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一百零一章 神祕的罗半仙 (期待首订)

第一百零一章 神祕的罗半仙 (期待首订)

  锦衣卫指挥使纪纲不喜欢坐马车,出行都带着自已的宝马,他说完便一扬鞭,听那“紫龙”一声怒吼,紫光划出一道弧线,那马如疾风一般远去,他身边簇拥着的十来个精衣卫也赶紧跟了上去。

  马扬起的尘土,飞天盖地的向蹇义扑来,他忍不咳嗽,对胡濙讪笑道:“咱们没那好马,也只能吃人家的尘土了。”

  胡濙抚了一下自已的胡须道:“大人淡定,稍安勿躁。”

  到了昆山东城门外,一锦衣卫从马上跳下,对胡濙拱手道:“纪纲指挥使要大人留下。”

  胡濙不解道:“不是去苏州吗,怎么在这里?”

  那人道:“指挥使要大人去王千户府上。”

  胡濙道:“我与蹇大人说几句话便去”,说罢上了蹇义的马车,两人窃窃私语起来。

  那锦衣卫有点面熟,小舍正想问,对方也开口了:“张大人不认识小人了吧”,说罢对小舍笑了一下。

  小舍这才想起,上回在太仓巡检所与赵侗搏杀时,曾经有个年轻俊朗的巡检与他说过话。小舍道:“记得了,这位仁兄,如今与王千户在一起吗?”

  那人道:“正是,俺也姓王,单名一个力字,本来随千户去西洋的。”

  “怎么不去了呢?”

  那王力凑近道:“张大人不知道啊,千户被叛逆险些射死,如今还卧床上呢,纪纲大人,这次从南京来,一是送郑公公,二是来看他的。”

  小舍道:“王千户在那被人射伤了?”

  王力道:“福建福宁县,讲闽南话的地方,那地方是建文帝老臣的地盘,王千户人生地不熟的遭人埋伏,险些送了性命。”

  小舍没料到朱棣杀了朱允炆那么多老臣后,江南亲朱文帝的势力还这么厉害,除了一般人同情弱者的心理,朱文帝朝廷减免江,浙和安徽等地区赋税不公而采取的新政有关。他下令按每亩地收一石粮的统一标准收土地税,让重压下的百姓松了口气,朱棣的强势扭转当然会引起他们为保护梦想的反抗。

  胡濙随王力去了王千户家,金同知和小舍便伴着蹇义回苏州。

  蹇义可能对纪纲的冷淡有所不满,路上一反常态的数落起来:“皇上看中建文帝旧臣高贤宁的文笔,想招他为官,此人与纪纲是发小,纪纲从小不正经,被老师逐回家后,两个人还一直来往,纪纲自持这个本钱,去劝高贤宁接受官职,被高贤宁讥讽道:“你从小被学校驱逐,造反是你的本性,而我吃朝廷俸禄多年,决不可能做忘恩负义的事。”

  蹇义虽然对着他的侍郎说,但小舍几个也听得清楚,这纪纲是个桀骜不驯,心狠手辣的人,四处都是他的校尉充当耳目,所以蹇义那么明显的话别说和调,就是听着也担心受牵连。

  到了夷亭,蒋通判想转移话题,便道:“立了秋,枣核天,热在中午,真的一点不错。”

  小舍也道:“这太阳晒得马鞍子也发烫了。”

  金同知道:“老蒋,这是你的地盘,找个凉快的地方吃些东西再走。”

  蹇义听了金同知的建议,把头从轿帘里探了出来:“对对对,老夫从南京来,晕了一天船,早饭也没吃,现在也真是饿得发慌了。”

  蒋通判过去是这里的县老爷,他知道这小镇像样的酒楼没一家,如何能招待朝廷大臣,便对小舍道:“小舍这是你老家,你比我熟,快领我们胡乱吃些。”

  小舍道:“只有官道边几家农民开的小食摊,喝喝粥,吃些面条的。”

  蹇义道:“能填饱肚子便罢,实在不行弄几个西瓜解解暑也行。”

  小舍听尚书这么一说,就领着十七,八个人进了家邻河的面馆,这大热天的,路上行人也稀少,面馆里一下来了那么多客人,又是小舍领来的,老板娘格外卖力,煮了一大锅的青菜烂糊面,又煎了一大盘荷包蛋。

  这面里放着鸡汤,面条软软的,鲜鲜的,蹇义饿坏了,面滑溜溜的进了喉咙,头上冒出了汗水。

  老板娘真会做生意,用个大蒲扇在他背后扇着。

  老板娘长得肥肥的,着一身白底蓝花真褂,卷着袖管,露出如莲藕似的胳膊,嘴唇却薄薄的,很会说话,她见蹇义一碗面下去,便提着酒壶给他倒了些酒,再送了碟花生米,一边摇着扇,一边道:“这位大人,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非富即贵,定是个大官。”

  蹇义喝着米酒道:“老板娘会相面啊?”

  小舍道:“大人,老板娘姓罗,会些相术,镇上人叫她罗半仙。”

  蹇义道:“那替老夫看下。”

  “大人额宽五寸高三寸,少年必定有功名。”

  “此话不假,老夫是洪武十八年的进士,授官中书舍人。”蹇义被罗半仙一点,起劲了,他喝了碗酒道:“再替老夫看看前程。”

  罗半仙“印堂光明主聪明,宽广平满保太平,大人是有官运。”

  蹇义又有几分快活了:“老板娘继续,说得好有重赏。”

  罗半仙用丝巾替他擦去额头的汗水,用肥肥的手指点着他的额头,惊叫道:“不得了,额生七痣大贵人,大人正好七痣,这是一世官运之相。”

  蹇义的侍郎一本正经的点了一下,真的额上是七颗痣。

  蹇义抚着唇瓣的八字胡顺,脸上漾起了红光,他用手指捻了几颗花生米,又饮了一碗酒:“老夫二十二岁入朝跟随明太祖、建文帝、明成祖,也算是三朝元老了。”

  小舍道:“看来老板娘说得不错,大人现在是吏部尚书,官至正二品。”

  尚书掏出一把纹银给了罗半仙,又饮了一碗酒,脸色绯红,有些醉了,他一把抓住小舍的手臂:“他纪纲算什么东西,只不过是燕王帐下的一个亲兵,王一飞算什么,毛也没长齐,还不把老夫看在眼里!”

  小舍又听蹇义说那魔鬼一般的纪纲,心“呯呯”直跳:“大人,是不是该动身了?”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