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一百三十三章,八月十八游石湖

第一百三十三章,八月十八游石湖

  张王氏心急的问道:“儿啊,身体不要紧吧?”

  小舍听娘这一问,才觉到鼻梁和脑门有些肿胀,说话也像不透气那样,嘴里还在说:“娘,没事,一点小伤。”

  夜色中也看不清,如意道:“我们在城楼观风景,有人道:”桥下有人打架,乱得一糊涂,人也走不过去了”.我们担心你出事,好不容易挤到桥边,郎君已经不在了,听路人说,那恶人厉害的狠,说是江湖有名的强盗,张小舍几个也斗他不过,头上也被打出血了。”

  “打不过他,他怎么跳河逃了”小舍心里不服了,牙齿也咬得格格响。

  到了家在烛光下,如意见夫君鼻梁肿着,还淌着血,心疼的要命,用温水替他擦洗:“你啊,就是那拼命三郎,做什么总不考虑家里!”

  小舍疼得咧开着嘴,“哎呀哎呀”的哼着,盆里都是血水,如意下不了手了,让红绮替他擦。

  红绮用布条敷在他受伤的脸上,水烫烫的,小舍一点也不觉疼。躺在床上,想着“赖皮三郎”那长着横肉的脸。他是头一回见他,干姐欧阳静儿就是受了他的哄骗,沦为权贵的玩物。

  红绮一边用棉条轻轻的替他擦鼻孔,一边道:“少爷,我听路人说,那个恶人江湖上有些名气,以前去过少林寺,因为经常惹是生非,被方丈逐出寺门,后来认识了纪纲手下的人,把他推荐给了工部尚书,几年来结交了不少三教九流的,以后你可要提防着些。”

  小舍道:“是了,难怪这家伙使得是少林六合拳。看功夫比我深不少。”小舍准备明天去校场找师父,一定要抓住他,否则他在暗处,又神通广大,说不定什么时候摸上门来报复,害了家人。

  热敷了一会儿,红绮替他脸上上了些药粉,绿珠端来了药汤,喂他喝下。

  晚上躺床上,红绮的话提醒了他,他必须为这个家庭负责,赖皮三郎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歹徒,手下有一帮人,必须尽快的消灭掉。看他今天驾着那么小的船往西逃窜,不像是去太湖的,应该在横塘至太湖边的胥口一段。

  第二天一早他便找钟同知,两人找来了刑房的吏官,写了悬赏通缉令,四处张贴,并转告苏州巡检司让他们在沿线的三个巡检所设卡盘查可疑船只。

  钟同知道:“这帮人看来把手从无锡伸到苏州地盘,显然是势力扩张了,这太湖三万六千倾,周边有无锡,苏州,吴江,嘉兴和湖州县地,水面宽广,芦苇丛生,光苏州一府很难剿灭,我明日去京师,与兵部金忠,刑部刘观及锦衣卫的纪纲等大人商议一下对策,虽然远水救不了近火,但至少形成一种威慑。”

  小舍没想到那么远,他只是关照腾飞派几个巡捕在自已屋前屋后守着。

  吃了中饭他便去校场。师父正在打,他已经知道小舍昨晚发生的事,他道:“此人在少林寺呆过,功夫是有些,但只会拳术,不会棍术等持械的手段,我教你擒他的招数。”

  二人便在卧房厅内习起武来。

  ......

  通缉令发出两天,巡检司也没发现匪徒的踪影,小舍估计他逃离不远。

  这日正是八月十七晚,石湖离苏州城西十八里。春秋时,越王大夫范蠡带着美女间谍西施就从这里传船入太湖的。

  石湖南有座九环洞桥,叫行春桥。这里是石湖看串月的最佳处。八月十七半夜子时,月亮就到桥西一侧,清澈明亮的月光,透过了九个环洞,洒到水面上。这时,微波粼粼,石湖水面上可以看到九个月亮的影子。

  小舍带了不少会水的巡捕,装作游客,混在在大小的游船上,酉时过后,太阳落山了,湖面被霞光染成烟紫色,行春桥上升起了各种灯彩,从市内,无锡、常熟、吴江等地游客纷至沓来、两边驳岸上都站满了红男绿女,妇孺老少。弓箭都伏在暗处,张网等待......

  几个巫婆在桥边,装神弄鬼,引得香客跟着起哄,热闹非凡。四乡八里的烧香船都越来越多了,整个湖面,都是船,船上载着卖弄拳术的各路高手,敲着锣打着鼓从桥洞下穿梭不停,有人把钢叉从桥洞这边飞过桥面,越过看热闹的人头顶,让桥洞那边的人接住,来显示自已的武艺。

  桥两端把持弓兵,任何人是上不去,明月当空,上方山上,楞枷塔上灯笼摇摆,与水面万盏船灯,满天星月,相映成趣,恍若人间仙境。

  小舍今天一身黑色短衣和师父及腾飞,蒋正几个武艺高强的人伏在桥边画舫之中,边喝茶,也观察着四周。

  子时过了,巫婆及一些信徒开始燃烧香火冥币,纸人纸马,火光冲天,天有些凉,赏月的人不由自主都朝那靠去。

  一对舞龙的队伍来了,扭摆着龙身要过桥去,被巡捕拦住,那领头的也不管:“说年年都过去的,为啥今年不能过。”

  张小舍让腾飞关照桥上放行,舞龙的人过去了,几个黑衣卖拳头功夫的壮汉也要过去。巡捕持着长矛拦着,坚决不放。

  两方大吵起来,火堆边的游客便也挤了上去看热闹,这桥像有磁性的,一下子吸引了数百人众,黑压压的一片,小舍几个赶紧上去。

  人群中话语都帮着那几个卖功夫的壮汉,说衙役偏心,一个胖胖的老妇道:“府衙的张小舍拿了人家好处。”

  有人应道:“那舞龙的是他相好的亲戚。”

  捕头腾飞忍不住了,大喊一声跳上去道:“谁诬蔑朝廷官员,按死罪论处。”

  那胖女人道:“什么狗屁命官,齐泰,黄子澄,景清不都砍了头,扒了皮,下了油锅,张小舍早晚也要五马分尸,家破人亡。”

  小舍耳朵听着那人的说话,心里十分兴奋,师父告诉他,那女人是赖皮三郎装扮的,三郎的易装术也是十分了得。几个手下悄悄的朝胖女人身边逼近......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