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一百十七章 秋海棠开

第一百十七章 秋海棠开

  第一百十九章秋海棠开

  张王氏见小夫妇俩携着手进来,眼睛也亮了,露出那排雪白的牙齿道:“儿啊,你媳妇绣的百花图,又卖了个好价钱。”

  如意颇为得意,走路也挺起身。

  晚上天气凉,很早吃了晚饭,小夫妻俩便回了自已的屋。花架上那盆秋海棠开得红艳艳的。

  如意道:“看你今天累得胳膊老垂着,我替你捏捏吧?”

  小舍道:“不用,躺一个晚上便没事了。”

  如意不依不饶的,把他按床沿上,自己跪他身后,从手腕一直捏到肩上。一面捏一边道:“郎君,昨晚你偷偷的替我戴那个七彩珠,你说我知道不知道?”

  小舍轻轻掐了她手背一下道:“原来你装睡啊?”

  “当郎君帮娘子戴上脖子那时刻,我人都快晕了,娘子一直装傻,想让郎君恨娘子,想让郎君休了我,可是郎君真痴,心里一直有娘子,希望娘子好起来,郎君睡着时,我眼泪哗啦啦的流,把枕头都哭湿了,娘子想起了在夷亭的小时候,我和郎君一起在河边捉螃蟹,我掉河里,衣服都湿了,郎君把你身上唯一的衣服脱给了我;娘子想起了郎君会开口说话的那个晚上,你画了一男一女恩恩爱爱的坐在长廊下,娘子觉得就是我们夫妇俩以后的生活;娘子想起了你被赵媚娘捉去的那天早上,郎君冻僵在河滩上,如果我找不到郎君,你知道娘子怎么想的吗?”

  小舍被如意泪汪汪的神情彻底感染了,他一转身把妻子搂到怀里:“别说了,我都明白了,娘子受委曲了,不管娘子以后能不能生宝宝,郎君我都不会让娘子离开。”

  如意眼睛里闪着泪花:“郎君,娘子有个想法,一直憋在我心头好久了,但一直不敢说出来,因为娘子怕~”

  小舍道:“娘子,我们成亲后,日子越来越好过了,我又考上了功名,娘子又绣花卖了好价钱,有什么好怕的。”

  如意道:“郎君你越好,娘子我越怕失去你,你在京城考试的那几天,郎君不知道娘子一直在求菩萨,求菩萨别让我郎君考上。”

  小舍在如意腰间捏了一把道:“天底下那有你这么傻的婆娘!”

  桌上的烛火灭了,白色的帐幔垂了下来,屋里黑漆漆的,一缕清光正好从屋顶巴掌大的天窗射了进来,刚好落在小舍的眼睛上,风铃在风中摇曵。

  如意在黑暗中盯着小舍的明眸道:“郎君,如果我把红琦给了你,你的眼神还会如今晚这么明亮?”

  小舍轻轻的推了她一把道:“娘子何出之言?”

  如意起了床,把烛火点着,又回到床上盘坐着道:“这话娘子早就想说了,快一年了,身上都没反应,前些日子又去看了郎中,郎中说可能性甚微,娘子想,婆婆也快四十了,俗话说“百善孝为先”,又有“不孝为三,无后为大”之说,我怕背个不孝恶名,死后堕入十八层地狱,再说红儿也十七了,看她孤独一身,寄人篱下,也不是长久之计,即使嫁人,不是残疾之人,便是个鳏夫,娘子想郎君心好,也不会亏待她。”

  小舍心里其实也喜欢红琦,红绮勤劳善良,心眼儿好,听如意这么一说,心里也动摇起来,但总不能就这么厚着脸皮答应,便含糊其辞的道:“不早了,明日再说吧。”

  如意道:“不行,今天娘子即然把话说出来了,怕明天又舍不得放你,改了主意,我先下去和红瑶把话说透,如果她愿意,其它就好办了,娘子都想好了,以后让红瑶跟我学刺绣,和云绮一样开个工坊,她心灵手巧,本来基础就好,一学就会。”说着便披着衣服下了楼去。

  一会儿如意拉着红瑶上来了,红瑶低着头,下垂的流海把眼睛都遮盖住了,瓜子般的脸上早已羞成红色。双手交错在胸前。

  小舍立马穿上衣服,坐在一旁,搭拉着脑袋,好像犯错的孩子,听从大人的发落。

  如意关上了门,回来问红瑶:“红瑶,你把刚才答应我的话,再向少爷说一遍。”

  红瑶羞羞答答了半天道:“只要少爷不嫌弃,红瑶做牛做马都愿意。”

  如意对小舍道:“郎君,听到了吗,红瑶愿意。”

  小舍道:“我们仨同意,有什么用,娘说了算。”

  如意道:“婆婆早已有意了,这次从静儿姐姐那把她叫回来,就这个意思。”

  纳妾的婚礼简单多了,当天花轿从静儿的琴馆里抬了过来,按喜婆的引导从后门进来,也不行拜天地父母之礼;红瑶那天上身穿胸前绣花的粉红棉短袄,粉红直长裙,跪在堂上给张王氏,如意敬了茶,几个家人就在家里摆上喜宴,红瑶就一个老母,张王氏托人给她送去了“买妾之资”。

  一家人都开开心心,唯有表妹云绮,带着个徒弟去了普陀山烧香拜佛,说是年前许的愿,今年不还下行了。

  如意一下子成熟了起来,像个主家的婆姨一般,她让人把客房重新布置了一下,昆山带来的家具重新抹了一遍油,正好派上用途。

  喜宴结束了,贺喜的人都走了,清朗的月色伴着菊花的清香飘入婚房,红瑶穿着一袭桃色丝缎常服,小舍记得这料子是上回黄俨送的,烛火下,红瑶脸上扑着淡淡的粉,小嘴上也描得红红的,绾着的青丝上插着珠花钗,低垂着头坐着床沿。

  一对龙凤烛渐渐的熄灭了,化作一道青烟升上了夜空......

  原本红瑶的住房改成了绣房,放着三张绣架.

  张王氏从老家找了个丫鬟叫绿珠,年纪和云绮一般大,瘦骨嶙峋的身体,穿着一身蓝底白碎花小褂,一条黑色的布裤子,浓密乌黑的头发随意的绾起来,两鬓的碎发随意地拢在耳后。二条淡淡长长的眉毛,瘦弱干枯的脸,让那双眼睛显得圆溜溜的,但带着楚楚可怜的怯弱。

  但姑娘那双细嫩的双手,手指又细又长,张王氏一看便是双巧手,也是她相中的主要原因。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