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丘福兵败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丘福兵败

  小白用火折子点着暖盆的木碳:“外面雪下得好大,路上行人也没一个,我刚回来时,看对面小河的水都结了冰。”

  金通判道:“我来苏州几年了,头一回见下这么大雪。”他指了指窗外的树道:“连树枝都快压断了。”

  钟同知道:“瑞雪兆丰年,田里的虫子都冻死了,少了蝗灾也好。”

  小舍正听蒋通判说那丘福,便道:“先听完老蒋的故事再说雪的事。”

  小白把火点旺了,也凑着热闹道:“蒋大人讲故事有趣,我也喜欢听。”

  小舍嘻笑道:“得得得,这回正说到关键,不可白听,快去替大人倒杯热茶。”

  蒋通判喝上他的老浓茶,精神头又上来了,惊堂木一拍道:“丘福,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对李远怒道:“敌酋在前,不擒何待?”李远与几个副官见他一意孤行,也只能作罢,眼泪汪汪的听从他率一千余名骑兵孤军深入,只到那鞑靼尚书失踪了,

  小白道:”中了人家诱敌深入计了!”

  蒋通判:”怎么不是,喊了半天没见向导回应,才觉不妙,悔之已晚,伏兵四起,丘福的千余骑兵陷入本雅失里和阿鲁台早已设计好的包围圈,以数倍于明军的兵力,向其冲杀,丘福与诸将虽然奋力冲杀,但毕竟人生地不熟,始终突不出来,最后老丘福,副帅火里火真被敌人乱箭射死,李远、王聪率一半骑兵突围,杀敌几百,奈何敌人兵力太足,精疲力竭而死。”

  小舍道:“都说丘福十万军马全军覆灭,原来是个谣传。”

  “对,后续大部队与丘福的千人先锋完全脱节了,待赶到河边,发现大将都死了,更不敢冒进,撤了回来。”

  钟同知道:“此次远征,一是丘福的轻敌,二是本雅失里和阿鲁台把鞑靼人最擅长的战术——诈败及诱敌深入之计,发挥得淋漓尽致,炉火纯青,这才是明军失败的关键性的因素。”

  小舍道:“对,两百年前,成吉思汗就靠这种战术,在战场上屡试不爽,征服地域西达中亚、东欧的黑海海滨。”

  钟同知道:“其实元世祖忽必烈比他爷爷更有智慧、更勇武,他不仅统一了中原,开拓了疆域,建立了一个庞大元朝帝国,而且他用汉文化来治理国家,发展农业,促进生产让汉文化延续下来,连我大明朝先皇朱元璋也赞他:“来主中国,治安之盛,生餋之繁,功被人民者矣。”

  蒋通判道:“应该说,先帝朱元璋在长城以北设置大量卫所这方法好。卫所相当于碉堡,各碉堡连成群,比还好城墙好使。而且随着明军不断胜利,卫所数量愈加增多,鞑靼,瓦刺及兀良哈之间的纷争也好,与朝廷的纷争也好都会少一点!”

  金通判道:“皇上兑现了一个承诺,为了感谢兀良哈三卫在靖难时期的表现,将大宁卫撤销,同时撤销的还有宣德卫、开平卫,这些重要的卫所没了,直接导致明朝北方出现巨大管控缺口,东西无法衔接。不得已,东西两线卫所又开始内迁,长城以北地区交兀良哈负责牵制鞑靼瓦剌,为大明朝减轻压力.”

  几个人谈得正欢,外面的树承不了雪的重压,“咔嚓”断了下来,正砸着屋檐下,屋顶便透进光来,钟同知道:“小舍你去叫人来修下,其余之人带上六房的衙吏,统统去街上巡查,别压坏了百姓,弄出人命来。”

  小舍道:“房子就一个窟窿,我叫工房的人来修就是了,我随你们一块去。”

  小舍带着羊捕头几个沿府前街一路往西,城里的瓦房还好,城墙根船上人的棚屋全塌了,都是用芦蓆,木板搭的,份量不重,没有人压伤,几十个家自已冒着大雪在修。小舍对其中一个汉子道:“现在修也没用,一个晚上的雪又压坏了,老人小孩说不定也冻坏,不如先找个地方避几天。”

  那汉子用嘴哈着冻僵的手道:“官老爷,我们都是南通乡下过来的,在苏州城中无依无靠,去那儿躲?”

  小舍道:“我们山塘街有个营房,现在空着,里面被子,水瓶都有,一会儿你们准备好了,随捕头过去。”

  那中年汉拉着几个乡亲便跪了下来:“谢谢老爷,老爷真是活菩萨,救了我们。”

  一帮人撑着自已的船,随羊捕头往山塘河去,小舍便回了家。

  张王氏和如意在楼上帮他整理衣物,红瑶和绿珠在灶房煮鸡蛋做煎饼,只有静儿和萍儿琴馆天冷,学童们都放假了,主仆俩就坐在中堂逗着亮亮,欧阳静儿见小舍回来,替他拍掉身上的雪道:“弟弟,府上有消息吗?”

  小舍道:“被娘猜到了,随皇上北伐。”

  静儿眼圈也红了:“你这一走,至少一年半截,路上没个人随着,姐姐有点舍不得。”

  小舍道:“姐姐,你放心,我都二十出头了,会照顾自已,反而这家我有点放不下,一则娘快四十了,我看她最近老咳嗽,是不是身体虚了,二则亮亮会走了,这后门有条河,我怕他一不留心去那,三则姐姐也不年少了,总要找个依靠~”

  静儿捂着他的嘴道:“我这事,你别操心了,有弟弟在我就有依靠,男人我见多了,除了要你身体,便是让你做佣人,还不如现在轻松。”

  小舍道:“这个家就姐姐有识人的本事,能把这撑起来,弟弟走后请姐姐多费心思。”

  静儿道:“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在皇上面前少说多做,朱棣是个心思缜密之人,而且凶狠手辣,建文帝时那些老臣都被他杀得一个不剩不说,家人同样不能幸免,没被杀死的,男的都被送去边域当苦役,女的送到教坊司。齐泰,黄子澄家眷还送入军营,日夜不停的“转营奸宿”。他欠的血债越多,越怕别人也这样对待他,所以他连儿子都不会相信,别说一个外人。”

  小舍忙不迭的颌首道:“姐姐说得对,弟弟牢记于心!”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