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三十六章,苏州上任

第三十六章,苏州上任

  第三十六章,苏州上任

  突然刀光一闪,一队人马朝这里过来了,听到马蹄声越过小桥,在庙门口停下.小舍让其它人留下,自己带上壮实些的荀捕头,弓着身从树丛中窜了下去.

  几声叩门声,小和尚开了山门,借着灯笼的余光,一个穿官服的男子用刀尖指了指大和尚道:“我等是官府的人,正在捉拿一个女逃犯.“

  荀捕头看清了来人的脸,对小舍轻声道:“他就是以前昆山县府的花郞.“

  “阿弥陀佛,施主,这是佛门清静之地,“慈眉善目的住持双手合十道.

  花郞道:“即然是清静之处,那来的马糞?“说罢用尖刀挑起一团马糞放在住持鼻下.

  “阿弥陀佛,万物皆有灵性,众生皆能时刻念佛忆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这马来寺院求佛,这是它的佛缘。“

  花郎听得烦了,动起粗来,推开和尚便想冲进去.

  大师父挺直身板,像座山似的站着,花郞怎么推,那身体都纹丝不动.

  他的手下也急忙扯住他:“大人使不得,使不得,触犯了佛菩萨,会下十八层地狱的.“

  花郎朝地下吐了口沫:“晦气,咱们走,要是发现你们秃驴私藏逃犯,老子一把火烧了你破庙!“

  住寺不卑不亢道:“施主,一路走好.“

  花郞带着四个歹人骂骂咧咧走了.

  荀捕头道:“大人,我看那些鸟人也沒什么本事,不如把他们干了,省得他们为非作歹。“

  小舍道:“我也这么想的,但是他们已经触犯王法了,就让王法来处置他们,省得咱们落下不白之冤。“

  天亮了,塔顶抹上一层曙光,星星还悬在天上,小舍几个告别了和尚,跨上骏马准备护送老板娘过前面山坡.刚过琵琶石桥,河里跳上几名当地人,拿着棍棒锄头,为首的是老板娘手下的伙计张三.

  老板娘问:“张三,你怎么才来?“

  “胖二嫂,我昨晚去巡检所报案,只有两弓兵值班,好不容易湊足一班人马过来,你们已经走了,我估计你到师父这来到,所以叫上乡亲们赶来相帮。“

  “那些官兵呢?“

  “别说道他们了,见湖匪死了四个,很是得意,把那些尸体放上马车,邀功领赏去了。“

  “沒留下其它话?“

  “说了,说等领到赏,不会忘记我们为民除暴的功劳。“

  胖二嫂指着小舍几个对乡亲们道:“是这几位大爷帮我们除掉大胡子.“

  几个乡亲连连作揖,七嘴八舌的啧啧赞道:“英雄真了不起,这么厉害的土匪也干掉了!“

  “谢谢英雄替天行道,帮老百姓除了心头之恨。“

  “大胡子罪该万死!“

  小舍几个被夸奖得不好意思了,摆着双手,急忙上马与胖二嫂等道别.

  一行人马不停蹄到了苏州平门城门囗,沉重的城门打开,吊桥放下,懒龙进了门就道别走了.

  小舍让朱,荀二人护送豆腐西施回家,自己进城去苏州府衙交差.

  苏州知府汤宗早已等候多时了,把小舍当贵客一般请进客堂.

  “听快马报,你们昨日下午就把事办好了,怎么到现在才来?“知府一边喝着早茶,一边问道。

  小舍把昨晚遇到湖匪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知府老爷听了一脸兴奋,指着小舍道:“好一个有本事的家伙,老爷我愈发要留下你了“

  小舍有些惊讶,摸着头上的伤痛,呆呆的看着对方.

  汤知府四十来岁,一副文官打扮算得上相貌堂堂,五络长须,颇有几分清高文雅,唯独那鹰钩鼻带着阴鸷之气.他眯着细长的眼睛笑道:“最近苏州城里城外有二大庙会,一个是四月十四”轧神仙”,一个是虎丘庙会,四面八方的商人百姓会潮水般拥来,我人手不够哇!“

  “估计有多少人“小舍问道.

  “人山人海,万头攒动。苏州半个城的每条弄堂每个角落都会挤得水泄不通。“

  “不瞒大人,我还沒见过这热闹场面呢。“小舍腼腆的道.

  “最近倭寇也闹得厉害,据了解,城里已发现了他们的踪迹。“知府长叹一口气又道:“加上钦差大人马上又要来了,你说我该如何办?“

  “哈哈,老爷是朝迋四品命官,一市之长,运筹帏幄,胸有成竹,必定有良策!“

  知府知道小舍还会说出一连串恭维的词来,急忙摆手:“罢了罢了,你一个少年英雄也学得迂腐之气的,老爷我不喜欢.“

  小舍见那老爷挺逗的,急忙笑着认错:“大人直言吧,有什么需要小人效力的。“

  汤知府道:“这才像个年轻人.“

  他一面吩咐书童拿来纸墨,立马写了个公文,递给小舍:“这几天你辛苦了,先回去休息两天,昆山李知县那里,我都在印信中关照了,你两天后直接来找我便是,奉禄不会亏待你.“

  又升职了,而且到苏州城中,当然开心,拜别了知府,拿着一大袋赏银,小舍便回家了.

  一家人欢天喜地,当晚请了如意父母,师父,陈福贵,李知县及几个同僚,风风光光的在状元楼吃了一顿.

  第三天,天蒙蒙亮,东方泛出了一缕浅浅的鱼肚白,院子里的喜鹊鸣声清脆响亮,邻居家炊烟升了起来,小镇的人总是起得很早.小舍精神抖擞的去苏州城赴任,到府衙骑马也就一个多时.

  如意怀着身孕,执意要送他到桥头,一路上叨叨的不停,千嘱咐万关照的.

  小舍笑道:“娘子,你越发像我母亲了.“

  如意用手指使劲的朝他胳膊上一拧,正好拧在赵媚娘咬得伤处,疼得他嗷嗷直叫.

  “相公是不是外头有女人啦,嫌我老了.“如意打趣道。

  “沒没!“小舍心里虚的,脸也红了,幸亏弄堂里朦朦胧胧的,流动的雾气遮住了一切。

  小舍怕她又说出什么难堪的话,便买了几个茶叶蛋塞给她.趁她一不留神,骑了马便走.

  小舍在苏州衙门口站定,府衙朱色的大门八字开,高高的门楼,飞檐走壁,一对石狮子威风凛凛,小舍下了马,立即有衙役上来替他牵马.

  他扯直了衣领,昂着头,踩着正步朝前迈,他觉得今天的风吹在身上特别舒服。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