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午门廷仗

第一百七十八章 午门廷仗

  汤宗见李谅将军到了门口,便拜别皇太子,汤宗道:“现在太子监国,来的人多了,皇上知道心里就不舒服,谁来便怂谁,上回太子赦免你老乡赞善王汝正,每次都向皇太子论说赋诗,被皇上知道了,便写信回来把太子骂了一顿,说他软弱无能。”

  小舍道:“看来今天这李将军也该让皇上训斥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英华门口,刑部的都给事中耿通来了,一见汤宗便道:“汤左丞大人,今天你可出足风头了,把陈瑛给吓得不轻,像这种滥杀无辜的人应该严惩。”他拿出一张签了几个名字的奏折给汤宗看:“微臣已经联系了各部的给事中向皇太子请求,处死陈瑛。”

  汤宗没说话。

  耿通气咻咻的进去了,汤宗道:“老夫估计太子不敢拿下陈瑛。”

  小舍道:“为什么?因为陈瑛是皇上的亲信吗?”

  汤宗点点头:“首先他让六部合审陈瑛,这不仅先帝开创大明朝以来没有,我大中华整个审判史也罕见,说明太子没底气,第二今天这闹得满城风雨的案子,他应该迫不及待的了解,你看他把张辅战交趾的事挡着,最后他还说:陈瑛是大臣,可能被手下袁纲,覃珩蒙蔽,需要征求皇上同意。”

  小舍道:“看来皇上也会说陈瑛受袁,覃两人所累,不了了之。这样汤大人你又成了炮灰了。”

  汤宗脸铁青起来,一声不响双手背着往午门走。

  小舍紧走几步道:“大人不如去找找道衍和尚,或者昭献贵妃王氏,他们都能左右皇太子,而且都是苏州人。”

  皇太子将陈瑛之罪奏报了行在。果然皇上来信,认为陈瑛作为大臣,过失在不能觉察而已。太子只能把袁纲,覃珩二人收牢内,把陈瑛给放了。

  皇上把他从地狱中捞出来,陈瑛更加有持无恐,这日合该他倒霉,有个学官方恢,与人打架,正好陈瑛关了几日牢房气没处撒,将方恢贬为大学堂里当伙夫,可怜这方恢,文质彬彬,细嫩的身儿,每天清晨起来在冷水里淘米洗菜,实在忍不住,便请侍讲杨士奇在太子面前求情。

  这日在英华殿上早朝,杨士奇上前叩拜后,便奏请太子殿下为学官方恢换个差使。

  皇太子准奏,命陈瑛改役。不料陈瑛当着满朝的文武大臣之面胡子一扬道:“方恢他人打得,粗活却干不了?不换!”

  中允刘子春等几个文臣立刻上章弹劾道:“陈瑛你嚣张跋扈,目无殿下,该贬!”

  少师姚广孝昨日给他上了堂君子立宪的课,太子果然愤怒了,一拍桌子道:“卿用心刻薄,不明政体,殊非大臣之道!来人,把他先拖到午门,仗打三十!”

  纪纲正等着这时刻呢,殿门口一招手,四个穿飞鱼服的锦衣卫校尉把陈瑛架出去,剝了官服,绑得结结实实拉到午门广场。

  小舍正和阎府丞在抄公文,听有人道:“皇太子下诏,廷仗都察院左都察御史陈瑛喽!”立刻放下文稿,像轧神仙一般挤进热闹的人群之中。

  监刑的是司礼监大太监黄俨,他左边站着二十八个小太监,右边站着相同数量的锦衣卫。正前方便是五十六个手持朱漆廷仗的行刑狱卒。

  陈瑛被摁倒在地,面对着黄俨,前几日虽然关了几天牢,但那不算关,吃喝都有人伺候,晚上洗脚都有人端洗脚水,而今天这场面太恐怖了.

  陈瑛以前见过建文帝的不少旧臣在这里被廷仗打死。今天又是凶残的大太监黄俨监刑,这命是旧死一生的了.怪自已太不自量,尽敢挑战年轻气盛的皇太子,真是不作死不会死,他绝望的闭上眼睛。

  小舍见纪纲今天穿一件特别鲜亮的黄色蟒袍,站得毕直,双手从旁边小太监端过来的盘子里捧出黄绫包着的圣旨,大声宣读:

  “奉天承运皇太子殿下,诏曰:陈瑛身为朝廷大臣,竟敢目无朝廷,大廷广众之下藐视殿下龙威,公然违抗殿下旨意.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延仗三十,送入牢房,钦此。”

  纪纲宣罢圣旨,手一挥,两个锦衣卫上来,把陈瑛摁跪在地,堂堂的都御史大人尿裤子了。

  看着他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样子,一个老头道:“活该,你这个千刀万剐的酷吏,还我儿子来。”

  “廷仗便宜他了,应该剥皮抽筋。”有人朝他扔了块砖头骂道。

  阎府亟道:“廷杖是先帝朱元璋发明的,只要皇帝批了“逆鳞”,“锦衣卫就把这个犯事的押到午门痛打,你一会看黄公公的靴尖,如果向内收,那就是要死不要活,三十板子足以将人活活打死了。”

  几个粗人用大手掀起陈瑛的上衣,褪下裤子,露出了白白的屁股和大腿。这时候的陈瑛早已没了往日的孤傲,十个校尉轮流的用根朝他屁股上打去。

  陈瑛往日的尊严在这一刻被棍棒打得血肉分离,只留下几声卑微的低泣。

  在众人的助威下,黄俨道:”最后一棒!”

  校尉们齐声应道:“最后一棒!”

  小舍见有个如金刚一般的人,把一根大竹杖搁在陈瑛的屁股上。听到纪纲喊一声:“打!”便把杖高高举起,呼地一棒子抽了下来。呼地一棒子抽了下来。这棒正中屁股上一点,陈瑛挺住了二十九棒,但挺不了这一棒,惨叫一声,不动了。

  行刑的放下木棒,拎起他身下的麻布,一齐发力举到头上,将半死不活的他在半空中荡了几下,重重的摔在花岗岩的地上。陈瑛一声不吭晕死过去。

  几个老狱卒推着辆独轮车,把他抱上车,推走了,人一下散了。小舍虽然也恨陈瑛,但那种场面太恐怖了,血肉模糊的恶心,白梅今天正巧包了不少馄饨,那千刀肉放在嘴巴里,头上冒着虚汗,也咽不下去。

  白梅道:“你实在吃不下,先去床上躺一会,养养神,这馄饨我放油锅煎一下,再煮点粥。”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