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二十四章,智擒懒龙

第二十四章,智擒懒龙

  一会儿功夫,老太带着那小子来了人

  小舍几人在暗处看得仔细,那人长得矮小,一双眼窝深陷的小眼睛,一口烟草薰黄的牙齿,以及一张几乎只有皮肤、瘦骨嶙峋的小脸,骨瘦如柴,但走路十分敏捷.

  小舍手一挥,朱,荀两捕快一人按住他一胳膊,那人见是小舍,头一低,也不挣扎了.

  小舍从那人兜里搜出几个铜指套,然后解下他的腰带往梁上一甩,这腰带似乎长了手一般,牢牢的勾住了梁。

  “懒龙,你要不要给我们亲自演示下?”

  懒龙见小舍叫出他的绰号,立马跪下,求饶道:“神捕大人,什么都知道了,我懒龙交出所盗银两便是,只求留下狗命.”

  几个人在懒龙家中床底下,搜得箧笥,打开一看分两不缺.朱荀等一人抬着赃物,押着懒龙去领赏了.

  沈员外千恩万谢,请小舍无论如何上他家小坐一会.

  厅堂敞亮,布置文雅秀气,沈员外请小舍客厅坐下.叫丫头上最好的茶.

  沈员外拱手道:“以前早听张大人的功夫,今天一见果然如此,不知张大人如何知道是懒龙干的?“

  ''我看见樟木箱上的手指划痕,想起惯偷铁拐李告诉过我:“苏州地面上,称得上神偷的,首推一支花懒龙,任凭高楼、内库,都能畅通无阻,而且得手后均留下白花一朵,从不赖别人.”

  沈员外连连道:“是有一朵纸折的花,沒留意让丫髻丟了。“

  懒龙今年投奔赖皮三郎手下,结交了不少江湖之人。其次便是铁爪魔功,看他留着三、四寸长的指甲,却是用他做蒙骗人的。作案时用沸水将它烫软,缭绕于手指头上,然后再套上铁甲套。他从小练就铁爪功,将功运上指端,二、三分厚的铁皮,他都能开启自如。''

  “他如何上的那房梁?“

  ''别瞧他骨瘦如柴,他腰带的一头钩在梁上,可凌空作业长达几个时辰。以前,只不过是听听罢了,谁知今日正巧遇上,合该那贼倒霉。”

  懒龙被捉,整个昆山境内,方圆几十里都传遍了,那些靠偷盜营生的都老实了.

  这日小舍在典史房写公文,见王一飞急匆匆的从他身边路过,后面紧随着几名手持绣春刀的锦衣卫.看他那着急的样子,小舍也不好意思与他打招呼.

  自从上回在郑和船上分手后,两人便一直沒见过面,听王知县说去了京城,今天突然而至,不知为何事?看他去的方向是知府楼,小舍心里七上八下的,总有不祥的感觉.

  小舍去主薄那,把一些要寄的公文交给邮差,回转自已的公事房,没料到王一飞已经端坐在里面.

  一阵寒暄后,王一飞呵退了下人,正色道:“我现在是锦衣卫百户,今天来找你是为公事,从今天开始,你是我下手。“说着掏出一块木制腰牌,上面刻着编号:“这是你的新号牌,把郑公公给的还给我。“

  “现在的主要任务是盯住赵侗,赵媚娘兄妹俩,我刚才已经转告父亲大人了,让你兼任太仓卫副巡检。“

  小舍心里一楞,难道他发现我知情不报了?

  小舍看着王百户,自已的新上司,脸上冰冷,坚定而深不见底,声音也那么威严坚决,心里一阵寒气渗出.

  王秀才摇身一变,成百户了,这级别相当于省国安局长,他今天特地为赵侗与赵媚娘而来,说明这案子不小。

  上回杨乙辛坦白他的交货人是太仓卫巡检赵侗,小舍因为被官府免职,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再加上心中不满,所以隐瞒了事实:”难道王百户早已撑握?”他心里忐忑不安的。

  “上次我逮到杨乙辛,他也说过赵侗这人,我以为他想仗小舅子的势力,所以……也没在意。”小舍试探着问。

  “你毕竟年轻,赵侗虽然是九品小官,可深藏不露,背景不小,所以你给我睁大点眼睛!”

  张小舍觉得王百户以前的儒雅之气变了,连秀气的眉,温情的眼,儒雅清秀的模样,也变得令人畏惧三分。

  王百户用指头戳着桌子又道:“太仓卫你不需经常去,以免打草惊蛇,那里有什么情况,有人会与你联系,包括赵媚娘那里,我都有人盯着,你只需要把情报撑握好,向我汇报,明白吗?”

  小舍猜不透王百户的心思,即然让他监视赵氏兄妹,又不让他靠近他们,但有一点他是确定的,赵氏兄妹肯定不是普通的匪徒,而且身后一定有惊天的秘密。

  看似平静的昆山波澜不惊,他没料到有两张不同的网,互相交织缠绕,像地下蕴藏很久的潜流,蓄势待发。

  这日晩,小舍在家吃晩饭,自从复职后他还沒回家过,张王氏和如意心里异常开心,一早就准备了好多小舍喜欢的菜蔬,三人吃着团圆饭.

  响油鳝糊是这个季节名菜,鳝糊盘辟叭作响,妈妈夹了块给儿子尝尝.油润而不腻,味道鲜美,小舍连说妈妈做的好吃.

  如意咬着嘴唇偷笑.

  张王氏说:“喜欢就多点,这是你岳父大人今天特意去钓得来的黄鳝,你媳妇亲自做的。“

  转过头看看如意:鼻尖沁出了几滴细密的汗珠,白嫩的脸颊新添两团胭脂红晕,嘴唇似乎还抹了淡淡的囗红,小舍狠不得立马将其搂进怀中.

  小舍也替婆媳俩夹了点菜,正色道:“我在城里看中了处房,三开间二进,前面沿街,后面还有个院子,价钱也不贵,房东说钱不够可先赊着。“

  如意一听,直拍着手,扑哧扑哧的笑.

  张王氏沉思了一下,露出那排好看的皓齿:“也好,省得你来回奔波了,这里的房子和地咱们也别卖,先交给如意爸妈照看。“

  没几天小舍一家就搬家了,房子去年刚翻修过,翘檐新瓦,墙顶灰瓦檐,缝隙中长着新嫩的杂草.沿街小门厅张王氏最是喜欢,她道:“我在这放个缝补的台子,这里路人多。“

  如意喜欢卧室那排落地长窗,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格子晒进来,在地板上画出一格格小方块.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