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九十九章,蹇义来了 (新书上架 求月票 要收藏 求推荐)

第九十九章,蹇义来了 (新书上架 求月票 要收藏 求推荐)

  见一个和自己一般大的少年,哭倒在自己脚下,彭小姐标致的脸上红晕飞起。

  女人的心总是软的,那千金小姐从来没碰到过这种事,见他痛哭淋涕的样子,便也打起了圆场:“这回饶了你,下回再这样,本小姐叫家丁用老大的棒打死你!”说完比划着棍棒的大小。

  那个年少的小二道:“小姐姐,我再也不敢了。”

  蓝衣男子对小舍道:“给他个机会吧,虽然他有杀人的企图,但也没得手。”

  紧随蓝衣男子的汉子对小舍耳语道:“这是蹇义大人,朝廷吏部尚书。”

  小舍从刚才蹇义与小二的对话中,已猜到了一半,听侍郎这么一说,便对马捕头道:“把他交给他们掌柜,让他好生管教。”

  几个衙役带走了小二,小舍便对吏部尚书这个组织部长一样的官作了个揖:“原来是尚书大人,受惊了,请到府署一坐。”

  蹇义道:“不了,我这次纯属是私人名义来踏青的,道衍和尚还在狮子林寺等我呢。”

  小舍道:“恭敬不如从命,大人这里不熟,还是容下官带路吧。”

  蹇义道:“也好,这迷宫一般的观前街我也转晕了。”

  彭小姐听到了,嫣然一笑道:“原来两位大人去狮子林啊,我爹爹今天也在,小女带你们去。”

  尚书见那姑娘长得端庄,像个名媛闺秀,便道:“令尊大人是?”

  彭小姐道:“彭子晏,原是礼部的主事。”

  尚书道:“有印象了,有印象了,和道衍和尚有交情的。”

  四个从玄妙观东脚门进去,玄妙观三清殿东侧,矗立着一块高二丈高,宽九尺宽的无字碑。

  小舍道:“原来上面有方孝孺撰写的一篇碑文,现在铲掉了。”

  蹇义道:“这事我知道,你们苏州知府姚善起先还不肯铲,为此吃了苦头。”

  小舍道:“听说本来要砸碎石碑的,民间偏说碑下有一个海眼,这石碑就是镇海眼用的,如果倒了,海水会把整个苏州城全淹了,所以谁也不敢去碰它。”

  尚书笑道:“这就是苏州人的小聪明。”

  玄妙观离狮子林寺不远,过了牛角浜转两个弯便到了,小舍牵着“雪龙”走在前头,马通体雪白,在阳光下十分耀眼。

  彭小姐道:“小舍哥哥这马是不是口渴了,老是打着鼻息。”

  小舍道:“不会,这是皇上赐给我的“雪龙”,一天不吃不喝也能日行八百。”

  蹇义道:“看来皇上对你不薄啊?”

  小舍道:“皇恩浩荡,去年道衍师父还带小人拜见过皇上。”

  彭小姐眼睛盯着白马,腮上绽出一片桃红,她轻声细语道:“小舍哥哥,能不能借小女骑一下啊?”

  小舍恍然大悟,这妮子难怪一直跟着,原来是喜欢上这马了,便道:“你敢不敢啊?”

  美少女从小舍手中要过缰绳,一个飞身,如燕子一般跃上那马,这马一惊,扬起马蹄便朝前冲去,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

  小舍有些急了,尚书拉住他道:“没事,看她上马那敏捷的样子,没少骑过马。”

  三人到了狮子林寺门首,小舍刚告别尚书和侍郎,见那少女,红衣白马如风驰一般回来了。

  彭小姐,抹了一下额上沁出的汗珠,把留着余温的缰绳递给小舍道:“这是我骑过的最好一匹马,那蹄子轻快,坐着一点不累。”

  小舍赞叹道:“没想到一个香娇玉嫩的女子,有这么好的骑术。”

  那小姐抚着嘴吃吃的笑道:“我家也有马,不过没“雪龙”漂亮,我经常会骑马到灵岩山去。”

  小舍道:“难怪你骑得那么好?”

  彭小姐抬起长长的睫毛,清眸流盼的道:“我住在十泉街乌鹊桥,小舍哥哥什么时候有空,可以来找我,让你教导教导我的骑术?”

  小舍道:“不敢,我已见识了姑娘的英姿,如果说比试比试,我倒是愿意奉陪。”

  告别了姑娘,小舍便又回到了那街上,马捕头道:“刚才那中年男子是谁?”

  小舍道:“吏部尚书蹇义!”

  马捕头道:“这尚书够厉害的,居然微服私访。”

  小舍道:“蹇义兼任太子詹事呢,皇上有什么要传谕太子,总是派他去,所以皇上和太子都爱重他。”

  马捕头道:“我听汤知府说过,蹇义在建文帝时为礼部右侍郎,但他从不提供意见,所以有人指责他不作为!”

  小舍道:“不说他了,我想问问弦风阁琴馆的事。”

  马捕头道:“这你放心,你交给兄弟我的事,那件没办好,现在那条街商铺越开越多,我按排了三组人马,日夜巡逻。不过说起人马,现在有点捉襟见肘,缺人手啊。”

  小舍道:“不光是你们北片,西片的牛捕头,南边的羊捕头都缺人手,东面辛亏有巡检司的人重点防范,否则缺得更多。”

  马捕头道:“那怎么办?”

  小舍道:“我向金同知说过几回了,他说清明前会解决。”

  马捕头道:“这人以前一直依赖汤宗惯了,没什么担当,做事瞻前顾后,胆小谨慎,你不如直接与姚广孝说。”

  小舍道:“这用得着说吗,你没注意朝廷重臣走马灯的来,他们比你我都明白,不信过几天锦衣卫的人都会来。”

  马捕头道:“苏州这块肥肉,谁都想啃一口。”

  小舍道:“郑和下西洋,迁都北平,疏通漕河都需要大笔资金,苏州是个聚宝盘,没个高手管理行吗?”

  “那为什么不派个新知府来?”

  “你不说啦,这是块肥肉,谁都想来,肯定打破头了,争执不下,夏元吉说,蹇义报了几个候选人,皇上一个也不中意。”

  两人骑着马到了西中市,小舍进了静儿的琴馆。孩子们都去春游了,琴馆里空荡荡的,欧阳静儿正教萍儿学新曲,见小舍进来,唇齿间立马荡起那波迷人的微笑:“弟弟,今天什么风儿把你吹来的哟?“

  小舍笑道:“静姐,你能来,弟弟却不能来啊?我可是有事要和姐姐商议呢。”

  静儿宛尔一笑:“能来能来,你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事找我?”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