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一百七十章 平安将军

第一百七十章 平安将军

  屋里的油灯熄灭了,皎洁的月光从格子窗外头透了进来,一对虫儿在院子里争鸣,此起彼落,一切都回归到了自然,如同高山流水一般,在广袤的天地间激荡,婉转舒畅,静静的,连空气也是甜的......

  白梅望着忽闪着的火苗道:“总是会想起望亭胖二嫂的客栈,总是会想起那个恐怖的夜晚,想起弟弟从桌上高高跃起,用扁担劈向大胡子的那一幕,那么不顾一切,那么威武潇洒。”

  小舍道:“我也没忘记那一天,但更想不到,姐姐一个文文弱弱的女子,现在会变得那么坚强果敢。”

  “是吗?”白梅把小舍的身体推开些道:“你再看清楚,姐姐像你说的野蛮人吗?”

  小舍闭上了眼睛,像小学生背书一样道:“冰雪林中着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

  白梅捂住他的嘴道:“贫嘴,姐姐不喜欢用那文绉绉的语言夸我。”

  小舍点点头道:“弟弟我不说了,漂亮也不是夸出来的。”

  “弟弟饿不,姐姐去替你煮二个鸡蛋。”一股暗香不知从那涌来,小舍有点迷醉倒在床上,打起了呼噜。

  邻居家的雄鸡一遍又一遍的啼叫,还不时传来生炉子呛人的烟味,小舍醒了,在屋中喊了二声,见没人反映,便自已下了床,洗涑完毕,叼着个昨晚买的馒头去府上点卯。

  小舍拿着扫帚在公房内收拾屋子,阎府丞进了屋道:“小兄弟快放下,尚书大人有请,你快去吧。”

  蹇义把一包文件递给他:“这是你老乡王汝玉右赞善的,你替我把它交给皇太子殿下。”

  皇太子正在殿上召见各国特使,小舍便在太子的书房门口守着。半晌几个陌生人从大殿台阶上下来,还有几个小舍没见的黄头发,白皮肤,高鼻梁的男人,脸上堆满了几分满足的笑容。小舍知道肯定是皇太子向他们公布刺杀爪哇国使者真凶的案情.

  朱高炽由侍卫扶着一拐一拐的把他们送出文华门,便转身回来了。

  小舍单膝跪地,双手捧上那公文。

  太子看了一下,笑道:“王汝玉,你们苏州人,编辑《永乐大典》,因修《礼书》紊制度,再加上他是解缙的人,让皇上厌恶,贬去广西戌边,这次汤宗提议:王汝玉博古通今,知识渊博,因解缙之罪而累,理应平反,寡人觉得有理,特赦了他,任其为翰林典籍。”

  一个侍卫匆匆进来,送上一份金色绢布裹着的东西,太子用眼睛扫了一下,桌子一拍道:“这个刘观,寡人骂了他一句,他到皇上面前告我一状。”

  小舍道:“陛下怎么知道他告了御状。”

  皇太子用手指戳了戳桌上那金纹边的文稿,叹了一口气道:“皇上诏曰:“刘观做事为太子谴责,帝在征途闻之,以大臣有小过,不宜遽折辱,特赐书谕太子。”你看看,一个个都被他骄宠的快爬我太子头上来了。”

  小舍道:“我在苏州时就有人说左副都御使刘观是个贪官,皇上派他去浙江采购建北平宫殿的木材,他指使儿子刘辐从中吃回扣,而且胃口特别大,有个浙北的富商为了让刘辐收进一批竹子,把家中老婆的通房丫鬟也送给他享用。”

  太子道:“太祖对贪官污吏的惩治厉害,贪60两银子以上的官员就要被今剥皮,然后在皮囊内填满草后放在衙门公座旁,警诫那些继任者。”

  小舍缩了缩脖子道:“这太骇人啊,谁晚上路过都会吓出尿来。”

  皇太子像熊嚎一般笑道:“哈哈哈,这法也可以啊,特别是对刘观这种厚皮的。”

  侍卫在门口道:“左谕德兼翰林侍讲杨士奇求见!”

  杨士奇捧着本《周易》来为太子讲经。朱棣之所以选拔他为辅助皇太子的官僚,就是朱棣对《周易》情有独钟,所以对杨士奇格外尊宠.从六品左中允升任五品左谕德,同时兼任翰林院侍讲.他见张小舍从书房退出,44岁的他还是客气的向年轻的张府丞点头致意。

  小舍一路春风从端门出来,到了千步廊的蹇义公房,赵侍郎道:“尚书去了金忠大人那。”

  小舍便去了兵部,门口的卫兵也熟了,腰牌也不看,一个立正向他行了个礼。

  两个尚书正在争论什么,小舍也不敢进入。

  只听蹇义道:“平安也太脆弱了,皇帝一句:”怎么平保儿还在啊?”就把他吓得自杀了!”

  金忠道:”你别忘了,平安曾经作为朱允炆手下几个虎将之一,同我们的燕军部队打过多少战。记得那是1402年春天,朱棣和建文帝的大军在淝水决一死战,平安率四万骑兵斩杀燕王手下大将王真,陈文,逼得朱棣亲自出马,这家伙险些把朱棣皇上逮了去。”

  蹇义:“但战后皇上还是敬重他的啊,不仅捉住他没有杀他,还让他做了北平都指挥使,这可是京都皇家警备司令的位子。”

  金忠道:“我以为平安担心皇上给他找个什么罪名,株连家人一块倒霉,所以才选择了自杀。”

  蹇义道:“厉害,难怪别人称你为卜者金忠,老兄分析的果然有理。”

  小舍听得津津有味,蹇义撩开棉门帘出来把他吓了一跳:“你这傻小鬼在门口等着,为什么不进来?金忠大人你又不是不熟。”

  小舍肩一耸,两手一摊装作傻道:“大人们谈论军机大事,下官在边上不方便。”

  蹇义道:“有什么大事,不就是皇帝北巡出徐州城时,接到北平城守卫平安的信息,随口对身边的将军道了一声:“怎么平安儿还在?”那快马回去告诉平安大将,平安一吓,便吊死在家中。”

  张小舍:”哦,一代威名远扬的明军大将就此一命呜呼了!”他把皇太子给的信件交给尚书,便抄小路回家去吃饭。远远见自家院门紧闭,挂着把大锁,白梅又不知去了那?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