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一百零九章.媚娘上门

第一百零九章.媚娘上门

  事情办妥妥的了,小舍路过唯亭,便去了唯亭老家,这里是转世的地方,一晃也有三年多了,这熟悉的地方勾起了无限的回忆,在这里他“哑巴”开了口,在这里“认识”了妻子如意并结了婚,在这里他走了了仕途,进了昆山县的衙门,现在这里人去楼空,屋里结满了蛛网,曾经的婚房一束阳光从天窗射了进来,陈旧的大床上白色的帐幔已经泛黄,散发着阵阵的霉味。

  丈母娘过来了,把窗子打开,微风带着麦香的进来了,她道:“舍儿啊,这屋子,看来也不派用处了,找个外乡人卖掉吧。”

  小舍道:“娘舍不得,万一爹爹老了,想落叶归根回来也有可能,反正昆山那套房子,有了下家,等我回家与娘和如意定了价格,先出手。”

  丈母娘道:“那也行。你今天在家里吃饭吧,我去菜地里挖些新鲜蔬菜去。一会儿你过去就是。”

  隔壁一些老相邻也来了,少不了几声寒喧,有的拿些晒得有些青草味的菜干,有得拿着致塘河里的鱼干,让小舍带给张王氏。

  姑爷上了门,丈母娘烧了一桌菜,有自已种的新鲜菜,还有丈人打的麻雀,放在油锅里炸得金黄脆脆的,几只螃蟹用酒糟熟的,饮些酒吃着别有风味。

  丈母娘给小舍和自已的男人倒上了米酒,丈人与女婿喝上了,丈母娘对这个姑爷应该是疼爱有加,替他一只只剝开那螃蟹,把里面鲜嫩的肉递到他碗里。

  酒到半巡,丈母娘忍不住开口了:“舍儿,你们小俩口从小青梅竹马,像亲兄妹似的,结婚快二年了,虽然如意没替你生个儿子,但她打心里喜欢你,做丈母娘的求你别离开她。”

  小舍道:“这你二老放心吧,再说如意又不是不能生,三次都是意外。”

  丈母娘道:“舍儿和你娘都是菩萨心肠,我想老天爷也不会~~”

  丈人道:“你个婆娘,舍儿难得来的,你说那些扫兴话,还让人喝酒吗?”

  酒喝了七,八成,小舍道:“酒我就不喝了,一会儿还要骑马回苏州。”

  丈母娘道:“带个信给你娘,秋天了,让她带如意回家住几天,乡下空气好,吃得东西又新鲜。”

  小舍出了屋子,丈母娘见自已男人没跟着出来,便对小舍道:“万一如意替你生不了孩子,你就纳个小的,我看那丫鬟老实,让她替你生个,丈母娘不怪你。”

  小舍听丈母娘这么一说,脸立马红了,跃上那“雪龙”,一夹腿,马便飞驰而去。

  传来了红瑶她爹去世的噩耗,红瑶准备回去奔丧,张王氏道:“秋收了,我也带如意回去几天,家里反正有温女人照料。”

  这天小舍在府上很晚回家。十几名新招的巡捕都到位了,按排他们编组,城中以东西以卧龙街为界,南北与景德路为界,分成西个队,名由四个捕头负责,宿舍西吏舍巷房子也空着,十几个足够住。

  小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见前面一人行色匆匆,在夜夜幕掩护下不时的左右张望,小舍见那人背影有几分熟悉,便超越上去,想看要追上,那人却低头装作系鞋带,虽然穿着男装,却露出窈窕的身姿,那薄如蝉翼的裤儿把女性的丰臀显露出来了。

  这女人欲盖弥彰的身段,怎能逃出小舍的敏锐眼光。

  小舍便也放慢了脚步,看那影子往黑暗中,前面弄堂愈加黑暗,只有两面人家的灯光能看到他的背影,一个挑着卖糖粥的骆驼担子的老头过来,那巷子狭窄,小舍倒身让过,已经不见了那人的行踪,小舍紧追几步,背被已让人用尖器顶住了背心。

  那人道:“为什么盯着我?”

  这声音又尖又细,而且又那么熟悉,小舍道:“媚娘,怎么是你?”

  那人握着刀,绕到正面来,看清是小舍道:“怎么这般巧,小舍?”那声音带着颤抖。

  小舍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小舍家,小舍附在媚儿耳朵上道:“你先躲暗处,我家只有个佣人,待我支走了她,你便进来。”

  媚娘点点头,闪在一家人的门楼黑暗处。

  一会儿,远远见小舍家门又开了,借着灯笼的光,走出个唠唠叨叨的佣人,媚娘见那女人不见了人影,就循入那半启的大门之间。

  媚娘摘了八瓣的瓜皮帽,一头乌发似瀑布一般落下,她什么也不顾了,抱住小舍……

  “我的舍,我知道了我们还会见面。”

  小舍道:“我的媚娘,我们曾经在后门的河边见过,不过你没发现我。”

  媚儿梨花带雨的道:“那天,哥哥们来救我,就在你家后门上了船,你知道,那天我多想敲你家门?叫你一声:“舍,我来了,我真的太想你了!”

  小舍用手轻轻的拭去媚娘脸上的泪水道:“我也多想叫你。”

  媚娘躺在小舍怀里,昂着头道:“舍,我老了吗?”

  小舍道:“不老,一点没变,笑起来还是有两个好看的笑涡。”

  媚娘道:“你知道我这两年天天想你,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我们像鬼一样被人撵来撵去,一会儿在东,一会儿在西,一会儿在山上,一会儿又去了乡村。”

  小舍道“一会儿在吴江黄溪村,一会儿在西山普贤寺,一会儿又在福宁支提山……”

  媚娘捂住他的嘴:“舍,你都知道了,就别说了,我不想在我们之间再渗入这些,你的好好做事,我怕你影响我的事,我也不希望,你卷入这种残酷的事情中来。”

  小舍吻了一下她那性感的锁骨道:“好好好,我的媚娘,不过,有件事我的提醒你,王一飞组织了一支特工部队,其中懒龙和白梅是我的好朋友。”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