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十二章,深入虎穴

第十二章,深入虎穴

  这个刚抓来不久的贼突然自尽,小舍是没料到的,正好仵作从知县府出来,小舍便问:“服了什么药?“

  “七窍流血了,估计是服了大量砒霜“

  小舍心里纳闷,当时搜查时很彻底,连内裤也脱光了,怎么会有毒药带进牢房?

  正巧王知县差小门子找他,小舍就把这个疑问提了出来.

  王知县说现在只有两人接近过他,一个是守着牢房的老衙役,一个是送饭的厨子金二贵,其中厨子最令人怀疑,而且人也失踪了,李县丞亲自去他家逮人了.估计也会扑个空.

  王知县说,这事你先别管了,你只管去对付般若寺那些浪人贼坯!

  小舍便把自己的行动计划详细的向他叙述了一下.

  王知县说:“我原打算多派些人马强攻,能抓几个就几个,听你这么一说,觉得你这主意好,也许廿四号还有其它地方的贼寇送货去,可以一网打尽.“

  小舍笑着点点头,心里想明朝的官也有讲民主的.

  因为兵灾连连,更加深百姓对观世音的心灵信仰,农历九月十九观世音菩萨出家日,般若寺香客盈门,香烟袅袅中,木鱼声响连连,梵音阵阵不绝于耳.

  朱元璋为避免天下太平后出现懒惰现象,曾规定文武大臣必须骑马,不许乘轿,但对坐马车没什么限制

  一顶小小的灰油布马车挤着张王氏和如意婆媳俩,方才下了一场雨,年久失修的官道上坑洼不平,车轱辘溅起的泥浆,弄得跟在车后扮作仆人的小舍狼狈不堪.

  这寺庙其实是建在阳澄湖莲花岛上,入眼之处湖水环绕,一端用一木栈桥与岸相连,苍翠的树木浓阴处便是寺庙.

  马车在桥前停了下来,按照计划,郑师攵坐在车上策应,小舍挑着供品跟在张王氏婆媳俩身后.

  般若寺是一横三间前后两进的四合院式建筑,看看面积也不大。有大雄宝殿、观世音菩萨殿、客堂、禅房等,东北角的佛塔,七层八角,斗拱,雀屉,明柱,飞檐,制作精致,清风吹拂,风铃微鸣,小舍估算足有五,六丈之高.

  塔门虚掩,小舍使了个眼色,如意装作好奇冲进塔內.

  一会儿被个穿矮个头穿僧服的人用扫把赶了出来.

  “出家人以慈悲为本,何必如此凶狠“小舍装作帮腔,借机上前窥探.

  那僧人听凭你骂不作声,“哐当“把门关上,小舍虽然沒看清那人面目,僧袍下那双大脚还是看得清楚了.

  小舍三人到了大雄宝殿,这里香客最多了,穿僧衣的,穿海青的僧人居士或立着,或跪着,嘴里念念有词,表现着自己对佛的虔诚.

  张小舍见那老尼姑身后立着两人,便假装上供品,挤到前面,见那俩人皮肤黝黑,嘴唇略厚,虽然合着眼,但能看出几分男相.

  小舍故意掉落一个苹果,趁弯腰之时,发现外侧那个家伙隔着衣服用硬物抵着女尼背.小舍心里明白,寺庙已经被坏人控制。

  九月二十四日按知县布置,小舍带师父等一干人先行,知县官亲率兵马在附近村庄,巡捕头和几十名会水的衙役伏在四周芦苇深处,阻断敌人退路.

  虽不是十五,半钩月亮和满亮星皎皎清辉,漫天投下,照得大地通亮,稍有风吹草动,百米內便能察觉,

  幸好小舍早有准备,先行的五个人身上都披着鱼网,鱼网上扎着树叶和杂草,这应该算是迷彩服了。

  时辰已到,小舍和师父先准备过桥,突然发现原本好好的栈桥,中间一段已被人砍断.

  “像刚砍不久!“

  “难道倭寇发现了?”

  “要不要亶报知县?“

  几个在暗处轻轻商议,“头儿,你看!“小卒子指着前方。

  不远处的野坟堆中,有个豆大的光在闪动,细细看是盏白灯笼,荧荧鬼火般朝桥的方向飘移着。紧接着寺内塔上也亮起红灯笼,幽黄的灯光特别耀眼.

  昏黄的光影从树丛中射过来,一看是三个全穿黑衣的汉子,每人担着重物,小舍对手下做了拿下的手势,五个如猛虎下山一般冲去,几下就擒住了仨人.

  原来他们是松江过来的,白天就到了,呆在对岸芦苇深处,直到交货时间到才过岸来.

  小舍几个立即把他们捆得结结实实,留两人看着.

  对岸寺庙门开了,出来六个男人佩着倭刀,提着灯笼,几个人把一个木架子搭了过来,上面铺上木板,一个简单的桥就成了.

  小舍三人挑着缴获的担子,走了过去.他装作搭接处不牢固,不敢过去.

  对面一个浪人上身破烂的单衣,下身是大明式的短裤,包着头巾,站上桥去,试了一下,桥晃动的厉害,刚放上去的木板,就让河水冲走了一半,便叽里呱啦对同伙说了些什么.

  小舍见四人回了山门,便放下担子对手下做了个手势.

  师父简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支双手在为首的浪人脖上一拧,一个便倒下了,又扬右脚一踹,结结实实踢中另一人喉部,还没听见喘呼,那人便跌倒.

  小衙役上去补了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把尸首推到河里。

  四个衣衫褴褛的家伙吃力的扛着两扇笨重的木门出来了,嘴里哼着号子,光顾着走,眼睛里根本沒注意身边的人.

  小舍与郑师父一左一右,伏在暗处,先放过前头俩人,悄无声息的干掉后俩贼,再反扑过去同样干净利落的杀了余下之敌.

  时机成熟,小舍叫小衙役在寺门外点起了火把.

  干燥的木柴被火苗灼烧,发出噼啪的声音,庙门口火势乘风越烧越旺,映红了整个天,顷刻之间,马啼声响,锣鼓震天,王知县率水陆两路官兵如天兵神将一般冲进庙內.

  宝塔门被小舍从外面已经牢牢扎紧,塔里的人,成了瓮中之鳖,在里面拼命的砸门.

  因为张小舍熟悉地形,知县让他负责去抓其它殿的倭寇,攻塔之事让典史负责.小舍得令率十几个巡捕,壮汉,一间一间殿堂搜索,竟然也不见半个倭寇身影.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