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漠南的漏

第一百九十一章 漠南的漏

  张小舍以为他是专为太子洗马的官,王洗马道“张府丞误会了,我们是詹事府司经局太子的侍从官,专管书籍,或前导,也称作“太子洗马,官职也不算太低,从五品,翰林官要迁转时,要在这个官职上过渡一下。以前很多著名人物都当过洗马,比如魏征,李密,卫玠,徐阶。”

  小舍脸红着道“下官愚昧,有眼不识泰山,请王洗马恕罪。”

  王洗马道“无知无罪,这不怪你,以前还有个笑话呢,有一回我回老家,路过驿站,按朝廷礼制,我可以住好些的房间,可县衙的驿丞以为我洗马是弼马温一般的官,对我道“今天有总兵大人来,你身上有马味,怕他起烦恼,不如住后面房间。一会儿总兵来了,驿丞见他还在门厅内,便道“你先离开些,别让总兵闻到臭味,把我的饭碗也敲了。”我道我不会为难你,总兵一进门,我立马让。

  结果来的总兵是我的学生,见我在立马就磕头。并让驿丞把我的马好生喂好并洗干净。”

  小舍笑道“看来,这奇葩的官名不改,笑话还会有。”

  小舍尽量的拖到很晚才回家。院子里烛火点的通亮,随着微风还传来酒的香味。一进门便听到吴嫂爽朗的笑声,小舍心里有些放松了,他知道白梅娘吴嫂的周旋功夫。

  灶间一角是灶台,吴嫂在炒菜,红瑶在一旁帮着端菜。见小舍探头探脑的样子便道“少爷快上座吧,大家都等着你呢。”

  小舍便到吃饭间,这里支上了个大圆桌,张王氏和如意正替马师傅和他的匠人倒酒,一见小舍撩开门帘进来便道“儿啊,快坐,大家都饿坏了。”

  小舍端起酒杯和几个匠人客气了一番“有劳各位了,多少人工,我付工钱。”

  马师傅道“不用再付,那个主审陈瑛的大官已经付了,让我们不要说起。”

  小舍道“喔,准是汤宗大人偷偷的帮了忙。”

  张王氏道“儿子,你再给他们些零钱吧,马师傅帮我们房间家具都搬好了,还做了个衣柜,出了不少力气。”

  马师傅死也不敢收“都邻居家的,不必分得那么细,往后好来往。”

  如意道“那就多喝酒,补补身子。”

  吴嫂捧了个瓦罐煲得鸡汤进来,张王氏道“吴嫂辛苦了,一块吃吧。”

  吴嫂一脸欢笑道“不辛苦,张大人是白梅的救命恩人,也是她的长官,我们理应效劳。”

  如意道“白梅姐怎么还没来?”

  小舍暗称奇怪,这女人的心怎么像夏天的天,说变就变,便道“她在那?”

  吴嫂道“她去牛市头买些干切牛肉便来。”

  饭桌上的气氛非常好,小舍心里安定了下来,便卖力的敬酒。

  大胖子马师傅喝得兴起,衣服也脱了不少,他道“这里是胡广最早的住房。”

  小舍道“左春坊大学士吗,那个随皇上北伐的?”

  马师傅道“正是,他住这儿时,会让我来帮着修房子。那时候胡广在建文年间和同乡王敬止在这参与殿试。本来应该是王敬止夺魁,不料因为长得丑,建文帝不喜欢,钦定胡广为庚辰科进士第一甲第一名状元,授翰林修撰。”

  小舍慢慢的饮着酒道“原来长得俊朗也可以得分啊?”

  白梅来了,带了用荷叶包着的牛肉,刀切得薄如纸片,她递了片给小舍“买相当然值钱,你就看这牛肉,看着食欲就上来了。”

  马师傅用手拿了片,在嘴里咀嚼道“后来朱棣攻进城中,胡广和解缙、吴溥,王敬之四人在这里聚会,胡广、解缙一边喝酒,一边说着时局。那个丑八怪王敬止在院内偷偷的抹眼泪。那天我在这帮着做饭,听吴溥说燕王冲进来胡广、解缙会不会自杀,话还没讲完,胡广大声对家人喊叫,“外面很喧闹,小心看好牛啊。”吴溥笑着说“大敌当前连一只牛都惦念着,不会去死了。”果然,没几天,王敬止自杀了,胡广、解缙迎附朱棣皇上。”

  小舍道“天生我才必有用,胡广有才,如果那时死了就太不应该了。”

  另一个工匠道“读书人,不比我们手艺人,能说会道,朝廷总是喜欢的。”

  马师傅拍了他一记头道“你现在后悔学这行当了吧,赶紧让你家小兔崽子念书,你看胡广,皇上登基立马任他右春坊右庶子,进入内阁。永乐五年,晋升翰林学士,兼左春坊大学士。现在又成了成祖的亲信,和杨荣、金幼孜一样,随皇上北征,一但凯旋归来,变成荣耀王者。”

  那工匠喝高了,说话淌着口水,他道“什么一但?应该是必须,那几万人的鞑靼,还不过我们大明军喂炮呢。”

  张王氏和如意早就去了后屋,整理房间,吴嫂也回了家,一桌人就留白梅一个女人,听男人们说打仗,最起劲,她道“不知这次朵颜三卫的兵马有没有去?”

  马师傅道“朵颜三卫肯定去了。你想想啊,明朝把大宁卫之地给了他们,又按时给他们发工资,他们生活有了温饱,可以无忧无虑的占着个领地过安逸的日子,皇上需要他们打仗,他们敢不干?”

  小舍道“也不见得出全力,皇上为了感谢兀良哈等三卫在靖难时期的援助,将先前承诺的蒙古高原东部地区赐予兀良哈。不过我听人说,我大明朝的边防从此打开了,因为兀良哈的三卫占领了蒙古东部时,虽然还是听这里指挥,对鞑靼,瓦剌进行牵制,为中原地区的安危有贡献,但是兀良哈还是有野心,他让朱棣把大宁卫撤销了,去年又撤销了宣德卫、开平卫,这样我们北方出现了个大口子,东西两线没办法连在一块。皇上把东西两线卫所往内迁,所以长城以北地区实际上交给了兀哈良。”

  白梅道:”那如何是好,难不成皇上天天在那打仗啊?”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