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二十六集,激战赵侗

第二十六集,激战赵侗

  大钟内话音刚落,小舍便听到里面一阵拉扯、撕打和喘息声,小舍心里道:“此时不上,更待何时。”手一挥,身子一跃而起,三人冲将上去。

  借着月光,见房间般大的钟楼内,”花童”已脱得精光,体形虽小,异常凶猛。在月光下,他正用双膝盖住“佛动心”的双腿,用两掌按住那女人的玉臂,像猫抓老鼠似的,压得她丝毫不得动弹.

  花童见女人身子不那么摇动了,以为“佛动心”顺从了,便用一只手去扯她的小衣.

  道姑见自己的衣衫让淫贼一件件剝去,吓得紧闭双眼,战抖着身子,一个劲的念着:“昔日~桃花面,今日臭皮囊~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那淫贼见了月光下,道姑如雪一般细嫩的身子,愈加淫性勃发,他亢奋不已,上气不接下气地道:“谁教你“佛动心”生得这般美艳,即使是柳下惠见了也决不会轻饶你.”

  小舍一个腾身,使九分力用棍朝他头上击去,只听“通“的一声,那贼毫发无损,视若无物.

  原来“崆峒派”弟子都有刀枪不人的铁布衫功,还有握刀卷刃的红掌功。小舍立刻缩住手脚。心里道:“难不成要等那采花大盗淫了女人,把元阳泄了,オ能动手?”

  小舍三人持着刀棍成”品”字型站立。

  “花童”站在露着雪白肌肤的美女身后,嘻皮笑脸的挑逗着他们:“小贼!你们英雄救美人,可惜早了一点,现在小爷元阳尚在,任你们砍上几刀,几棍也不妨,''说毕纵身一跳,似只鸟儿一般站在北面钟楼的栏垣上。同来的僧人并不答话,趁他立足未稳,一个“顺手牵羊”,用力对他踝骨上便是一刀。谁知用力过猛,“当”的一声,那弯刀竟似条裹脚布般缠在对方的脚上。

  “花童”见了,得意万分,笑道:“这般功夫,还不如快快退去,以免老爷动怒,将你仨扔到山脚下喂狼!”

  小舍也不言语,悄悄的从后面插上,趁他得意忘形之时,用僧棍尽全力捅他拉屎的孔洞,原来师父教他习武时告诉过他,天下武功再高者,总有其软肋之处.

  ‘花童’没提防,惨叫一声,从栏杆上翻了下去。

  小舍不想恋战,见道姑已穿了外衣,与俩僧人合力将美女背下山去.

  明月西沉,晨曦初显,京城街上路人渐渐增多,贩夫走卒、车水马龙,青天白光之下,可见皇城之昌盛。六条道的马路两旁的柳树生出了新芽,随风摆动,春意增了几许多.小舍顾不得欣赏良宵美景,四个人三匹马直奔客栈.

  还没等下马,便见几个褐色制服,着皂靴的汉子拖着王百户出客栈.

  王百户已经沒了往日的威风,披头散发,白色的飞鱼服也扯烂了,一脸憔悴,白皙的脸上还有刚挨的掌印.

  小舍一提棍,怒吼一声:“住手!“便准备策马上去救人.

  王百户像见到救星一样狂喜道:“来了,来了,“他冲上前指着”佛动心”:“哎呀,我的菩萨啊,你再晚到一步,我的人头就沒了!“

  小舍心里泛出一阵恶心,王百户原本在他心中的地位,瞬刻如烟灰一般消失.

  小舍交了差,也沒与王百户告别,就坐上顺道的船,只身回到昆山城.小休两天,便带个朱捕头去太仓卫,毕竟有个副巡检的官位.

  乍寒还暖的天气,迷迷蒙蒙的烟雨缭绕缠绵,两人骑着马到了江边,检所内只有一小皂隶,见过张典史,说赵巡检带众人巡防去了.

  小舍骑马顺着那人指的方向找去,行了没多久,见江滩上几个持倭刀的人,围着赵侗一阵砍杀,赵侗身材高大,持一柄月牙大刀,左右推挡,面色青紫.

  张小舍兼太仓巡检司副巡检,巡检司一般设于关津要道要地,县管辖,巡检统领相应数量的弓兵,负责稽查往来行人,打击走私,缉捕盗贼。

  虽然已是早春,天气还不甚暖,赵侗练得身上直冒热气,脱得剩一单衣,见小舍过来,便拍着自已结实的胸部道:“副巡检来了,正巧刚与兄弟们热热身,听说兄弟武功高强,要不要咱俩切磋切磋?”

  “哎呀,赵巡检谦虚了,我一个毛孩子怎是你对手.”

  “别客气啊,来吧,让弟兄们见识见识咱新巡检的本事!”

  小舍心里明白,赵侗是想给他个下马威,衣服也没脱拱了拱手道:“那就领教了。”

  赵侗是军户出身,打仗可以,但功夫还不如陈福贵,小舍几个回合便把他打倒了三次。

  赵侗看样子很要面子,扔了把刀给小舍要比刀术。

  小舍说用兵器容易伤人,死活不答应。

  赵侗觉得对方小看他,让他在众人面前丢丑,恼羞成怒,拿着刀在小舍身前身后挑衅。

  赵侗的刀在面前“呼呼”的划来划去,带着寒光。

  小舍毕竟年轻,也有惹恼了,回了句“你这人怎么像牛皮糖,真讨厌!”

  这话像利剑一般刺痛了对方,耻辱与愤怒如火一般在赵侗身上燃起:“你这小毛孩,胆敢羞辱本官,我杀了你!”说罢便挥刀冲了上去。

  小舍没料到这个军官如此无理,左躲右闪避过锋亡,赵侗的刀如闪电一般追着。

  众人惊愕的不知如何是好。

  小舍看他没罢手的样子,便双拳紧握在他脸上虚晃几下,转身便走,赵侗不知是计,仰高脖子,双手高举弯刀,留出一大破绽。

  听那脚步声近,小舍便起右脚来个“兔子蹬腿”正中其腹部,剩其没倒之际,一个鹞子翻身把左脚掌蹬到他额头,赵侗一下弹出三丈远,脸上汚血直喷,倒在沙滩上。

  这功夫叫“鸳鸯蝴蝶腿”,是小舍从师父那偷学来的,据说武松醉打蒋门神时也用过,好使得很。

  趁几个皂隶去扶赵侗时,一个面色清朗的年轻弓兵上来对小舍轻声道:“张典史,快走,这里由我来收场!”

  张小舍与朱捕头骑上马便走。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