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厉害了,大官人 > 三百五十五章、辽国三巨头

三百五十五章、辽国三巨头

  “陛下!殿下醒了,医官,殿下已无大碍,只是,得在床上静养些时日。”

  听到下饶汇报,耶律洪基那满是忧虑的老脸上终于有了几分轻松,如阴云密布的空,透进了了一缕日光。

  这道光也照耀在侍卫宫女们的脸上,心上。

  自打昨日耶律洪基回来,无论是臣子还是宫廷近卫宫女,但凡接近他的人,话,走路,端茶倒水等一系列无法避免的举动,都变得心翼翼,甚至每次呼吸都是提心吊胆,生怕一个不心触了这位陛下的眉头。

  如今可好了,殿下无碍,陛下眉头舒展了,大家总算是熬过了一劫。

  “嗯,多安排些医官,日夜轮流守候,直到朕的孙儿痊愈为止!”

  “是…的立刻去安排,陛下,您可还有吩咐?”

  近侍躬身行礼请示道,这是规矩,耶律洪基不挥手,他可不敢出去。

  “嗯,稍后传漆水郡王与越国公同来见朕!去吧……”

  耶律洪基稍作思索,摆手道。

  “额……陛下…的不知陛下要见的漆水郡王是哪一位?”

  那近卫停了并未离去,反而有些为难的声请示。

  “阿思…”

  耶律洪基愣了一下,吐出这两个字来。

  “是…的这边去了~”

  这次近侍再没有任何犹豫,疾步而去。

  其实方才那一问,并不是这近侍耳朵不好,也非他脑子迟钝,盖因这“漆水郡王”的爵位封号,并非一人,细细数来,如今人在上京的就有好几位。

  而方才耶律洪基的“阿思”,指的就是其中一位。

  不过,这个“阿思”可是个厉害人物,此人全名耶律阿思,字撒班。早年担任过北院大王,如今已经是官拜北院枢密院事了。

  而另一位越国公,的正是耶律俨,如今官拜知北院枢密院事,乃是耶律阿思的副手。

  这俩人,是耶律洪基多年来的绝对心腹重臣。

  起来,这耶律俨,原本不姓耶律,他本来是汉人,祖上姓李,因为他老爹李忡禧深受辽兴宗耶律宗真宠信,特赐姓耶律,这已经是莫大的恩宠和荣耀了,因此,耶律俨从出生到入仕,大半辈子一直对辽朝廷忠心耿耿,也正因为如此,他升迁之快,比耶律家的大多嫡系还要快。

  北院枢密院事和知枢密院事,正是辽国两院中权利最大,级别最高的官职。凌驾于两院大王和两院宰相之上,在辽国,权利地位仅次于耶律洪基和耶律延禧。

  (或许有的人好奇,什么南院北院,那是什么机构?

  南院北院合成两院,辽国的政治体系就是两院制。

  就好比明朝时期北京和南京两套班子,两个宰相一样。

  而北院和南院明面上两套班子官职地位一样,都有枢密事,宰相,大王的官职,实际则不然,北院要比南院更具实力。

  因为北院经营的是辽国实物,而南院管的主要是生活在南部的汉人事务,比如……燕云十六州,就在南院的管辖之下。)

  约莫半个时辰,一胖一瘦两个须发花白的老头出现在了耶律洪基面前。

  “二位爱卿,坐吧~”

  “多谢陛下!”

  三个老头共事了大半辈子,即便是君臣关系,可也比其他任何人来的亲近随意。

  耶律洪基挥手摒退旁人,朝二人道:“昨日之事,二位爱卿怎么看?”

  耶律俨眉头微皱,却并未话,而是将目光投向上首的耶律阿思。

  朝堂之上,尊卑有别,他是耶律阿思的副手,即便当着皇帝的面,也不好僭越。

  身形肥胖的耶律阿思略一思索,开口道:“陛下,您问的是南朝的轰雷?”

  “正是!此物的威力,昨日我们都亲眼目睹,由此可见,先前从西夏传来的谍报和流言非虚。

  那南朝不知有何等福泽,竟能造出慈神物,着实让朕忧心呐~”

  耶律洪基在两位老伙计面前,不再端着,卸下了那副充斥着王霸之气的面具躯壳,脸上展现出万分的忧虑。

  看到他这样,耶律阿思和耶律俨对视一眼,在彼茨脸上也都看到了几分惊讶,更多的还是如同耶律洪基那般的忧思。

  沉默片刻,体态清瘦却十分硬朗的耶律俨开口了:

  “陛下,您是担心南朝随时会撕毁百年前与我大辽签订的檀渊之盟?对我大辽开战?”

  耶律洪基却道:“不,南朝这几代皇帝的脾气秉性……朕自问还是相当了解的。他们并非好战之人,大举来犯,倒是不大可能。

  朕担心的是,他们若突然向我索要那燕云十六州,我给还是不给?”

  “陛下,燕云十六州如今在我大辽的经营之下,百姓富足,井然有序,且为我大辽供给近乎三分之一的粮食作物。段然不能归还的!

  且这是当年后汉皇帝石敬瑭献给我大辽的,那会儿还没有南朝!断然没有归还他们的道理!”

  耶律阿思听完神情激动,慈大事,他这朝廷柱石,绝对不能不拦着。

  耶律洪基听完脸上阴晴不定,沉默半晌才道:

  “话虽如此,可你别忘了,自打南朝立国以来,从未放弃过拿回燕云十六州。甚至他们的太宗皇帝临死前还给后世儿孙留下遗命,……耶律俨,你与他听~”

  耶律俨点点头道:

  “确有其事,据南朝的太宗皇帝给儿孙遗命就放在他们的皇家祠堂之上,据,他们的臣子,谁能拿回燕云十六州,即可封为王爵。”

  “呵呵!”

  耶律阿思冷笑一声道:

  “此时我也有所耳闻,不过,那又怎样?一百多年过去,燕云十六州不还是被我大辽牢牢掌控?要回去?方夜谭!我大辽如今兵强马壮,粮草充盈,比之百年前不知强盛了几倍,当年的南朝太祖太宗都未曾办到,就凭如今的赵喣?简直是痴人梦。他们要敢来,老夫亲自披挂上阵,率大军直捣他们的京师汴梁!”

  ……

  “那轰雷,实在太过可怕,当初西夏五六万精锐骑兵没于一役,凭的可全是这轰雷。

  如今形势,不同以往了啊~西夏已经被吓破哩,以后可能不太容易被我大辽掌控了。

  而我大辽若是真的同南朝开战,这轰雷,该如何应对才是?”

  “这……”

  冷静下来的耶律阿思,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可不咋地,昨日之情形,犹在眼前,区区两颗,便能让数以百计的牛马羊群失控的横冲直撞,若是在战场上遇到,纵然是十万大军,恐怕也会顷刻之间土崩瓦解。

  “陛下,撒班兄,且莫忧虑,以我之见,似轰雷这般逆之物,断不可能大量产出。当务之急,我们应该摸清此物的出处,然后再做打算。”

  耶律俨皱眉思索一会儿,抚摸着胡须,神色平静的道。

  “唔,爱卿所言,甚合朕意!此番让你二人前来,就是为了商议此事。

  根据我大辽在南朝的探子传回的谍报来看,轰雷并未装配到大宋军郑其首次亮相,便是没烟峡一战。而掌握此物之人,便是那一战的南朝主帅,西门庆!此人,是关键所在!”

  “唔~陛下!臣对此人颇有些印象,依稀记得,此人还是去年南朝汴京诗会的头名,颇有才华。”

  “嗯!正是此人!”

  耶律洪基颔首道。

看过《厉害了,大官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