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二十三集,再度出山

第二十三集,再度出山

  小舍低着头想绕过,被李县丞当胸揪住,扯着山东腔道:“兄弟,你这演那一出戏.见了俺权当个陌路人?“

  “李县丞大人公务繁忙,小人那敢打扰。“

  李县丞手一挥叫衙役把小偷带走,拉着小舍进了街边羊肉店,羊肉店刚开不久。这羊肉店用木桶锅烧羊肉,放上一把大蒜满屋喷香诱人.

  店掌柜是苏州藏书人,见父母官到,便按排了雅座.

  苏州藏书羊肉选用的是放养爬坡的山羊,加上秘方配制,肉质细腻嫩滑,软硬适中嫩而不老,羊肉中带有的脂肪嚼起来特别香,十分滑口。小舍有滋有味的吃着,随口道:“李大人最近挺悠闲啊?“

  “悠个屁闲,自从你走后,来了个浑典史,他娘的,除了油腔滑调,什么正事也不干,风流韵事倒不少,粘着施施这婊子也罢了,还把人家”豆腐西施”肚皮搞大了,人家都订了亲,婆家天天找王知县讨说法。“

  “哈哈,王知县又想死了吧?“

  “可不,王知县头也大了,最近贼盗又猖獗,几家有钱人都遇到了贼偷,这不,王知县逼着我天天出来查案子!“

  “听说周庄孙员外也被偷了?“

  “你这浑小子,消息灵通啊,怎么样,跟我回府去吧?“

  “算了吧,我是苏州府下令摘的官帽,不是那么好复职的。“

  “兄弟,实话讲,那次绸布店死的弟兄多了点,老王不把你辞了,风头上谁也挡不住!“

  “那就把我当替罪羊喽?“

  “你也别这么想,其实老王挺器重你的,经常在属下面前夸奖你如何如何。“

  小舍不吭声了,自顾自喝那热气腾腾的羊肉汤.

  李县丞有点耐不住了,一拍桌子:“俺是山东人,脾气不好,你是不是责怪俺上回不帮你腔,你去打听打听,为了你俺和王知县吵过几回?“

  “谢谢李县丞.兄弟感恩大人的恩情就是了“小舍朝对方拱了拱手.

  “感恩有啥鸟用?今天你不答应,明天俺便差人用轿子把你抬进府去!“说着抺了一把油腻腻的嘴巴,挥起蒲扇般大的手掌,装作要打他的样子.

  小舍看李县丞豹眼凸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怕他没事生出些事来,推说师父等着用面条,拎着竹篮便走.

  第二日,铁铺的人一本正经的祭拜老祖,官府的轿子停到了门囗,为首的捕头递上一份王知县签署的公文.

  都是原来自已的属下,小舍自然认识,他心里赌着气,不愿上那官轿.

  师父劝道:“年轻人要有鸿鹄之志,尤其是男人,不仅要会养家糊口,更应做光宗耀祖的大事!“

  今天特地来店帮忙的如意,虽然一句话也沒说,长脻毛下的明眸有种期待的光亮.

  朱捕头也识趣,对手下人一挥手:“来人,奉知县之命,把张典史抬上轿去!“说完也顾不得张小舍如何挣扎,一拥而上,把他塞进官轿,抬着便走.

  昆山县衙门口王知县见轿子远远的过来,知道张小舍赴任来了.

  王知县本来就觉得亏欠了这位属下,今天一早便打扮齐整,准备隆重的迎接小舍,轿子在官厅停下,他抚了抚漂亮的山羊胡子,咳嗽一声,亲自打开帘子,轿里空无一人,他心一下火了.真如戏院里敲锣,闹场锣鼓敲了半天,却不见主角上场,弄得他肝火直旺,立即把捕头痛骂了一通:“你怎么做事的,把个大活人给我丢了?”

  小舍笑哈哈的从府内二堂跨了进来:“知县大人恕罪,小人已来多时,小人叩见大人。”

  李县丞上去就一拍掌:“你这猴头,使了什么破招,差点让俺下不了台!”

  张小舍道:“即然倭寇与贼猖獗,你们摆如此场面,不是明告坏人,我小舍又出山了,他们认得我,我却认不得他们,瞎猫捉老鼠,日后我怎么替官府做事?”

  王知县等晃然大悟,连连称是。

  当日,小舍便把几个捕头召来,令他们目前,白天加强巡逻,张贴防盗公市,逮着小偷小贼便游街示众,弄得风生水起,把贼寇的气焰先灭了。

  一周下来几个乡镇的治安明显好了不少。老百姓也开始帮衙门里的人说话了。

  小舍白天睡觉,晚上就带朱,荀二个稍有实力的捕头出去巡视,这晚明月已上,皎皎清辉,漫天洒下,照得小镇如白昼一般光亮。

  小舍便进了周庄沈厅.沈厅的失窃案,十分蹊跷,经过众人的口舌,变得扑朔迷离,神乎其神,如果把它破了,那官府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威望会提高不少。

  沈厅是殷富人家的宅第,老主人被朱元璋移民去了云南,但气派依旧。

  走过沿街的门厅,面前是一个天井,绿意盎然。两侧是低矮的厢房楼,新主人老员外,儿子在京城做官,夫妻俩就带二丫髻,所以就把门厅的房间,改成了客栈.

  沈员外早听说过小舍神捕的名声,见他晚上来查案异常开心,便带着他上那出事的客房.

  这客房不小,朝南一排落地的大窗户,房内显得十分明亮,—抱粗的庭柱,圆桶粗的横梁,里头布置着明式实木家具,但十分简单,窗边一案二椅,靠墙一张雕花大床.

  孙员外道:”那商客带着一箧笥,和现今的行李箱一般,不过是竹编的,里面放着他做生意的十五只五十两重的银元宝.

  张小舍叫朱,荀两人用笔记下,朱捕快“箧笥“二字不会写,荀捕快就帮他写了谐音“欠死“二字。

  沈员外又道:“,这客商是个老客,为人谨慎,睡觉前问我借了个樟木箱,把箧笥连那银锭锁里头,用绳悬梁上,绳一头缚自已床头,上面还系着铃铛,只要风吹草动,便知晓,谁知~“

  张小舍说:“这樟木箱如今在那?“沈员外差丫髻取来箱子.

  小舍看了半天,慢条斯理的道:“来了个惯偷,见过留长指甲的男人吗?“

  沈员外没加思索便道:“看门老太的儿子便是,八个手指都留着寸把长的指甲!”

  “这厮如今在那?”

  “他应该在家,平时老太一人忙不过来,他会过来相帮做事。”

  小舍指着沈员外:“请员外想办法把他哄来。”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