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七十四章,营救媚娘

第七十四章,营救媚娘

  豆大的雨哗啦啦的下来了,伴着风,官道上一片雾色,小舍几个浑身淋个透,个个像落汤鸡似的,还好雨下得不长,一会儿就小了。到了苏州,衣服也被自已的体温捂干了。

  小舍交了公差,便回家歇歇,他喜欢穿行雨后的小河畔,看那岸柳凝结着的水珠,手指一弹便爆出一簇水花,他喜欢闻雨后小河里蒸腾起的湿气,湿润润的带着清香,他敲了一下后门,门居然开了。

  红瑶从里面笑眯眯的出来,一件粉红的直袍,留海下的瓜子脸蛋,那眼眸清澈如一汪湖水。

  红瑶嘴角一扬道:“少爷怎么知道我回来啦?”

  小舍笑道:“杭州灵隐寺的观音菩萨告诉我的。”

  张王氏也出来了,露出那排整齐好看的牙齿道:“如意又怀上了,所以我把红瑶接回来了。”

  “真的吗?”小舍兴奋的冲入卧房,见妻子躺在床上,正绣着花,他一把揉住,便把嘴贴了上去。

  如意道:“婆婆把我“软禁”在这里啦,什么也不让干,快闷死了。”

  小舍道:“你就当母鸡生蛋吧。”

  如意娇嗔的用粉拳捶打着他的胸膛,嘴里道:“捶死你,捶死你这个骚公鸡。”

  两人闹着,张王氏在下面叫吃晚饭了,小舍应身下去,见红瑶端着一盆饭菜上来,便接过来送到卧房给如意。

  送罢再下楼梯,王伯正在下面候着,见小舍下来,便把一个信封递给了他.

  那纸叠的如豆腐干般大,小舍打开那纸,上面用小楷写着:“贤弟,媚娘被捕,关巡检司狱房,我们今晚行动,船停你家码头,请照应,赵。”

  听得媚儿被抓,小舍的心一阵难受,鼻子酸酸的,口干舌燥,他问王伯信是谁给的?

  王伯道:“是个小孩,不像是附近的。”

  小舍觉得口干舌燥的,吃饭也没了胃口。张王氏看小舍脸色不好,光喝汤不吃饭,便道:“儿啊,是不是几天舟车劳顿辛苦了?”

  小舍点了点头,又急忙摇头道:“不是,一天没喝水了,嘴干了。”

  红瑶立马递上一杯开水,小舍装着口渴“通通”的一饮而尽。

  天黑了,卧房里点起了焟烛,一闪一闪的,小舍穿上一身黑衣,对妻子道:“今晚府上有点事,我去去就回。”

  如意已经习惯了夫君不在身边的生活,点点头道:“郎君早点回来。”

  灶间有扇窗正对着自家后院的码头,小舍便摸黑进了去,那窗一人高,他便脚底垫着个板凳,窗外黑呼呼的,月光浅浅的勾勒出小河的轮廓,河里静悄悄的,除了偶尔的蛙声和小虫的长嘶,没见船的摇橹声。

  灶间门开了,红瑶提着桶进来勺水,刚点着蜡烛,见半空中悬了个人,吓得魂也飞了,蜡烛落在地下,刚想喊出声来。

  见她睁大嘴巴,小舍急忙飞扑上去,一把捂着嘴,那身体发沉,软瘫下去,小舍用另一手去搂住,那薄薄的衣裳,居然从脖子上脱了下来,光滑的身体只留一抹肚兜。

  小舍也顾不得了,把倒在地下姑娘抱了起来,听得那心在自已怀里跳得厉害。

  小舍道:“别怕,我是少爷!”红瑶终算站直了身体,小舍忙勺了点冷水,让她喝下去压压惊。

  红瑶穿好了衣服,一脸羞涩的坐在板凳上,定了定神道:“少爷黑漆漆的躲着,你想吓死红瑶啊?”

  小舍轻声道:“一会儿,我有几个朋友把船泊在这里,我候着。”

  红瑶道:“这黑灯暗火的想干什么?”

  小舍道:“他们有个朋友被抓了,今晚去救她。”小舍不知怎么对红瑶说了实话。

  红瑶点点头道:“少爷需要红瑶帮做些什么?”

  小舍道:“一会儿,他们来了,我从后门出去,你别把门关上。”

  说话间,听到船“通”的撞到石驳岸上的响声,小舍急忙跳上板凳,黑暗中,河里已停了不少船,几个穿黑衣的影子,敏捷的窜上对岸。

  红瑶不知什么时候也上来了,踮起脚尖往外看,软软的头发蹭着他的脖子,娇喘的呼吸带着女人的体香,扑在他的结实的后背,小舍忍不住朝她额头吻了一下。

  红瑶轻轻的推了他一下:“少爷,快去,奴婢替你守着门!”

  小舍出了门,监狱就在前面的织里桥街.他以前经常去,监狱呈“米”字形的狱道向四面八方伸展,形成许多夹角,窄小如瓶状,仅能容纳一人进出.

  四周便是一丈多高的围墙,用青砖砌筑。夜色中,见几个黑衣人在墙上插几把小刀,当作垫脚的,背着刀一个个跳入进去,围墙外面留两个作掩护。

  小舍只能伏暗处观察,天气虽凉,蚊子还有,咬得他手上脸上全痒痒的。

  一会儿,墙上垂下一根绳子,跟着赵媚娘也下来了,看着熟悉的身影,小舍的泪水止不住的淌了下来。

  赵媚娘上了刑,走路摇摇晃的,赵巡检从墙上也下来了,急忙背起她朝河边撤退。

  小舍先回到家门口,躲在柳树下,看着赵媚娘艰难的上了船,朦胧的月光中,见她抬着头,望着小舍家的后门,凝视的眼中闪着一丝亮光。

  船无声无息的远去,渐渐被黑暗吞没。小舍深喘了一口气,放下心来,进了后门,红瑶还守着:“她走了吗?”

  小舍点点头,红瑶道:“少爷,我替你烧好一壶水,你该洗洗了。”

  小舍才想到今天淋了雨,身体肯定臭了,脸上一阵发烫。

  次曰早上去府内点卯,仪门内停满了车轿,知府内还有人的大吵声。

  小舍凑近听道王千户的吼声,嗓音有些嘶哑:“好不容易逮到个要犯,让你们从眼皮底下放跑了?”

  汤宗道:“千户大人,这要犯是你自已逮得,自已不看好,一大清早到我这里兴师问罪?”

  “狱卒都吃什么的?城门的弓兵晚上在干什么去了?”王一飞连珠炮似的数落着。

  “王千户,你的意思是俺们卫所的人放跑的?”说话的人小舍认识,苏州卫所千户薛文,一个满腮帮子胡须的山东人。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