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一百零三章 青蛇相伴

第一百零三章 青蛇相伴

  小舍后世是从考试中成长的,看清了试题,他便先下手了,趁着上午的气候。

  当今采用八股文的格式,由破题、承题、起讲、入手、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八部分组成,而内容都来出自朱熹编注的《四书》。

  在这固定的模式中,写得生龙活虎,靠的是灵活的构思和强大的文字组织能力,就如格律的诗词,词曲一样,有得人会填得精彩绝伦,名传千秋。

  下午太阳当空,暑气逼人,号房里如蒸笼一般难忍,隔壁一个年长些的考生中暑了,被抬了出去。

  小舍觉得这时候再熬,得不偿失,他便吃了半块煎饼,除了葱香,红瑶里面还加了蛋汁,吃在嘴里又香又糯,他躺在木板上开始瞌睡。

  一条三尺来长的青梢蛇,吐着尖尖的舌信,慢悠悠的爬到他胸口,滑溜溜的感觉把他从梦中惊醒,小舍一身冷汗,急忙用挥着手驱赶,那蛇也不害怕,依旧不紧不慢的从他脸上游动,那浓浓的腥味直冲小舍脑门。

  小舍曾经听岳父讲过,一般蛇是不会主动进攻人类的,他一动不动,任由那青蛇从脸上,手上游荡。蛇退下了长长的身子,小舍只觉得自己通体凉爽,巳沒了闷热的感觉。

  外面又一片啰皂,又有人中暑被抬了出去.这考试不仅比才学,也是身体的大比拼。

  小舍挥笔如飞,灵感如涌泉般喷出,见那青蛇盘着身子,昴着头,竟然像个孩子坐在他身边。

  来时娘特意关照,尽量少吃,因为如果要大便,那就很麻烦了,特别是拉肚子,如果要去茅房,先要把试卷先交给监考的,还要人陪着去,完事后可以接着考。但拿到手里的试卷已经印有一个黑印,也叫“屎戳子”,你考得再多么完美,对阅卷官来讲,这都是晦气的卷子,会弃之一旁。

  还好如意在正阳门外租了个客栈,小舍尽量少吃,等考完一场,妻子会做些干净的饭菜等着他。

  小舍也会带些小虾喂那蛇.青蛇的相伴,如神灵出现,他考完了初九日第一场,十二日第二场,十五日第三场,完全没“三场辛苦磨成鬼,两字功名误煞人!”的艰难,十五日那天他便交了卷,正逢放牌出场.张小舍把陪伴他九天七夜的小家伙也带了出去.

  为了中秋团圆,张王氏带着丫鬟红瑶也从苏州赶来了。

  八月十五的月亮如玉盘一般,高挂在清冷散着雾气的秦准河上。小舍引着一家人上了文源桥,小舍从行囊里掏出那蛇,如意和红瑶吓得花容失色,急忙捂住了眼睛。

  张王氏急了,气咻咻的冲他肩上一拳:”你这个讨债的,这考功名的节骨眼上,还玩蛇儿?”

  如意开口了,把小舍偶遇青蛇的事,说了一遍。

  张王氏脸上的愁云立即散去:“孩儿啊,举头三尺有神灵,看来是你老祖宗帮你了。”

  小舍点了点头,捧着与他朝夕相伴的蛇,轻轻放入清澈的秦准河中,几个人双手合掌念着佛号,见那蛇在河边巡回几趟,便潜入水中。

  送别了蛇,一家子在正阳门大街找了家干净的酒馆,今天是中秋节,本来冷清的店里多了些衣着华丽的达官贵人,小二手里活多了,跑得更勤快了。

  张王氏道:“一家人难得在外乡聚聚,今天每人点个菜。”

  如意指着菜谱,笑道:“婆婆,这菜名识得我,我识不得它。”

  红瑶也道:“太太,不如让少爷读,我们才好点。”

  张王氏要了盘盐水鹅,如意点了清炖鸡孚,轮到红瑶她犹豫了一会,要了盘葫芦美人肝,如意道:“这名字也太俗了,不如要那个凤尾虾。”

  小舍道:“娘说好每人点一个的,你就让红瑶一回,你要吃凤尾虾,我来点。”

  如意道:“你刚才不是喜欢松鼠鱼吗?”

  小舍道:“苏州松鼠鱼才有名呢。”

  张王氏道:“那就再多加个鱼。”

  还添了些酒和素菜,一家人一边饮酒一边看着河里闪着灯火的画舫。

  如意从小便跟着父亲喝酒,酒量比小舍还厉害。几巡过去,娘和红瑶都被她灌得满脸通红。

  张王氏道:“小丫头,要命了,是不是今天要把老娘灌倒方休啊?”

  如意道:“在家里平时都听婆婆的,媳妇连气都喘不了。”

  小舍听如意话中有话,便劝道:“娘子,今天在京城,万一娘醉了,一会儿路上让人看笑话。”

  如意道:“这不是高兴吗,大不了媳妇背着回那客栈。”

  红瑶忍不住了,举起酒壶给如意倒满一杯,举着满杯的酒道:“少奶奶说得对,今儿高兴,咱主仆满上。”说罢“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那酒。如意这性子也是烈的,岂肯甘拜下风,也饮完一杯酒。

  小舍拦不住,两人连干三杯,如意面色酡红,连白晳的脖子也变红了,乜斜着眼睛开始醉态般的乱语:“红瑶,你厉害,你今天要是赢了我,我把我郎君送给你……”

  红瑶也有些醉了,眯着醉眼道:“你自已说的,我今天非要赢了你。”

  小舍没料到,两个女人一下烂醉成这样,看看娘也醉得趴桌上了,有些束手无策了,酒店的掌柜见怪不怪了,他道:“敝店有四轮的马车,你先结了账,我好叫马伕把你们送回去。”

  到了客栈,如意开始吐了,吐得翻江倒海,小舍刚帮她弄干净,扶到铺上,隔壁传来红瑶的呕吐声,小舍立马过去帮忙,见娘衣服也不脱,倒在床上,鼾声如雷。红瑶斜靠在门框上,一只手抚在肚子上,地下一片狼藉。小舍只得把她抱起,放到另一张铺上。拿着湿布替她擦净脸上,胸前的秽物.

  天热,红瑶穿得单薄,鼓起的上身随着呼吸起伏着,露出女人性感诱人的弧线,酒红的脸上泪珠从合着的眼眶里溢了下来,小巧的嘴唇也紧闭着,时不时哆嗦一下。臀部浑圆饱满,突翘而起,不时散发出的女性体香,小舍居然沒有一丝贪婪的邪念。

  同屋的张王氏不断干咳着,小舍把地下擦干净,淡定的关上门,回到自已的房间。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