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纪纲的野心

第一百七十二章 纪纲的野心

  “色字头上一把刀,纪纲看到那些美人儿,魂也没了,那顾得许多。”刘辐讪笑着往后仰。

  “他以前有个“佛动心”的姨太,现在还在吗?”

  刘公子点点头:“还在还在,听我干爹说,准备让她负责组织一支女子卫队,现在正招江湖高手呢。”

  正阳门到了,小舍不想和他肩并肩的走在大众面前,没容马车减速,便喊了一声:“谢过”从马车上一跃而下。

  ......

  詹事府汤宗正趴在小舍的桌子吃饭,小舍道:“大人,今天怎么不回家吃?”

  汤宗道:“下午去英华殿太子那当值,不想回去了,你嫂子叫丫鬟送来了饭,你吃了没有?”

  小舍道:“早吃了,今天碰到了好笑的事情。”

  汤宗道:“你就像长不大的孩子,见个蚂蚁搬家也会看得发笑。”

  小舍道:“真的好笑。”他便把遇到刘辐的事一五一十的说给老上司听。

  汤宗道:“明天又轮到蹇义少师文华殿当值,你随他去时把此事亶报太子。”

  小舍道:”只怕皇太子不信。”

  “有蹇义在,他会说得清楚,京城四少劣迹昭彰,无人不知,只是敢怒不敢言罢!”

  这天小舍回家很晚,下班前和阎府丞一道把公房上上下下都整理了一下。

  白梅还是没有回来,锅里空空的,他便煮了些稀饭,用萝卜干和毛豆子放在一起炒了一下。在夷亭的时候,田里种满了毛豆,张王氏卖不掉时就把它剝好了放盐水里煮一下,放阴凉处凉干,冬天没菜吃的时候就拿出来吃。

  吃完稀饭,灶台中间的水锅里水也热了,小舍便洗了个澡躺床上,就着灯火看书。

  白梅不在屋里静得连针掉地下的声音都听得清。风从屋檐空隙处钻了进来,墙上的墙泥噼里啪啦的掉落了一下,连小舍看的书上都布满了微尘。他抖干净,又掉落下来,他叹了口气,扔掉书本,双手抱着头躺下了。

  正在胡思乱想之中,听得院门重重合上的声响,小舍知道白梅回来了,他便脱了衣服把被子蒙着头上装作睡着了,一会儿白梅进来了,带着酒气,用油灯照了他一下,便听见她去西屋洗澡的声响。脚步声又回来了,带着一股皂荚的味道。

  小舍假装被她吵醒,打了个长长的哈欠道:“姐姐怎么这么晚回来,还喝着酒,你不是不喝酒的吗?”

  白梅用木梳梳着她又黑又长的头发,一脸无辜道:“给王一飞几个哄的,姐姐没办法。”

  小舍心里一阵酸味:“嘴唇长在自已脸上,想不吃有什么不可以?”

  白梅娇声道:“好啦,我的亲弟弟,姐姐错啦,不过今天还是挺开心的,好长时间没和那么多人凑和在一块了。”

  小舍没吱声,生气的把眼睛也闭上了。

  白梅安抚道:“弟弟忙了一天肯定累了,姐姐给你带回来的鸡蛋,吃完了早些睡吧。”说着两个鸡蛋一碰,替他剝好了。

  小舍也不好意思生气了,吞噬着鸡蛋,嘴里还在说话:“今天见到纪纲了吗?”

  白梅把鸡蛋全塞到小舍嘴里,附着身子,眼睛看着他的脸道:“何止是见了他,还到他江南贡院边的府上。”

  纪纲的府邸,小舍和王一飞去过一趟,还能想像得出那个豪华气派,带着神秘色彩的深宅大院:“那可是个狼窝。”

  白梅眼睛闪着光,她用手敲着自已的肩膀:“整个大千世界都像个狼窝,这种算得了什么。”

  小舍被她说得感动了,便坐了起来:“姐姐说得也对,现在到那都危险,今天还端着饭碗好好吃饭,说不定明天就逼得上吊了。”

  “今天王一飞带着我和王力进纪府后花院,纪纲正在紫藤架下看着“佛动心”几个美女操练。一见我便道:“神箭手来了大好了,我的妃子,正等着你来教他们本事呢。”

  “这人野心不小,竟敢叫他的女人为妃子,不怕触犯朝廷天条吗?”

  “他胆大妄为,皇帝不在他更是放肆,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早晚让朱棣剥了皮。”

  “他今天还披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吴王龙袍,叫美女们称他万岁。”

  “这么明目张胆,有人喊了吗?”

  “他的手下谁敢不喊,连王一飞也跟着喊了。”

  小舍摇着头无语,替白梅加了点白开水。

  “王一飞让我表演了一下箭术,我射了三箭,把他抛在半空中的一个苹果,一个洞庭红桔子。”她用手比划着桔子的大小,又道:“一个荔枝全射了。”

  “姐姐果然厉害,荔枝和箭头一般大,你都能射掉。我看这大明朝很难找到对手了。”

  “纪钢当时就佩服得不得了,对王一飞拍着胸道:“白梅的薪水我付了,而且不是一般的多。”王一飞替我点头答应了。”

  “照你这么说,你要天天去纪纲的府上了?”

  白梅点点头:“其实这也是王一飞的安排。”

  “王一飞安排你去纪纲那有什么目得?”

  “当然有,而且是皇上安排的。”

  “那我知道了,是皇上让王一飞监督纪纲的。王一飞来南京后,一直让纪纲控制着,没法更进一步接近纪纲。”

  “那你要住在里面了吗?”

  白梅笑着敲了一下小舍的头道:“弟弟一个人怎么行,早出晚归连个洗衣做饭的也没有,纪纲担心我不答应,问我有什么条件,我说,我有家有孩子,不能整天在这里,他说你和府上那些官一样,卯时来,酉时走,不过不能走漏任何秘密,否则杀无赦。”

  “那还可以,至少有自由。”

  “其实这都是事先和王一飞说好的,否则消息传递不出来。”

  “他私称他的女人为妃子,还让别人呼他万岁,就是死罪,王一飞为什么不告他?”

  “王一飞说,那都是口说无凭的事,没有确凿的证据。”

  “他私建卫兵队算不算呢?”

  “王一飞说这个应该不算,很多大公侯爵都有自己的卫队,只是数量上多少而已。”

  “纪纲现在有多少名卫队人员?”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