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一百四十五集 要过大年了

第一百四十五集 要过大年了

  张王氏心满意足,整天抱着孙子不离手,叫算命的排了个八字,说孩子生辰缺土,张王氏道:“一辈子做农活,要土干吗,缺就缺吧,只要金不少就行,便取了个单名叫张鑫。如意说他眼睛亮亮的,像他爹,小名叫亮亮吧。”

  张王氏道:“如果他爷爷还在,知道他有个孙子多好,我们三世同堂了。”

  小舍道:“娘,也许爹会回来,我有这个预感。”

  张王氏擦着泪水道:“一晃十七年了,回来也不认识了。”

  “娘,不是耳朵上有个红的瘊子吗?一般人没有,好认。”

  “好认也不理他,他回来干吗?当现成爷爷啊,没那个便宜给他。”

  过年了,小亮亮在除夕的鞭炮声满月,家里更是热闹了,厅堂摆了二桌喜宴。师父,岳父岳母,姨妈姨夫,静儿苹儿,红瑶绿珠,独缺云绮夫妇俩,姨妈道:“云绮也有了身孕,明年把她们三口子全带来。”

  静儿道:“明年我把我爹妈也叫来。”

  张王氏道:“这次为啥不叫来?”

  静儿咽泪装欢道:“爹妈还有些想不通。”说着泪水忍不住淌了下来。

  张王氏道:“别哭,再找个好人嫁了,你这般标致,只要你决定了,还怕找不到?等你有了婆家,你爹妈一准开心,那有长辈的不要自已孩子的。”

  苹儿道:“太太说得对,有不少人来做媒,静儿姐姐总是推辞爹妈不在身边,没人做主。”

  张王氏道:“苹儿我教你,下回有好人家上门求亲,你便把她们引到我这里来,干妈替她作主。”

  丫鬟绿珠道:“奴婢也没父母,也由太太作主。”

  绿珠突然冒出这话,如意道:“小丫鬟凑什么热闹,你才十四岁。”

  如意娘道:“你嫁小舍时,也才十四岁,急巴巴的让娘作主,你忘啦?”

  如意喝了酒,脸上红红的,也看不出羞涩,她瞄了一下小舍:“都怪他,趁人家小,整天甜言蜜语的哄着。”

  静儿插嘴道:“他怎么个甜言蜜语啦,说来听听?”

  如意拉着小舍的衣领道:“我忘了,郎君你告诉姐姐,你当初怎么哄我的?”

  小舍笑道:“老夫老妻的,还说得出口啊?”他装作抱儿子,从红绮那把亮亮抱了去师父桌坐下。

  师父和岳父正在讲致和塘金氏兄弟被杀一事,小舍来了兴致,让岳父重讲一遍。

  岳父道:“前两天,在夷亭一条小河,有人在清晨发现了两个死人,急忙报官,一下死了二人,李知县亲自到了现场,杵作检查后,说是先中了毒箭再飘浮到了这里,在河水里泡久了,脸分辨不出,后来不知怎么,让锦衣卫王一飞知道了,他带了人来,说是金大贵,金二贵,随后把两尸体拖走埋了,关照不能走漏风声。”

  小舍道:“难怪我们上头也不知道,消息封锁的那么紧,你们怎么知道?”

  郑师父道:“你师弟陈福贵,昨天送过年礼物来,偷偷告诉我的,其实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陈福贵没告诉我之前,镇上早有传出。”

  如意他爹道:“那个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是王阿毛,你认识的,本来就是我们镇上的包打听,他如果得到什么信息,不就是天下人都晓得了啊。”

  小舍道:“也是,只有王一飞以为天大秘密,瞒着上面。不过也好,他不让说,我们也省那烦心事,金氏兄弟本来就是疑犯,让织造局太监包庇着,死也活该。”

  张王氏在后面听着,用手拍了一下小舍的肩膀:“大年三十的,又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啦?”

  小舍哄着她道:“娘,我们没说啥,就说郑公公下西洋,听了洋人说的话,不明白,便用不土不洋的话回人家。”

  张王氏“哦”了一声,便从小舍怀里抱过亮亮,嘴里嘀咕道:“一会儿要放鞭炮了,让红瑶喂他些奶,别吓着了。”

  这回算是双喜临门,如意买了好多鞭炮,怕声响吵着亮亮,便去大门对面场子上放。如意先必必剥剥,燃放了一串鞭炮,让苹儿和绿珠点六个“二脚踢”,苹儿比绿珠大几岁,捂着耳朵不敢放,绿珠人小鬼大,一点也不害怕,“通通”一下全点上了,爆竹打破天空,在夜空中爆开。

  如意爹道,:“古人用火烧竹子,说竹子爆裂声,能驱走瘟神。”

  郑师父道:我在少林寺时,听方丈讲,唐朝征战频繁,疫病盛行,贫民遭殃。连李世明皇帝也受魔缠绕,这时候有个叫李畋,想出一个办法:用小竹筒内装些硝磺,点燃爆响,山叫谷鸣,将鬼怪邪魅全都吓跑了,李世民大喜,后来爆竹能辟邪驱瘴便流传开来。”

  师父和如意爹妈要回去了,张王氏道:“回家干吗,喝了酒,摇着船危险,云绮不在家,妹妹那可以去住。如意爹妈过去,郑师父可以住绣坊内,我把床都准备好了。”

  小舍姨妈道:“姐姐说的对,让如意她爹妈随我们过去。”

  如意拍手道:“婆婆按排的真好,郑师父明天还可以划着船儿带我们去山塘街玩。”

  苹儿和绿珠两丫鬟一听,明天划船出去玩也乐了,苹儿道:“最好虎丘呢,明天有庙会。”

  如意道:“也好,带上亮亮小公子,让他见识见识。”

  张王氏道:“带去,你们轮流抱啊,别让红瑶一个人累着。”

  几个女的叽叽喳喳的说着,绿珠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圆领长衫,下面是几种颜色的绸布拼成的凤尾裙,裙上绣着花鸟,她在厅中原地一旋,那裙儿便飞舞起来,五颜六色,甚是好看,绿珠问苹儿道:“这是太太赏得,好不好看?”

  苹儿没声响,一会儿也穿了新装出来,草绿色白襟交领短袄,一条长裙腰间加着不少褶裥,每褶都一种颜色,如山水,色彩清雅,微风吹来,色如月华。

  如意道:“这谁做的,这么精致美丽?”

  苹儿满脸春风道:“静儿姐姐,替我做的。”

  静儿道:”苹儿腰身细小,我在腰身多加了些褶裥,看上去更丰姿曼妙。”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