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十三章,殊死搏斗

第十三章,殊死搏斗

  小舍和典史带着十几个持刀的捕快,还有当地的一些壮汉,一路冲进寺院,火光之中根本没见一倭贼,上回他在香客口中探得,这庵内只有二个老僧尼和三,四个常住居士,都住后院寮房.

  大殿后有个院子黄色的院墙上青藤葱绿、枝枝蔓蔓,还有几根丝瓜在雨色中显得几分翠翠嫩嫩的.

  官兵进了院门,院里疏疏落落种了些花草.东首有个杂木胡乱盖着的小棚,小卒用刀戳开那低矮的柴门,里面一股浓烈的肉骚味随着热气扑面而.

  小舍对典史和郑师父小声道:“看来我们原先的判断有误!“

  他指了指黑暗中那幢二层三开间的楼房:“这里才是他们的窝。“

  里长说:“这楼后便是湖,那里我按排几艘快船守着,到现在还沒动静,估计人还没走。“

  典史新官上任,对知县重用小舍多少有些嫉妒,便持着官腔对小舍命令道:“你们几个今天辛苦了,就搜查下面三间,我带其它人上楼去!“

  小舍四个人便在楼下一间间搜,门上都上了锁,撬开一看,好家伙!火光下二间房內塞满了值钱的宝贝,而且都已装了箱.

  知县带着更多的人来了,吩咐手下清点赃物.贴上封条.

  “不好了,不好了,典史带上去的十几个弟兄全完了!“一个满脸是血的衙役,气喘吁吁的来报告.

  知县对小舍瞪了一眼,转身对那伤兵骂道:“没用的家伙,怎么回事?“

  “典史大人命令我们把火把灭了,悄悄上去,到了中堂,黑咕隆冬的,一张大网突然从天而降,十几个人全罩住了,乱刀之下,结果~弟兄们全死了,典史大人他也死了~“

  知县听罢,牙齿咬得格格响,对小舍下令道:”给我点上火,把那帮吃人的魔鬼统统烧死在里面~”

  “使不得,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几个女师父也在楼上!”小舍急忙拦住道.

  “给我多派些人,带上火把上!”王知县有些慌了手脚.

  小舍道:''一手拿火把,一手执刀有点吃亏,我们不如先把房子围好,火光中,估计他们也插翅难飞,等天一亮,我们派人爬到屋顶,用点着的湿棉被扔进去,把他们薰晕了,然后冲进去!''

  “好计,好计!”县老爷点着头,捋着山羊胡子,关照几个手下快去准备.并急令朱巡捕带弓箭手瞄准楼上所有的窗囗,包括楼梯要道,发现有动静便射.

  这和后世警察用的催泪瓦斯一样,天一亮,官兵就动手了,只见几个衙役,掀开屋顶,把烧着的破布料,湿棉被往屋里塞,浓烟滾滾,烟雾紧锁,贼人呛得咳嗽不止,或切腹自尽,或举手乖乖出来受擒,三个被掳作人质的尼姑,虽然呛晕了,但毕竟保住了性命.

  这次行动干得如此漂亮,连朝廷也轰动了,张小舍功不可没.“江南名捕张小舍”名声一下子传了出去。

  经过王县长通力举荐,吏部铨选、皇帝签批,小舍当上了昆山县府新的典史,负责掌管缉捕、监狱,治安,虽然只有九品,但毕竟是朝廷命官,这对十六,七岁的少年来说,实属不易之事了。

  王一飞也考上了举人,功名傍身,这是光宗耀祖的喜事,少不了设设宴请客庆贺。

  王家在苏州阊门內设了酒席,也请了当红的昆山典史张小舍夫妇俩及母亲大人张王氏。

  如意从娘肚子出来还沒去过苏州,像小孩子进城,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粉红色的竖领宽袖长衫和深色马面裙,外罩白色羊毛披风,她从小在乡村长大,皮肤不是那般细腻嫩白,但风一吹,腮颊泛出的透红,像瓷娃娃那般透亮,一双动人的杏眼,碧海似的瞳仁,又大又亮,透着几分狡黠,像个小灵猫般的可爱。新婚不久的女人最美了,小舍看得心里十分满足。

  夷亭到苏州走水路至少半天,小舍下了血本,化了不少银子,叫了辆马车,带上婆媳俩,趁早进城去了。

  正是初冬季节,西风凄厉,越往西,村庄人家便愈加多,官道上人流滚滚,路也越来越宽阔.

  如意不时的撩开帘子,看着骑在马上的相公,黑色长发随风飘逸,一身蓝色的锦袍,腿上一双黑色靴子,随着枣色马的跳跃,衣袂翻飞,在白光的映照下,一副英气散出。

  她睨着车外:“婆婆这车好颠簸啊,想吐。”

  “小丫头,是不是有喜啦?”,张王氏露出那排好看的牙齿对她轻声道。

  如意脸上一层羞红,摇摇头,眼睛仍然看着车外的小舍。

  如意是张王氏见着长大的,立马明白了媳妇的心思,叫停了马车,对儿子道:“车有点闷,让如意坐你马上透透气!”

  如意还沒等车停稳,便急急的跳到相公身前,小舍支右手在她腰里一揽,她便上了马,夫君温柔的搂抱,如意似吃了蜂蜜,幸福得快要飞起来了。

  两人青梅竹马,一块长大,虽然小舍是个哑巴,但温柔纯良,这种暖男在粗野蛮横的农村是很少见的,如意从小就憧憬董永与七仙女那种男耕女织的生活,从少年到白头,两个人相扶相携一生一世。

  她爹在她刚懂事之时常说道''形之美,人人可见,心之美,非眼能看到,我愿意独享。平静到乏味,乏味到无趣,无趣到平安,平安到幸福。

  现在回味起来,爸爸的话更是如心灯一般透明.

  马背上风呼啸而过,她不由的收缩着子,靠在郎君的怀中,她看着夫君,麦色的脸庞,透着灼人的冷俊;乌黑的眸子,闪着灵动的光泽;那剑眉,那高突的鼻梁,还有那轮廓分明的口唇,如今都是她的了.她的了~~

  一声极其嘹亮的马嘶,马腾空而起,在原地打了个转,如意见一只农家小狗窜过官道,躲着路边草丛中,回展头伸着舌头,一副滑稽可掬的神态盯着他俩,

  惹得如意对它招了招手:“调皮蛋,小心被马踩死!“

  巳时时分,车马到了苏州娄门,城门口戒备森严,站满了手持刀剑的官兵,小舍还没下马,见一个壮汉朝他身前冲来……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