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十四章 初见郑和

第十四章 初见郑和

  苏州有八个城门,砖石修筑,森严伟立,朱皇帝战胜张士诚后,又重新建筑,城墙外修了数丈宽的护城河,各门都有吊桥,以通出入.

  小舍骑马过了桥,准备进娄门,一个汉子突然朝他冲将过来,几个官兵在后面大喊着:“捉贼,捉贼!“.

  小舍正抱着如意下马,这小丫头也灵活,见那人气咻咻的跑过来想夺马,半空中起双腿朝那人腹部蹬去,贼老弟哎呦一声,负痛捧着肚子蹲下,被后面追来的官兵擒住。

  官兵见小舍他们出手相助,非常感激,为首的校尉还亲自送了他们一程。

  如意沒来过苏州城里,满是新奇,专拉着小舍去热闹之处,娘也顺便在观前街一家绸庄买了些布料,针线,女工用的什么。

  一晃已经傍晚,夜色悄然而至,像一幅淡青色的幕布罩住了城市的街头。

  三人来到城西的阊门,这阊门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了.朱元璋当皇帝初时,为打击曾支持张士诚守城的苏州军民,曾将大批苏州民众抄没家产,赶往江北,这里已经冷落过.

  由于这里河流纵横,运输方便,特别是建文帝的仁和文治政策,不少商贾,手艺人,能工巧匠又回来了,而且带来了更多有经济实力的外埠高手,阊门这边又成了全国最繁华的商街。

  此时满街一派的灯火通明。灯火阑珊处,车水马龙,人声喧嚣,拥挤不堪,如意眼睛忽闪忽闪的,满是兴奋稀奇。

  王家今天出尽了风头,不仅请了苏州的一些名人雅士,商家老板,原来的昆山知县,现任的苏州府蒋通判也带来一帮当地官吏助兴。

  这蒋通判见了小舍分外开心,在大众面前不仅大大夸赞,而且还把三保太监,当朝皇帝的宠臣郑和介绍了给他。

  郑和因功升任为内官监太监,官至四品,地位仅次于司礼监的黄俨。他三十来岁,绯色云雁锦服,一双眼睛深邃有神,听了蒋通判的介绍,略带笑容的拍了拍小舍的肩膀:“小英雄年轻有为,前程远大.”

  小舍还没见过这么大的朝廷命官,惶恐中急忙拱手,不知所云,样子有几分狼狈不堪。

  “郑公公的海船都在刘家港修建,你那里给我多用点心思.”蒋通判当着郑和的面吩咐着小舍.

  蒋通判是给小舍解了围,小舍心里清楚.嘴里忙不迭的连连称是。

  酒席开始不久,东家少不了客套一番,酒酣耳热,举人出身的蒋通判,喜欢作对联,趁着酒性出了个上联让大家对:“周瑜看小桥流水“,还说对得好他有银子奖赏.

  小舍感觉有点汚沒吱声,有个秀才公子回了个:“孙策看大桥飞瀑“立即引来了满堂喝彩。

  这对联对的妙,三国的美女大小乔都有,而且包括了夫婿,蒋通判果然给了那秀才一把银子,惹得如意羡慕不已。

  郑和笑着对王一飞道:”今天你是东家,又是举人,你该出个上联才是.”

  王一飞今天红袍在身,满脸春色,笑着站起身来,对全场的人道:“小人不才,即然郑公公明示了,恭敬不如从命,我今天出个上联,大家都可以对,我这准备了些薄礼,恭候各位的佳对!“

  如意看那众多的奖品堆里,有一只珠钿镶嵌的梳装盒子,在灯光下闪闪生光,她摸着额下那颗痣,嘴巴都没合着。

  王一飞踱步走到窗口,此时月刚上树梢,月色朦胧,他用折扇拍了下手,大声道:''月月月圆逢月半''

  连用个月字,一般人看简单,文才好的人却觉得难。

  有人对:是“节节节又到节中。“

  有人对:''年年年尾接年头。''

  王一飞虽然给了奖品,但那只镂刻得极是精致的盒子还在。

  小舍心里其实早有答案,后世时他在网上见过,今天贵朋满座,作为低微身份的吏官,不能喧宾夺主,抢了别人的风头.

  酒席有点冷场,时间滴答滴答的过去,娘和如意的眼光不约而同的看着小舍.

  小舍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来,脸上泛起红晕,似乎有些腼腆:“诸位老爷,太太,小姐,小人不才,也凑个对,权当笑料,还请海涵.“

  他拱了拱手,对着王秀才拱手道:我的下联是,时时时好遇时差.

  众人都看着王一飞的神色,希望他能给个好答复.

  王秀才拍了拍手,把梳妆盒亲手交到邻桌的小舍手里.然后面对惊讶的众人道:''我出的上联,前两个月月是代表月份,后两个月代表月亮;月圆和月半又表达了月有阴睛圆缺的含意.''张典史的下联,前两个时时代表了时间,后两个时则表了时运,表达了人有时好时坏的运气.

  郑和,蒋通判和王知县几位大人听了也连连点头,对小含竖起了大拇指.

  宴席结束了,王秀才说:“弟弟,我已经替你们按排了住宿,你们今晚就别走了。”

  如意当然愿意啦,她弯腰向王秀才诺了个福道:“秀才哥哥最好了,下次来我家,我请你吃阳澄湖大闸蟹!”

  当晚仨人就在城里客栈将息,第二天,天刚亮,张王氏就把小舍叫出去,给他几张银票,压低声道:“一会儿我先坐船回去,昨日我看你媳妇一直在看胭脂,又舍不得买,你今天去买了吧。”

  小舍知道妈妈心疼马车的钱,劝也没用,好的是阊门就有码头,走过去才几百步路

  ......

  客栈房里,如意看看窗外,天气晴好,两条粉臂揉着小舍的脖子:“相公,能不能跟婆婆说,今天再玩半天啊?”

  小舍轻轻拍了她一下,故装作不悦:“要说你自己去说,我才不敢呢”

  如意踢了他一脚道:“我去说就我去说。”当她知道上当时,夫君已经牵好马在楼下笑着对她招手了.

  苏州城中心的玄妙观,俩人下了马,吃罢早饭,买好胭脂等女人用的细软,看看爱妻十分满足的样子,小舍带着她一前一后的回转停马的地方.

  那巷子很窄,有个好听的街名”珍珠弄”,两面摆满了货摊,小舍见对面来了个商人模样的男人.

  明朝重农轻商,商人即使再有钱,也不充许外穿绸缎的衣裳。那人面对面过来,小舍看得非常仔细,正是那通缉的厨师金二贵。

  小舍暗暗惊奇:“这厮怎么敢在这?“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