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八十八章。云绮的夏伯

第八十八章。云绮的夏伯

  第八十八章。云绮的夏伯

  难道赵媚娘真的生了自已的血肉,是儿子呢?还是女儿?他又不便多问,心里又不死心,趁老县丞不注意便去那史仲彬的清远轩打探。

  那房子早已人去楼空,只有门前那枯草长了新绿。好不容易找到个在桑树下锄草的农妇。

  那老妇弓着个背,衣服上缀满了布丁,耳朵又有些背,说话又含糊不清,小舍与她讲了许久也没道出个值钱的话。

  小舍正懊恼,垄上来了个年轻的村妇,头上戴着个斗苙,扛着个锄头,见小舍一身官服,便退到桑田中,好让他过去,小舍装作口渴,问那女人讨口水喝,那女子给他倒了满满一杯大麦茶,小舍一边喝,一边抓了个碎银给她,权当茶钱。

  那女人见白花花的银子,用牙咬了一下,是真货,当然开心了,小舍趁机便问赵媚娘这事。

  那女人虽然是农家女,长得也有几分颜色,说话软软糯糯的,她道:“这里没姓赵的女子,前些日子史大官人家,是有个带小孩的女人,姓张,有个吃奶的娃,丈夫也姓张,一家三口就住这村口的第一家。”说着指了指桥头那间小屋子。

  小舍谢过农妇,便去了那房子,原来黄溪村四面环水,只有一座水月桥是唯一通道.

  过了桥便是那房子,门前有棵粗大的香樟树,如一把硕大的伞遮挡在房子前头。

  门关着,铁将军把门,看那锁上的锈迹,有好些日子没人住了。

  小舍便从后院进了那屋,从后窗扒开窗纸,见卧房里只有一只深色的大木床,床边踏板上还整齐的放着两双拖鞋,看样子是男女主人用的。

  床一端放着个小孩的睡桶,上面堆着宝宝的小衣衫。这头客厅兼灶间的屋子晾着衣裳,有男有女的.小舍心也凉了,看来赵媚娘又嫁了人。

  小舍本来想去夷亭的,这半月城里乡下一直跑,还没功夫去探望过如意。

  这一惊一喜弄得他情绪也没了,从吴江回城,府衙也没去,便直接到了家中。

  二月的天气春风荡漾,岸边的柳枝长了新芽,南回的燕子在后门筑了个巢,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他轻轻叩了一下门。

  如意的脸上还有些病后的倦意,苍白中透出少许红晕,下巴也尖了不少,穿一件葱绿色暗纹云锦薄棉衫,逶迤拖地靛青团纹风尾裙,身披镶边鹅黄薄纱彩云锦。松散的长发,绾个圆翻髻,银色的坠子在额头摇曳着,她莞尔一笑道:“郎君回来啦?”

  小舍没料到妻子回来,一阵惊喜,便一把抱起她来,往里走,如意娇嗔道:“快放下,红瑶在边上!”

  红瑶一垂首,装着去关门,张王氏从灶间出来了,用围裙擦着手道:“儿啊,娘今天给你买了螺蛳,只是忘了买葱,你跑一趟吧。”

  如意道:“婆婆,我去便是。”

  小舍道:“一块去吧,反正红瑶饭还没做好呢。”

  两人一前一后去黄鹂坊桥那菜市,小舍道:“娘子是坐船回家的吗?”

  如意道:“是啊,早上婆婆让师父撑了船把我和红瑶载了回来,我娘还带了好多你喜欢吃的呢。”

  小舍原来一直有个结,妈妈会不会因为如意流产而冷淡她,现在听妻子这般说,心也放了,看来天底下,只有娘心是最善良的。

  这个晚饭吃得很是热闹,就王伯出言小心谨慎,这团圆饭说了不吉利的话,让张王氏骂了一通,如意小产他多少有些内疚。

  扔下饭碗,小舍在书房里念着书,如意给他端来了昆山周庄的特产万三糕,是丈母娘专门去镇上邹氏家订做,小舍见那糕片儿薄,含在嘴里甜甜糯糯,入口即化,直道好吃。

  小舍吃了几片,舍不得便放下,如意道:“郎君喜欢吃就多吃些,婆婆,红瑶和王伯,我都给了啊。”

  ......

  苏州的纺织产品备的差不多了,等待着上头的查验。

  夏元吉又奉皇上圣旨来了,一路上镇江丹阳帐绵里剪绒制品.常州除了梳篦、还有留青竹刻、乱针绣品.无锡是宜兴紫砂壸,纺织品和大米,面粉。

  按老规矩,小舍去把他从无锡接了来,无锡县马知县死了,欧阳当了知县老爷,把那没用的花郎辞了。

  夏元吉接到了苏州,小舍陪着他去库房,这大管家真会算账,他道:“你们苏州人手也真会撑钱,这些东西织得那么鲜艳精致,西洋人看了,不稀罕才怪!”

  小舍道:“如果这能换回大把金子,苏州的织造会越来越好。老百姓的生活也会变得更好。”

  夏元吉道:“苏州的绣品也好,那么精细的东西更讨人喜欢。”

  小舍道:“这回苏州几万绣工都在抓紧绣,我表妹一家就绣了不少。”

  夏元吉道:“你表妹住那,带老夫去看看如何?”

  一帮人便浩浩荡荡去了阊门内云绮家。

  姨妈见来了个朝廷大官,乐的嘴也合不拢了,屋里塞满了人,连邻居闻讯都赶来看热闹,把几个侍卫吓得脸色也变了,个个端着家伙守护着,如临大敌一般。

  云绮的绣品用绘画进行再制作,所绣佳作栩栩如生,笔墨韵味淋漓尽致,有“以针作画”“巧夺天工”之神韵,看得夏元吉赞不绝口,他抚着一幅“雀梅图”道:“姑娘,我回去与司礼监的说,让你专绣皇室用品。”

  云绮乐得欢喜雀跃的,真唤着:“谢谢夏伯伯。”

  小舍道:“云绮,尚书是朝廷大官,住紫金城的,该称尚书老爷。”

  夏元吉道:“别那么认真嘛,我看这个夏伯伯叫得真好。”

  姨妈道:“既然夏伯伯,不见外,便在这吃了晚饭走。”

  苏州人喜欢“轧闹猛“,外面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侍郎李文郁生怕出事,便抢先道:“尚书大人今天有事,明天还赶吴江呢。”这才算是解了围。

  第二天原计划去吴江的,夏元吉突然提出改去太仓。

  小舍想大人可能想去看看白卯塘的水利吧,也没多想,便带上小白及一队捕快,随着尚书出了城门。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