬼,你多大了?”

  小舍哭着道:“二十三了?”

  “有孩子了吗?”

  “有一个,生天花死了。老婆上个月也难产死了,扔下我一个人,让我咋活啊?”

  王妈道:“作孽,和我一样的命苦。”

  7号那年长的道:“贼婆子,你做什么孽,你是自找的,偷主人的东西,不要脸。”

  王妈反讥道:“强盗胚子,你有本事,有种你出去,别关在这里吃官司。”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小舍任她们吵,吵了几句,7号两个也骂不过王妈,就去里面睡觉了。

  王妈用指头勾了勾,暗示小舍靠近些。

  小舍道:“让狱警长看见又该训了。”死活不过去。

  王妈急了:“我有要事,对你有好处。”

  小舍没站起身,只是身体朝门前挪了几步。

  王妈道:“你是昆山人,我是常熟的,好坏我们是同乡,按年纪我该是你姐,姐姐托你个事,如果办成了,好处对半分。”

  小舍道:“是不是你把偷来的东西藏那个地方了,让我去起赃?”

  吴妈道:“如果这样就好了,关键是可能被人抢了个先。”

  小舍道:“让人家抢先了,还叫我送死去?”

  王妈道:“弟弟有所不知,姐姐可能被人骗了,就是那个姓金的,把姐姐秘密骗去了,如果真那样,姐姐非检举他,一是出出这口恶气,二是将功赎罪,说不定能提前释放,如果那样,姐姐出去了,一定以身相许,少不了你的好处。”

  小舍道:“真有那么好处吗快告诉弟弟怎么做!”

  王妈压低声道:“廖家巷,有户大学士人家。门前左首的壁照从下往上数第二排往右数第六块青砖,是空的,用手向下掏,有块砖压着,下面有串钥匙,你看在不在,如果在,你替姐姐保管好,如果不在,姐姐明天轮到会审,便把那人举报了。”

  第二日,小舍与两主事按王妈说的去找,那砖洞里,只有个癞蛤蟆蹲着,其它什么都没有。

  小舍便去8号牢房告诉王妈,王妈道:“快去报告同知老爷,抓拿那姓金的,老娘要与他对薄公堂。”

  姓金的狱卒胆也肥,骗了王妈的钥匙夜里潜入大学士卧房,大学士家被贼偷怕了,值钱的东西都放床上,这贼也精明,见大学士睡觉抱着个锦盒,知道是宝贝,他见桌上有两个熟透的柿子,趁大学士太太上马桶解溲之际,把柿子放床上,黑暗中那婆娘把柿子压烂了,大叫起来,以为自已相公把大便弄床上了,夫妻俩点上烛火看清是柿子时,床单也污了,两人一边互相埋怨一边换那床单,手忙脚乱中,姓金的贼,正好抱着锦盒溜之大吉。

  这姓金的贼认为王妈关牢内,大学士和官府根本怀疑不了,他想财色双收,怂恿王妈翻案,早点出狱后可以与他一起过快活日子,没料到,上头突然把他调出女牢,与王妈断了联系,王妈又吃了小舍的反间计,两人同时入网。

  余下的事交给应天府姚同知了,不过小舍替王妈也求了情,算是她将功赎罪,举报有功,减免刑期,提早释放。

  刘观见张小舍旗开得胜,在皇帝面前添油加醋的夸耀了小舍一番,弄得全朝上下都知道江南神捕张小舍是个狠角色。纪纲本来就知道张小舍厉害,这回几次三番在皇上面前讨,幸好蹇义以张小舍年轻稚嫩不适宜之词而挡掉。

  鸡笼山东连九华山,北临玄武湖,西连鼓楼岗,山只有二十来丈高,御道上数千侍卫持着火把肃立两傍,纪纲,庄敬,庞瑛几个锦衣卫统领鲜衣怒马在前头开道,皇帝的金顶轿子似龙首昴起,引无数红色,绿色的轿紧随着,婉延相连至成贤街南。

  洪武年间,先祖命祟山侯李新在同泰寺故址上重建了寺院,并用放牛的手题额为“鸡鸣寺“。子时到了,永乐皇帝敲响了他在位第九年元旦的钟声,洪亮的钟声穿过满山浓荫绿树,翠色浮空的天穹,回荡在世界的都市上空。

  朱棣把棒槌交给了儿子朱高炽,朱高炽撞了几下,汉王朱高熙刚准备接手,被皇太孙朱瞻基抢了个先,朱棣笑道:”这皇孙真像朕,什么都想抢先。”朱高熙有些尴尬,又不敢发怒,只能让侄子。

  夜里的秦淮河人头攒动,挤不进鸡笼山敲钟的黎民百姓都聚集在此,秦淮河畔居住了很多达官贵族和豪门名士,他们效仿宫廷,在夫子庙前张灯结彩,供市民赏灯、玩灯、闹灯。还有艺人的剪纸、空竹、绳结、雕刻、皮影、兽舞、秧歌和踩高跷各种表演。

  张王氏和郑师父扎了几只荷花灯,让亮亮几个许了愿,轻轻的放入河中。河畔灯光照耀着河水彩光惊现,一艘艘画舫随波逐流过来了,亮着红灯笼倒影在河面上,这船悠悠的一横,把亮亮放下去的荷花灯撞沉了,这小家伙也不知天高地厚水多深,一脚就跨入河中。

  这动作谁也没想到,小舍也不管自已的水性了,“扑通”跳下去,水花在自已眼前晃动,但怎么也看不到儿子的影子,岸上的张王氏,如意和红瑶拼命的喊,不远处的郑师父也跳了下去,他很快的捞到了亮亮,但张小舍的人影已经消失了~~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