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十一章,倭寇来袭

第十一章,倭寇来袭

  精衣卫的人查的仔细,听到外地口音的便要察看路引.

  明朝年间有这样一项规定:凡人员远离所居地百里之外,都需由当地政府部门发给一种类似介绍信、通行证之类的公文,叫“路引“,若无“路引“或与之不符者,是要依律治罪的。“路引“实际上就是离乡的证明。

  身边两个浴客是南京人,精衣卫核对了还不放过,一句句的盘问,小舍便掏出自已的腰牌,表示他俩是他客人,这才算放过.

  胖浴客穿了衣服,充满感激的看了小舍一眼,对小舍说他其实是南京绸缎商,官府征了他一批云锦,是让郑和下西洋派用场的,在船运时出了些问题,所以这次补了些货来.

  临走给了他一张手写的牌头,让小舍去刘家港,看看那里马上要造好的海船.

  小舍洗罢澡回到家中,已是晌午时,村上一百亩的麦田坐落在致和塘对面,已到秋收时分,摆渡过河的男女甚多.

  听得渡口方向人声鼎沸,小舍便随娘去看个究竟.

  如意娘夺门而入,见了小舍像见了救星般唤道:“快,快!小舍救命,如意她爸被摆渡的打了“,说话间身体在瑟瑟发抖.

  小舍也沒穿官服,便提着把弯刀冲了过去.

  致和塘渡口,此时风大浪急,一个彪形大汉大汉,光着头,身着短襟,满脸的兜腮胡子,一副凶相,倒提一柄船浆,追着村人便打,

  如意爹一个文弱之人瘫坐在地下,如意娘一边啼哭一边在替他擦额上渗出的血.

  小舍见那人脖上挂着一串硕大的佛珠,便打了揖道:“大师父,出家人以慈悲为本,方便为门,摆渡乃普渡众生之善事,渡资随缘乐施方好.“

  那人是假充和尚,正在火头上,那听得进善言,猛喝一声道:“哪来的野种,老子散漫怪了,想教训老子,先吃我一棒!“说罢,把那木桨在空中使得似风火轮似的.

  小舍也不慌,侧身躲过,左手里捏着七色珍,愈发滚烫,一股热流通贯了全身,像燃了一把火,烧得血滋滋作响。

  那木浆带风声啸叫着划过.

  小舍右手执的弯刀仿佛是用血浇铸在手上一般,木浆带着野性从天而降,小舍一个鲲鹏展翅,右手杨刀一点,人浆分离,野和尚弹到了河中……

  窝囊已久的众乡亲,心头之恨燃烧起来,扁担,棍子还有砖片瓦块似雨点般直下,幸亏此鸟人有水性,逃到了对岸芦苇深处.

  张小舍赶走了恶霸,在凤喜的撮合下小舍与如意结成了百年之好,少不了问名、订盟、纳彩、纳币、请期、亲迎等六礼.

  成婚没几日,新上任的王知县就把他召去,原来长江口出现了倭寇,这帮家伙原本是冲着刘家港运送下西洋的货物来的,谁知此等皇朝重地,官兵守得紧,便把目标转移到附近的松江,常熟,昆山等乡镇,打家劫舍,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作为一县之长,王知县当然头痛,一边与巡检协调严守各隘关要道,一边招兵买马扩充巡捕人员,各里各乡日夜都有人巡逻,见嫌疑人便抓,在小舍的举荐下郑铁匠也成了巡捕的教头,负责训练捕头快手的武功。

  这日下午,秋风瑟瑟,树上的叶子开始纷纷掉落,张小舍,朱捕头和一个里长在周庄镇暗访。

  这里原叫贞富里,因沈万三经商而逐步发迹,形成了南北市河两岸以富安桥为中心的集镇。有钱人特別多,

  三人便衣轻装,路过普庆桥,见一白衣男子行色匆匆,背着个乡下人用的花布包裹,一点沒读书人的斯文,心里便有了疑心,悄悄盯着。

  那人出了一条狭窄的弄堂,便在桑田里加快步子,肩上的包裹沉甸甸的掉下来几回,到了一处茅坑,他匆匆采了几片桑叶进了去,小舍更是疑惑:这鸟人,镇上茅坑不少,非喜欢来这拉屎,肯定不是好人,一会出来就抓他!”

  三人便伏在桑田里,四处观望。一袋烟功夫,不见动静,小舍便走了过去,和一黑衣人撞了满怀,还被那人骂了一句,小舍也顾不得理论,直冲进去。

  茅坑里空无一人,知道中了金蝉脱壳计,一招手三人便朝黑衣人去处追去。

  在桑田北面河边,见那人正解了缆绳准备上船,说时迟那时快,捕头一个饿虎扑食把黑衣人摁住,一搜身,在鞋底搜出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已和对方联系好,农历二十二晚,请带货物到般若寺会面.”

  三人押着他回到府上,连夜突审,黑衣人交代,他原是张士诚手下之人,张士诚兵败后,他们落草为寇,专门做些偷鸡摸狗的小营生,最近和海寇勾搭上后,野心更大了,专抢瓷器,珠宝,文物卖铪走私货物的人。

  王知县听后大喜,立即下令李县丞带朱捕头沿着黑衣人的线索顺藤摸瓜,小舍负责收拾般若寺的浪人。

  那属地的里长说:“般若寺四边环水,只有一木桥连着,寺里还有幢七层的楞严砖塔,居高临下,站在上面十里八里之外的人都能看得见。”

  郑师父说:“我们可以扮作香客先混进去看看,但那寺是个女众道场香火不旺,男人去不方便。”

  小舍说这不要紧,我带妈妈,如意借作去求子,你扮马车夫在门口接应。

  翻了一下黄历,农历九月十九观世音菩萨出家日。老百姓非常崇信观音菩萨,长达千年的历史中,世世代代的人们,都把他奉为“救苦救难,有求必应”的万能之神。不单是佛教,甚至是道教,农村香道,也都供奉观音像,佛教的寺院便要举行隆重的法事,这天应该最好。

  商量妥当,小舍去向知县亶报,还沒进二堂,只听见知县怒吼的声音:“你们这帮猪,一个大活人都看不住,我要把你们全扒了皮,下油锅……‘’

  一个小吏附在小舍耳边,压低声音道:“你抓那个黑衣人,刚刚在牢中吞毒自杀了。”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