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八十七集,媚娘的孩子

第八十七集,媚娘的孩子

  汤宗道:“当个父母官是有很多不易,如我们苏州,富是富,但赋税也是全国第一的,比整个浙江还要多,这两年又连续水涝,鱼米之乡成了水天泽国,去年勉强凑足三百万石~”

  郑和道:“这次皇上是下定了决心去西洋,新建和改建的海船约有二千艘,每艘造价需白银七八千两,要支动天下十三省钱粮方才够用。”

  汤宗一听,呆若木鸡,心里面想:“这皇上是不是疯啦,光下西洋便化光了全国的财政,还要把京城北移,是把老百姓往火坑里送啊。”

  郑和道:“如今以景德镇与德化为中心的瓷器业、以苏州为中心的丝织业、以松江为中心的棉织业、以芜湖为中心的印刷业,以福州为中心的造船业以及冶铁制造业、日用品制造业和造纸业等等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

  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继续道:“除了用于国内,必须发展海外贸易,以前你们这的沈万三,他至所以成为全国首富,他就是把湖州与苏州的纺织品买给了国外。这次去西洋,各地可以用丝绢,漆器,瓷器,翠羽,纸扇,沉、速、安息诸香等代租赋.”

  汤宗听郑和这么一说,悬着的心松了一半,他道:“你们出动那么多人,时间又不是一天二天的,这海上日子怎么过?”

  郑和挺直了胸道:“老兄,这次我们建的海船可以做到生活设施齐全,配备洗漱设施,设有可以携带家属的幽雅客房,除了备有充裕的食品,甚至在船上可以养猪、种菜、种药材酿酒,以及种植盆景以供观赏。真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汤宗道:“郑公公为了此行,真是耗尽了心血。”

  郑和道:“我刚才忘了说,这次西下,皇上要臣在东南亚全面建立起华夷政治体系;而这种政治秩序是基于传统的“王者无外”、“怀远以德”的观念,所以不带侵略性的。”

  几个苏州官员津津有味的听着郑和的介绍,手下来报:“精衣卫千户王一飞大人到!”

  郑和道:“这次王大人作为副手,也一同去,不同的是他负责专门的特殊事务。”

  小舍问道:“剿匪吗?”

  郑和狡黠的眨了眨眼睛道:“差不多吧?”

  汤宗道:“即然郑公公有客,我等也不打扰了。”

  郑和知道汤宗与王一飞之间有芥蒂,也没挽留,亲自送他们下了船。

  在舷梯上,一帮人与王一飞擦肩而过,汤宗只是略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还是王一飞主动,拉着小舍道:“贤弟也在啊,那个马姨太没缠住你吧?”

  小舍摇了摇头,算是把这事遮掩过去。

  王一飞道:“那就好,我马上随郑公公下西洋了,一去可能不少时间,家里大小老少,请贤弟多个心眼。”

  小舍道:“胡濙大人不去吗?”

  王千户道:“他不去,他有事可能会直接找你。”

  汤宗带着大家回到府上,立即按郑和透露的信息,着手准备,苏州的织造业归朝廷织造局管理。

  但民间作坊也庞大,苏州棉纺能手学着松江黄道婆先进的棉纺织技术,棉纺织品产量也增多,改变了丝、麻、棉的纺织品比例。

  民营手工业甚至超过官营手工业,占据全社会手工业生产的主导地位。汤宗让金同知负责此事,经费出自里甲丁田税银.

  小舍也屁颠屁颠的随着金同知去太仓,吴江,常熟和江阴各乡镇跑.

  见有的已经拥有了丝织用花楼机,这机器结构复杂而精密,至少需要两三个人操作,这些机户便雇佣工人日夜加班.那日正巧去了吴江黄溪村.黄溪村在盛泽镇北,京杭运河南岸,离县治松陵镇六十里。河北岸便是浙江嘉兴。

  有个叫史仲彬的,字文质,明洪武二十四年曾主政户部,建文四年擢翰林院侍读。当地人知道他“仗义而好侠。”

  吳江巩县丞悄声对小舍道:“前先日子,建文帝便住在史家,胡濙与王一飞让他去打探,史仲彬诈痴不颠,不愿配合,最后王一飞带了数十个锦衣卫的人把史家清远轩围个水泄不通。

  小舍道:“逮住了沒有?“

  巩德道:“除了个叫赵媚娘的,什么人也没有!“

  小舍笑道:“好一个巩县丞,一定是你走漏了风声,放跑了人家。“

  巩德道:“管我屁事,他自己手下的人,早就在那蹲守了几天,他们不早点下手,怪谁呢?“

  小舍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也许摄于建文帝的龙威,谁也不敢做千古罪人,最好让别人先出头.“

  巩县丞愤慨道:“也许吧,反正我是不可能动手的,朱允炆是先帝立的皇太子,当皇帝名正言顺。“

  小舍又问道:“后来建文皇帝去了那?“

  “第二天,建文帝由太湖西山岛鼋山普济寺主持溥洽秘密接应,隐匿其寺内.“

  小舍道:“溥洽和尚让锦衣卫抓去了,也沒抓建文帝啊?“

  巩县丞笑道:“后来溥洽和尚抓去,这秘密也不叫秘密了,连织机的工人都说,那晚太湖上空,雷声不停,一条白龙从天而降,载着建文帝和十八护身金刚走了。“

  小舍道:“这一去可能就去了天涯海角了,劳烦王一飞坐了郑和的宝船到西洋找去了。”

  巩县丞道:“你说能找到啊,建文帝是真龙天子,下面又有那金刚无数,个个身怀绝技,就说赵媚娘这女金刚吧,抓去一个晚上,便飞了出来,听说她还带着个小金刚呢。”

  小舍急问道:“她有了孩子吗?”

  “我是听这里的乡邻说的,那孩子还在吃奶,要不怎么会没与建文帝一块走呢?”

  赵媚娘有孩子,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小舍沉入无限遐想之中.

  他想起了夷亭那个令他难以忘怀的晚上,那个充满激情的暖阁小楼,唯有他俩.赵媚娘把一半玉觸交给他:“你把这一半与书放在一起保藏,如果某一日,有人用这一半来找你,那必定是你亲生的的血肉.”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