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王阿毛来了

第一百八十一章 王阿毛来了

  张小舍以为纪纲是把弓箭递给他,便摇了摇手,从肩上取下金忠昨天借给他的弓,上面用青铜饰着,非常的华美。

  纪纲道“杨侍读是个文人,射不中也是有情可原,金忠大人是兵部的统领,身经百战,是否可以让本官长长见识。”纪纲傲气昂昂的。

  小舍没料到纪纲会如此无理,想让金忠当面丢丑,便挺身上去“纪指挥使大人,金忠大人把弓箭借给我,小人在弦上已经调整了,恐怕会手生些,今天皇太子正开心时,不如下官献丑,博众人一笑。”

  皇太子像熊一般嚎笑着“我滴少卿,你没射寡人已经开心了,你便射没事,只要把苹果给寡人留着就行。”

  纪纲见小舍初生牛犊之气上来了,有心难他,让手下拿来三个鸭蛋“殿下有旨,苹果留下,你就射鸭蛋吧。”

  几个大臣看出了纪纲的用意,连他的死党刘观也摇头道“这鸭蛋光溜溜的,别说箭,便是风也吹落下来。”

  纪纲道“这是煮熟的,下面敲碎些便不滑了,不过张府丞你只能按皇太子的旨意喔。”

  三个鸭蛋叠好了,远在百步之遥,在阳光下有些耀眼,色彩也比苹果暗淡多。

  小舍来回摇动着胳膊,大口大口的呼吸,做好了最后准备,一阵风突然吹来,尘土飞扬,遮天蔽日,正好把阳光挡着,胸前的七彩珠亮了,小舍一个箭步侧身飞速驾箭,张弓,瞄准,松弦,也就瞬时间,剑离弦而去不偏不倚正中目标,中间的鸭蛋被箭带了出去,上首的那颗自然落到最底下那颗蛋上,晃都来不及晃。

  四处掌声响起来了,皇太子站了起来,推开太监的搀扶道“好箭,好箭,把其它两颗也给寡人射了。”

  话音未落,小舍连发两箭,箭如长了眼睛一般,鸭蛋全飞了。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拍掌也忘了,皇太子从桌后绕到小舍身后,伸出大手想拍他的掌,来个击掌相庆,不料裤子脱落了下来,把个露出一双白白的大腿全露了出来。原来坐下时,嫌裤腰勒得太紧,悄悄的解了上面两个扣子,一激动忘了系上。

  有这下的主子必有这下的奴才,黄俨见皇太子肥大的裤子落下,赶紧用身体挡在太子身前,害得两小太监手脚施展不开,一人拎着一个太子的裤腿往上提,两个头便撞在了一起。

  皇太子倒不急,叉着一双肥腿让他们弄。嘴里还在嚷“众爱卿都看好了,皇上亲率大军北伐,为我大明江山,为天下子民的安危,竭尽全力,我等众臣必效之,以张府丞为楷模,拿好手中的兵器,勤操苦练,建功大明之伟业。”

  小舍觉得七彩珠还在胸前发烫,连四肢中的脉络都像沸腾的水在流动。

  云散开了,太阳升到了清凉寺大殿上方,金色的阳光把寺门边的高墙染成红色。寺周围依山堆着假山,绿树红花,掩映着红墙青瓦,皇太子和众官下山了,杨士奇拉着金忠,小舍道“我们去寺庙吃素斋。”

  寺内有一尊盘坐鎏金大菩萨,两旁分列18罗汉,小舍的七彩珠便是去寺庙途中拾到,他虔诚的拜着,嘴里祈祷着“感恩菩萨加持,赐我宝珠一颗。”

  金忠听得分明,道“菩萨有眼,别说宝珠,即使赐你个砖瓦也会发光发亮。”

  小舍往功德箱里放了些大钞,便随着杨士奇去方丈楼找老和尚。

  老住持原来在报恩寺,依承的是法眼宗创史人文益禅师门下,杨士奇说是前几年周王朱橚隐居在这时,把他请得来当家,因为这里是禅宗的法眼宗的祖廷。

  当家师道“你们听说过解铃还需系铃人的故事吗?”

  三人都摇着头。

  老法师用山上种的茶叶泡了茶,给他们每人送上,又道“有次,祖师爷在讲经说法时问寺众和尚“谁能够把系在老虎脖子上的金铃解下来?”法灯不假思索地答道“只有那个把金铃系到老虎脖子上面去的人,才能够把金铃解下来。”法眼听后,认为法灯能领悟佛教教义,后来这句话就以“解铃还须系铃人”的成语流传下来。”

  “对啊,他有本事系上,肯定有本事解下。”

  一会儿用午餐了,小舍吃了后问杨士奇“大人,这米饭怎么特别香甜,我连吃了两大碗。”

  杨士奇道“寺庙煮饭用,寺后那口保大泉井水。这井水丰沛,水质又清冽甘甜,所以我要带你来尝尝。”

  金忠道“大学士,你经常来啊?”

  “也不常来,以前成祖弟弟朱橚重建这寺庙时,皇帝朱棣题了字。“他指着寺门上蓝底金字的“清凉禅寺”匾额道“就这块,是杨某让工坊做好了送来的。”

  小舍道“现在这位五皇弟在那?”

  杨士奇道“回了他自已番王的领地开封,著名的黄河泛区,有不少可供食用的野生植物朱橚把四百余种植物种周王府内,叫画工绘图成书,名《救荒本草》指导灾民食用。永乐四年编写了《保生余录》一共二卷,去年给了我一套。听说最近又和开封府的良医李佰编了本方便实用、“家传应效”的《袖珍方》全书四卷,共3千多方。其中有些药方还是周王府自已制作的。”

  金忠道:”救世济民,普渡众生,周王朱橚这也算对先皇有所交代了。”

  未时时分,三人到了山脚下,金忠去了兵营,杨士奇去了国子监,小舍就一个人回府上,刚到千步廊,准备把马牵马庑。白梅不知从那出来了。小舍道“姐姐,你怎么找这里来了?”

  白梅道“昆山王阿毛来了!”

  小舍一惊“他在那?说了什么事?”

  白梅道“姐姐早上去买菜,回来时看院门口蹲一中年男人,我怕是纪纲的暗探,便躲暗处仔细观察,看那人面熟,后来想起是我们昆山的王阿毛。”

  小舍道“王阿毛现在是我家佣人,他不在苏州来这干吗,难道家里出事了?”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