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逆刀风云 > 第404章 内斗

第404章 内斗

  崔更野见这白大仙纵跳若电,心下也是害怕,不住口的连发号令。

  数十名门人从四面八方围将上来,手中各持一捆药草,点燃了火,浓烟直冒。江芯怡刚从地下爬起,突然一阵头晕,迷迷糊糊之中身子不住摇晃,随即又跌倒。两名门人奔上来想揪住江芯怡,白大仙护主,跳过去在俩人身上各咬了一口。众人大骇倒退,四下里团团围住,叫嚷吆喝,却无从下手。崔更野叫道:“北方撒硫磺,西方烧苙草,东南方人人散开。”

  诸门人应命烧起苙草、撒硫磺。蝎冥派无药不备,药物更是无一而非上等精品,这硫磺、地黄质纯性强,一经烧起撒出,登时发出辛辣气味和浓烟,顺着西北风向江芯怡吹去。不料白大仙却不怕药气,仍是矫夭灵活,霎时间又咬倒了四名门人。

  蓝月天宫雷电两人及黑云堡的卢烹虎、龚阳站在一旁,想帮忙也插不上手。

  崔更野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叫道:“铲泥覆雪掩盖,将女娃娃连白大仙一起活埋了。”门人手上有的是挖掘药物的锄头,当即在山谷下挖起大块泥土积雪,纷纷向江芯怡身上抛去。

  杨天意受了伤,不到最后一刻不能出手。

  江芯怡叫道:“风师姐,他们杀了我,白大仙不死也会钻入山林,咱们大伙儿都要同归于尽。”只觉土雪如雨,当头盖落。

  云霓与雷定双双跃上,齐声道:“崔掌门请手下留情。”

  崔更野听到她“咱们大伙都要同归于尽”这句话,心中一动,见四下里滚倒在地的有将近二十名帮众,其中六七名更是帮中重要人物,连自己三个师弟亦在其内,若将这小姑娘杀了,虽然出了一口恶气,但这白大仙毒性大异寻常,如不得她的独门解药,只怕难以救活众人,便道:“留下她活口,别盖住头脸。”

  片刻之间,土石已堆到颈边。江芯怡只觉身上沉重之极,身子被埋在土雪中,只露出头脸在外,再也动弹不得。

  崔更野阴恻恻的道:“小姑娘,你要死是要活?”江芯怡道:“我自然要活。你若将我害死,你们这许多人也活不成了。”崔更野道:“好!那你快取解治貂毒的药物出来,我便饶你一命。”江芯怡摇头道:“我身上没解药。刚才不是说了吗,这白大仙的剧毒用赤术、钱线根和川贝来解即。”崔更野精通药理毒理,早知江芯怡先前是随口诬骗卢烹虎,厉声道:“小姑娘这时候还在胡说八道,老爷子一怒之下,让你话生生的饿死在这里,没有解药的话,把配方说出来也行。”

  江芯怡那里有什么解药,更加不知解毒的配方,只好硬着头皮道:“我跟你说的全是实话,你爱信不信,便是杀了我也是这句。”崔更野木剑指着江芯怡咽喉,恶狠狠道:“死到临头还满口谎言,你想死我便随你。”

  杨天意手握几颗碎石,崔更野一有杀人之意,便即掷石救人。

  江芯怡命悬一线,眼下唯一能救她的是云雷师兄姐,张口大叫:“云师姐,雷师兄,你们还不阻止他?”

  云霓适才还很是紧张,此刻却松下来笑道:“小师妹,你刚才说得对,如果白大仙找不回,我们就永远不回昆仑山。”雷定从万里西域来到中原花花世界,早已迷失,听得师姐说话,立即表示赞同。

  江芯怡绝望无比,眼光中露出恐惧之色,叫道:“崔掌门,你杀了我,他们都死定了。”崔更野喝道:“不想死就交出解药,不然就给他们陪葬。”云霓劝道:“小师妹,你唤回神兽,我向崔掌门求情,饶你一命。”

  “小师妹,将神兽唤回来可保性命。”雷定黑夜之中也看不清白大仙的处所,以为白大仙躲在一旁。

  眼见木剑抵近,江芯怡叫道:“崔掌门,我直到刚才才知道白大仙有毒,真的没有解药啊。”

  崔更野行走江湖数十年,在武林中也算颇有名声,今日遇到了江芯怡这妞子,倒也真是束手无策。他牙齿一咬,说道:“拿火把来,待我先烧了这小姑娘的头发,瞧她说是不说。”一名门人递过火把,崔更野拿在手里,走上两步。

  江芯怡在火光照耀之下看到他狰狞的脸色,心中害怕,叫道:“喂,喂,你别烧我头发,这头发一烧光,头上可有多痛!你不信,先烧烧你自己的胡子看。”崔更野狞笑道:“我当然明白很痛,又何必烧我的胡子才知。”举起火把,在江芯怡脸前一晃。江芯怡吓得尖声叫了起来。

  江芯怡急中生智叫道:“白大仙世所罕见,是天生神物,牙齿上的剧毒怪异之极,天下无药可救,除非找到七彩宝珠!”

  卢烹虎强忍剧痛,颤声叫道:“七彩宝珠在那里,小妞你快说。”

  崔更野听得四周被白大仙咬过的人不住口怪声呻叫,猜想这白皮子毒确是难当已极,否则这些人都是极要面子的好汉,纵使给人斫断一手一脚,也不能哼叫一声。他们早已由旁人敷上了解治五毒的药物,但听着这呻吟之声,显然本帮素有灵验的神药并不生效,更有人取出治蝎毒、治蜈蚣毒、治毒蜘蛛毒、蛇毒的诸般药,在给白大仙咬过的小徒身上试用,那些人只有叫得更加惨厉。崔更野怒目瞪着江芯怡,喝道:“七彩宝珠在那?快快说来!”

  崔更野听得四周被白大仙咬过的人不住口怪声呻叫,猜想这白皮子毒确是难当已极,否则这些人都是极要面子的好汉,纵使给人斫断一手一脚,也不能哼叫一声。他们早已由旁人敷上了解治五毒的药物,但听着这呻吟之声,显然本帮素有灵验的神药并不生效,更有人取出治蝎毒、治蜈蚣毒、治毒蜘蛛毒、蛇毒的诸般药,在给白大仙咬过的小徒身上试用,那些人只有叫得更加惨厉。崔更野怒目瞪着江芯怡,喝道:“七彩宝珠在那?快快说来!”

  江芯怡道:“七彩宝珠只有一颗,并且已给人吃下肚……”

  崔更野没听完已然大怒,如此消遣我,真当我面善心慈的善长仁翁,举起火把,便要往江芯怡头发上烧去,突然间后颈中一下剧痛,已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崔更野大骇,忙提一口气护住心头,抛下火把,反手至颈后去抓,突觉手背上又是一痛。原来白大仙被埋在雪土中之后,悄悄钻了出来,乘着崔更野不防,忽施奇袭。崔更野接连被咬了两口,只吓得心胆俱裂,当即盘膝坐地,运功驱毒。诸帮众忙铲沙雪往白大仙身上盖去。白大仙跳起来咬倒两人,黑暗中白影闪了几闪,逃入道旁草丛中不见了。云霓与雷定大呼小叫,作势赶赶却又不移动脚步。

  崔更野手下急忙取过蛇药,外敷内服,服侍掌门,又将一枚野山人参塞在他的口中,崔更野同时运功抗御两处貂毒,不到一盏茶时分,便已支持不住,坐立不安,大声叫喊。诸帮众心下栗栗,不知如何是好。

  江芯怡看到这等景象,吓得脸也白了,不敢再作一声。崔更野沉下气忍痛问道:“给这鬼皮子咬了,活得几日?”江芯怡那里知道能活多久,颤声随口道:“据说……可活得十八天,不过……不过你崔掌门内力深厚,武功了不起,只怕运气压制……一定能多活几日。”

  “多你奶奶个头!我杀了你这臭妞子。”崔更野举掌打了江芯怡一记耳光,心想:“难道黄皮子毒无药可救,就只能这样等死?”只听得黑云堡的卢烹虎问:“江小妹,七……七彩宝珠给……给谁拿了?”江芯怡道:“七彩宝珠傻根吃了,我带你们去找他,只要喝了他的血,大家便都不用死。”崔更野双眼一睁:“喝了他的血就能解毒?”

  江芯怡为了活命,那里还管那么多,颤抖着把傻根的血能解天下百毒之事讲出来,特别把长毛怪麦哲七吸血的事添油加醋说出,各被白大仙咬了之人如溺水者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眼前顿现希望,连忙问这个叫傻根的人在那里,江芯怡又怎知傻根便在身旁,随口捏造几句:“傻根他在嵩山少林寺,你们大伙儿现在出发去找他还来得及。”

  崔更野道:“傻根他是少林弟子?”蝎冥派地处西南边陲,他近半年一直在宋辽边境活动,没听说过傻根以及百虎门之事,卢烹虎却是比他清楚多了,为了寻找傻根,黑云堡与百虎门已打了几场大架,说道:“崔掌门,傻根是……是……百虎门的掌……门……”江芯怡不知胖虎说的是真是假,更没听说过百虎门,便道:“傻根不是少林弟子,他冒犯少林寺,打伤打死几个少林弟子,此刻正被关在少林寺的罗汉堂内倍受折磨。”

  杨天意在旁边听了心中暗暗发笑:“江小妹说起谎来,脸不改色心不跳,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

  崔更野只觉两处伤口又痛又痒,难受无比,那里还有心去分辨她说话真假,焦急着道:“那咱们现在就去河南嵩山,小妞子,你随着我们去。”

  江芯怡信口胡说,乃是为了活长几日,盼望被咬众人在路上一一毒发身亡,那便还有存活的机会,当下点头答应,心中忽然后悔:“为什么刚才不说傻根在大理国,这样不是能拖得更长久吗?”心中纵然后悔,却不敢改口。

  蝎冥派的捆了江芯怡,押着她正要出发,突然云霓张开手拦道:“崔掌门,你们自行去嵩山即可,我小师妹没必要跟着去。”崔更野一怔:“她不去,我们怎找得着傻根?”雷定道:“小师妹不是说了他被囚禁在少林寺吗,你们直接过去便是,何必带着她?”

  崔更野道:“要是小妞子说假话那怎么办?”云霓道:“这我可管不了那么多,江师妹是我蓝月天宫的弟子,宫主吩咐交待,无论如何要将她和神兽带回昆仑山,为此还请崔掌门放了我小师妹。”

  卢烹虎脾气十分暴躁,他最先被咬,此刻难受得神智已有些模糊,见到云霓挡在道前,话也不说,突然跃前,左臂钢爪直扫,掠向云霓咽喉。

  卢烹虎五短身材,矮冬瓜一个,适才被白大仙捉弄得狼狈不堪,云雷二人及崔更野都没将他瞧进眼里。此时他二话不说就出手,丝毫没有征兆,云霓一点准备也没有,五根闪着蓝光的钢指就已划至身前。

  云霓惊叫一声往后急仰,唰的一声,钢指划破胸前衣服,露出内里粉红内衣。卢烹虎一招得手,毫不留情,右手三尖两刃刀连斩三刀,将云霓逼得连连倒退,最后摔倒在雪地上,卢烹虎没有丝毫停留,一纵而起,挺刀自高而下刺落。

  卢烹虎恨蓝月天宫弟子明知道白大仙厉害而不提醒,让他小命被人捏在手上,本来肚子里已压了一把怒火,此时更见那们出手阻拦,怒火嗐地暴发出来,一出手便欲了解云霓性命。雷定眼见师姐危殆,不顾身上多处伤患,持剑侧击,攻卢烹虎之不得不防。

  卢烹虎嘿嘿冷笑,装作看不见,待得长剑刺至腰肋,左臂突然伸出,五根钢爪抓上剑刃伸手一拉,把雷定拉过来,右手三尖两刃刀向其脖子抹去。

  崔更野与云霓同时叫道:“不要!”

  眼看雷定身首异处,突然一个白色身影自远而近,逼近卢烹虎,一掌拍向后心,卢烹虎松开长剑放脱雷定往前急跃,闪开敌人迅捷无伦的一掌。

  云霓与雷定齐声叫道:“风师兄!”

  来者约莫二十六七岁,长脸剑眉,正便是天月天宫弟子风行,一身白衣,傲然立于雪中,斜眼瞧着卢烹虎,嘴角微微上扬。

  蓝月天宫有个规矩,宫内弟子排资论辈,一不论入门先后,二不论年龄,只按武功高低排序,武功高者为师兄师姐,武功低者为师弟师妹,因此这个风行师兄,虽然在风云雷电四人中年纪最轻,却因为武功最高而排在榜首,成为另外三人的师兄。

  :。:

看过《逆刀风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