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六十九章,落败的公鸡

第六十九章,落败的公鸡

  为了显示地位和不同,只有皇帝才能用五爪金龙,其他皇亲国戚或者老百姓也只能用四爪甚至三爪,那其实至多算蟒。”

  如意细细的端详着那块玉佩,果然有五爪金龙,便死死的搂住郎君,生怕别人会从她身边抢去似的。

  小舍被搂得喘不了气,便一边吻着她润润的嘴唇,一边轻轻的扯开那怀抱:“娘子好生在家侍候娘,再替我生一房小子,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如意的手从那脖颈滑落,正色道:“如果,俺生不了儿子,郎君会不会再找个小的?”

  小舍被自已的话套住了,一时应答不上,便长长的伸个懒腰,装作困得厉害,把被子住头上一罩,遮住自己尴尬的脸。

  今年天热得比往年早,湛蓝的天空没一丝儿云彩,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田里的水也发烫,土里蒸腾着的热气令人喘不了气。

  为了挽回水涝的损失,农家都在抢种中稻,这时候清丈地主欺隐田土是最好的时机。

  金同知带着一帮小吏,在夷亭建了个临时公署,为了避嫌,小舍除了让红瑶去帮着打杂,其余事务一概不参与。

  金同知官场呆久了,有一套方法,拉着夷亨镇的里长及里长手下的几个甲长,保长帮忙。

  110户为一里,里长相当于后世的村长,在当地也算有头有脸的角色.

  金同知拿出”鱼鳞册”即土地册,上头详细登记了每块土地的编号、土地拥有者的姓名、土地亩数、以及土地等级。原来老皇帝朱元璋发现因土地隐匿给国家税收造成损失的严重问题后,开始编造完整、详细的”鱼鳞图册”。

  里长姓朱,家里兼并了不少农田,并将自己的田产隐瞒起来,用亲邻、佃仆之名逃避赋役.没料到一下穿帮了,便带着礼物来求小舍。

  小舍道:“乡里乡亲的,本该帮个忙,但这国难到头,各人能保住自家饭碗已不错了,再说你还以大亩当小亩,曾至数亩并一亩,这可是够杀头的罪!“

  张王氏也道:“朱里长,你这几年也沾了不少便宜,这回,就补上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烧。“朱里长脸上那种神态,叫十八个画师来画,也画不出这种丑相。

  他补交了税赋,他把冤气撒到别人头上,一下揪出几个大户的老底。

  夷亭小镇补交税赋的火种,很快燃遍苏州四乡八里,三个月功夫,这上交额度很快便完成了.而且打击了税粮与田亩相分离,有田者无粮税、无田者纳无穷之税的怪现象。

  汤宗的威望一下提高了不少,他一开心便自掏腰包请有功的下属在阊门酒楼喝酒。

  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大家正喝得性起,王千户带着一帮人不请自来了,昂着头,目空一切的样子。

  汤宗心里不快,但还是耐下心叫掌柜的再开一桌,让小舍陪着。

  王千户阴沉着脸,深黑色的长发垂落在肩,一袭白色的长袍衬映着他那棱角分明的脸,一双斜飞的剑眉,黑眸蕴藏着犀利的光芒,宛若夜色中的鹰,冷清孤傲却又盛气逼人,他和小舍碰了一下杯道:“有种人叫,小人得志更猖狂。“

  小舍感觉王千户来者不善,他慢慢的咽下一口酒,脸上堆着笑道:“王哥哥大人,一别数月,怎么突然想起弟弟来啦,我这可没那鲈鱼啊?“

  王千户扫了邻桌的汤知府一眼道:“这老贼这次去京城邀功,在皇上面前弹劾哥哥,说我在苏州整天花天酒地,无心肃清叛逆,还差点把少师姚广夏的命给玩没了,害得指挥使纪纲把我骂得狗血喷头,一个字,惨!四个字,惨不忍睹!“

  小舍道:“王哥哥,汤大人为人一直宽怀,不会这样做吧?”

  王千户道:“贤弟有所不知,当年陈瑛投靠皇上,便是他向建文皇帝告得密。”

  小舍道:“陈瑛不是日后算账了吗?把他贬了官,应该两清了。”

  王千户咬牙切齿道:“没那么便当,左副都御史陈瑛把侍郎黄观、少卿廖升、修撰王叔英、按察使王良、知县颜伯玮等都干掉了,还把曹国公李景隆弹劾了,汤宗这眼中刺他不是早晚会拔掉?”

  小舍不由倒吸一口冷气,牛捕头酒后说过“汤老头早晚倒台。“他暗想这厮嘴真毒。

  汤宗捧着酒杯过来了,他与王千户碰了杯道:“这次本官去京城拜见皇上,怎么没看到千户大人啊?”

  王千户没料到汤宗会来这一手,手一抖,差点把酒洒了:“我一个小官怎能与四品知府的您比?”

  汤宗指了指小舍道:“怎么比?你这位贤弟护少师有功,皇上不但召见,还赐玉佩一枚。”他说罢,解开小舍衣扣,把那玉佩露给王千户看。

  王千户惊愕失色,眼前这位小抄书的,居然那么低调,如一只羽毛未丰的的小鸡,一瞬间变成了凤凰。他急忙对着玉佩行了个大礼道:“皇恩浩荡,皇恩浩荡。”

  小舍有些腼腆,面对两位针锋相对的对手,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便拿着酒杯敬了他俩:“两位大人,小人先干为敬!“一口气把满满一杯酒呑了下去。

  王千户看着小舍满饮了老大一杯子酒,他已不敢轻视这个清秀俊朗的年少,他觉得他不仅已经达到与他并肩的地位,而且不久的将来,自已会被他踩到。他随之也干了一杯酒,以此浇灭今天原本想发泄的骄横霸气。

  汤宗知府也不甘下风,把杯中酒也喝了,眼睛却盯着王千户.

  王千户已经落败了,姜毕竟老得辣,汤宗几年前就当过山东按察使,什么人没见过?王一飞站起身告辞,小舍便把他送到酒店门口,一年前在夷亭家中,他也是这样喝了酒走的,那时他正风华正茂,也是那天开始他把小舍引上了仕途,看着他如斗败的公鸡,搭拉着脑瓜上了马车,小舍不由的有些唏嘘。

  小舍又喝了几杯酒,汤宗见他有些醉,便让小白把他扶上自已的马车,市中心养育巷两旁种着桂花,夜风一吹好闻的香气便来了。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