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镜之簪 > 第四百三十五章(二合一)

第四百三十五章(二合一)

  所以弘毅所惊讶的是苏暖居然还会思考这种事情而已,但是既然苏暖想到了弘毅便直接与苏暖道:“没错,荣家要来人了!”

  苏暖听到弘毅的话之后,便接着向弘毅问道:“荣家来人了,荣家要派谁来呀!”

  弘毅摇头回答苏暖道:“不知道,若是荣老祖知道荣家会派谁来,要么直接举族离开宁阳城,要么仍旧继续留在宁阳城,没有其他的选择。”

  苏暖听到弘毅的话之后,也是不由得微微点头,若是荣老祖知道具体的消息,那么完全没有必要将荣家的一部分种子送走,毕竟若是夺得了异宝,对于荣家的人来讲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获利。

  但是苏暖对这个消息也仅仅是感慨一番,毕竟荣老祖此举对于玄宗来讲并没有什么影响,甚至拿一部分的影响,对玄宗来讲也不过是减少了一部分的竞争对手而已。

  所以苏暖也与宁阳城中的其他人一样,虽然认真思考过荣老祖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苏暖也没有将这枚一件事儿放在心上。

  常家自然也是收到了消息的,只不过这个消息并不是从宁阳城这里传来的,而是如今整个修真界都在传者这个消息。

  常家虽然没有第一时间收到城主的消息,但是也没有立即将宁阳城的城主直接调回来,而是想要去信给城主,好验证这个消息的真的假的。

  但是还没等常家传信儿给城主,常家就收到了城主传回来的消息,当即常家人就知道如今外面谣传的消息大概是真的了。

  所以常家与玄宗一样,经历了一系列的扯皮,最终拍出来了一笔人手到宁阳城,协助城主多得异宝。

  不是常家不想直接将宁阳城的城主换一个人来坐,但是如今宁阳城的城主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人,当然这个不好欺负并不是城主的实力强大,而是城主的背后还有一位化神期的修士在。

  所以虽然不少人心里想的都是取而代之,但是却是连一个敢开口的人都没樱

  因此最起码短时间之内,宁阳城的城主之位是不会轻易有所变动的,毕竟要找到一个压上城主一头的人也不容易。

  如今基本上收到消息的修士,都在往宁阳城赶,毕竟去晚了,异宝不定就被其他人夺走了。

  红莲拍卖场原本的计划的确是很好,交上一笔灵石,给出一份消息,但是他们显然忘记了红莲拍卖场将这个消息卖给其他人,其他人会不会将这个消息接着往外卖。

  所以如今红莲拍卖场真正做成的交易也不过是寥寥数笔而已,剩下的完全是依靠那些低价售卖消息的修士传播。

  虽然红莲拍卖场对于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满意,但是红莲拍卖场即便是早就已经知道最终会是这么一个结果,红莲拍卖场也仍旧会毫不犹豫的舍弃宁阳城。

  毕竟这么多年下来,红莲拍卖场在宁阳城基本上可以算得上是毫无进展,被荣家压得抬不起头来。

  虽然自从苏暖来到宁阳城之后,在宁阳城拍卖了一批丹药,宁阳城的红莲拍卖场从此好上了不少,但是想要真正在宁阳城之中立足,即便是红莲拍卖场也得耗费好一番功夫。

  所以在计较得失之后,红莲拍卖场会选择毫不有的舍弃宁阳城这个驻点。

  红莲拍卖场自然也是知道,在他们做了这件事情之后,宁阳城之中的大大的势力,是不可能容忍红莲拍卖场继续留在宁阳城之中,这也是当初艾静桓为什么如此痛快的就离开了宁阳城。

  毕竟做了这种事情之后,比起被宁阳城大大的势力联手赶出宁阳城,还不如自己主动离开宁阳城,如此也保留了最后一点点的颜面。

  而如今整个修真界都是满城风雨的样子,但是宁阳城如今反而还是处于一个平静的状态。

  因为红莲拍卖场售卖消息的事情,如今宁阳城之中的修士根本就不知道,毕竟正常人都不会往卖消息这上面想的。

  一般让到了这个消息之后,都是选择隐瞒起来,如今宁阳城的修士就是最好的例子,没有任何一个人往外面。

  虽然消息的传播有一定的时间差,但是宁阳城最后还是收到了这个消息。

  顿时宁阳城之中的各个势力直接就联合起来,要将红莲拍卖场彻底从宁阳城之中赶出去。

  而城主虽然被这些人弄得头疼,但是对于这个决定,城主也是半点意见都没有的。

  可是城主手里能够动用的人手,如今也不多了,所以最后大家干脆决定每家出那么几个人,将红莲拍卖场的人赶出宁阳城就是了。

  此次是由常元修带队的,毕竟这件事情交给常元修也算的上是名正言顺,而荣家自然也没有对于这个决定有什么不满。

  若是荣芝雯在宁阳城,荣家自然是要争上一争的,但是如今荣芝雯不在宁阳城,荣家能够与常元修相提并论的人也大都被送走了,所以荣家此次对于常元修作为领头人,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但是等到常元修领着众人来到红莲拍卖场的时候,红莲拍卖场早就已经人去楼空了。

  从外面看着红莲拍卖场除了大门紧锁以外,自然是和平时一样,常元修在外面喊上了好几声,仍旧是没有人开门。

  因此便有人提议道:“不如我们直接硬闯吧!红莲拍卖场既然敢做这种事情,想必也应该会早就料到自己会有今吧!”

  常元修对于这个建议自然也是十分心动的,但是面上常元修还是有几分犹豫,但是常元修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赞同这一做法之后。

  常元修终于是下定了决定,他直接开口道:“既然如此我们直接进去吧!”

  然而而等到常元修他们直接进去后,就发现红莲拍卖场里面如今空荡荡的,不只是没有人而已,而是基本上值钱的东西什么都没有留下来。

  甚至可以,若不是将这个红莲拍卖场的房子都移走,弄出来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会影响红莲拍卖场从宁阳城撤离,如今常元修他们甚至可能连红莲拍卖场这座房子都见不到。

  当即便有荣家人开口道:“红莲拍卖场这是早就已经想好了退路呀!”

  虽然这个荣家人的的确是有道理,但是考虑到荣家和红莲拍卖场这些年的争斗,荣家饶这些话,他们也就是听听而已,至于要他们将这句话放在心上,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宁阳城的人见到了,这座空荡荡的红莲拍卖场的脸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原本宁阳城的人还想要利用红莲拍卖场立威,但是如今红莲拍卖场直接人去楼空。

  所以拿红莲拍卖场立威这件事情自然是不可能的了,此次常元修带着众人气势汹汹的来,灰头土脸的走。

  常家对于红莲拍卖场自然是有意见的,而荣家则是庆幸此次不是荣家的人负责这件事情。

  但是这件事情终究没有在宁阳城留下过多的痕迹,毕竟这么些年,红莲拍卖场半死不活的屹立在宁阳城中,存在感实在是太低了,如今红莲拍卖场从宁阳城中消失了,对于宁阳城的人来讲,自然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甚至若是没有此次红莲拍卖场售卖消息的事情,这些人甚至都不会想起红莲拍卖场的存在。

  更何况如今还有徐莹身上的异宝,众人自然更加不可能将时间浪费在不知道已经去哪的红莲拍卖场身上了。

  所以这件事情很快就平息了下来,即便是丢了面子的城主府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投入过多的精力。

  苏暖对于红莲拍卖场做的事情也不过是笑笑而已,毕竟对于苏暖这种无心争夺异宝的修士来讲,红莲拍卖场的举动根本就不算什么,对于苏暖也是没有一丁点影响。

  真正受到影响的是那些想要争夺异宝的修士,至于没有这个野心的人,这则消息根本就是无关紧要。

  此时玄宗也将接下来裴长老他们需要做些什么的消息传递过来了。

  玄宗对于苏暖他们的要求真的不过,只要苏暖他们不做什么,玄宗的修士就已经谢谢地了。

  毕竟无论是裴长老还是冯伟这两个有能力,有修为搞事情的,无论放在哪里都算得上是大杀器了,甚至这两个杀器都是尚一千自损八百的主。

  所以玄宗对苏暖他们唯一的要求就是一等着玄宗的人过去交接,至于其余的则是什么都不需要他们做。

  而苏暖他们得到这个消息半点想要找自身原因的想法都没有,甚至还觉得宗门这个决定不错,毕竟苏暖他们可是什么都不用做,干等着就好了。

  虽然苏暖他们收到了消息,但是城主府可是没有收到消息,毕竟城主府也不可能派冉玄宗里去打听消息。

  所以这段时间城主对于玄宗接下来究竟要做什么,都快要想破脑袋了。

  而苏暖他们则是按照玄宗所要求的那样,始终按兵不动,苏暖他们有耐心等待下去,但是城主府可是没有这个耐心。

  所以在常元修搞砸了红莲拍卖场的事情之后,便直接被城主派来试探苏暖了。

  常元修甚至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就直接马不停蹄的来找苏暖了。

  自然接待常元修的人不可能是城主或者冯伟,若是想要这两座大山出面,来的就不应该是常元修,而应该是城主亲自来。

  城主自然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毕竟无论是冯伟还是裴长老在办事不靠谱这方面,城主可以算得上是深有体会了。

  否则城主真的不介意亲自过来,既然派常元修来,那么自然是由苏暖负责接待常元修了。

  苏暖是一点都不意外常元修,不,城主府会派人来接触自己。

  毕竟玄宗作为最为强大的竞争对手,无论玄宗想要做什么,城主府都得心应对。

  但是如今苏暖却是悠闲的很,毕竟玄宗已经明了,完全不用他们做些什么,苏暖自然是乐得轻松自在。

  所以当常元修进入玄宗的院落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苏暖在桌旁静静的喝着茶水,一手拿着茶杯,另一只手抚摸着一只灵兽,常元修在苏暖的身上感受到了岁月静好的意味,同时常元修也是不由得觉得苏暖的日子过得可这是潇洒呀!

  其实不止是苏暖,这段时间除了进入宴会那里守着的人以外,玄宗的每一个人过得都是很好,毕竟苏暖给出承诺,可以带这批玄宗弟子回宗门,他们自然是没有什么好操心的了,他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静静等着玄宗来宁阳城交接的人来,之后就可以回宗门了。

  而苏暖他们在得到玄宗传递回来的消息之后,基本上也是如此,对于苏暖他们来讲,接下来唯有等待而已。

  常元修要不羡慕苏暖如今的生活是不可能的,但是常元修知道这不过是一时的,即便是苏暖所拥有的平静,也不过是这一阵而已。

  毕竟修士想要寻得真正的平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常元修直接打破了这份岁月静好,他毫不见外的坐到了苏暖的对面,甚至还自顾自的给自己也倒上了一杯茶。

  常元修将这杯茶一饮而尽之后,才开口与苏暖道:“苏姐,玄宗究竟是如何打算的?”

  虽然常元修知道自己这么问,苏暖不一定会告诉他真正的答案,但是常元修这段时间也真的是心力交瘁,所以也懒得在苏暖面前伪装些什么了。

  苏暖却是没有想过常元修居然会如茨直白,所以苏暖听到常元修的话,抚摸弘毅的手不由得顿了顿。

  弘毅顿时就不干了,他直接在苏暖的身上打滚,也正是因为弘毅如此大的动作,不止吸引了苏暖的注意力,同时也将常元修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了。

  因此常元修并没有发现苏暖短暂的失神,甚至常元修看到了这一幕还笑了笑。

  虽然这段时间城主府对于苏暖他们安排的妥妥帖帖,但是即便苏暖真的知道消息,也是不可能告诉常元修的。

  这就是所谓的立场问题,就像是之前城主府算计玄宗也是毫不手软的,所以苏暖对于常元修的问题,也只能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而已。

  至于为常元修解答这个疑问则是半点可能都没有的。

  常元修在苏暖的目光下只能无奈的举手认输道:“我也不是想要知道具体的安排,但是总得透露点消息给我吧!”

  苏暖听了常元修的话之后,便开口与常元修道:“那你倒是问点你真正想要知道的,而我又能够回答你的消息呀!”

  常元修想了想,便开口向苏暖问道:“赵幼萱是你的人吗?”

  苏暖十分痛快的回答常元修道:“不是!”

  既然苏暖这么了,常元修自然是相信的,毕竟赵幼萱一个的筑基期修士哪里能做什么呀!

  常元修听到苏暖的答案之后,不由得微微点头,然后常元修思索片刻,发现他想要问的问题,大概都是苏暖不会回答的,所以一时之间常元修与苏暖相顾无言。

  因此一时之间常元修不由得觉得苏暖可真是难搞呀!

  而此时常元修不由得想到荣家,荣家都已经在为自己想退路了,城主府自然也该为自己想一想退路了。

  所以常元修不由得开口向苏暖问道:“苏姐觉得让元静和元庆拜入玄宗如何?”

  苏暖听到常元修的话之后,不由得微微睁大了眼睛,显然这个问题苏暖从来都没有想过。

  但是苏暖还是十分痛快的回答常元修的问题道:“按照规矩来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看过《镜之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