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380章 馋她的身子

第380章 馋她的身子

  便在静室之内,刘绫羞愧难当,颜良口干舌燥之时,静室屏风之后,亦有一人被震得目瞪口呆。

  那人不是旁人,正是带刘绫前来的甄宓,她忧心闺密,怕被颜良为难,便悄悄潜至屋后屏风处偷听。

  先前诸事尽皆一切正常,甄宓甚至还有站出去为闺密陈情的冲动,不过到得后来刘绫的话语却把她给彻底惊呆了。

  与颜良被旖旎的场面所勾引不同,甄宓第一时间的想法却十分清奇。

  “她终于要来与我做姐妹了么?”

  甄宓想到了平日里在闺房中开过的玩笑,想到了在颜良外出的日子她邀请刘绫陪她夜宿时抱抱蹭蹭虚龙假凤的勾当,便有些面皮发红,觉得与刘绫若真个做了姐妹好似也不错。

  这些为奴为婢的话只是托辞,刘绫无外乎是想委身于人罢了。

  甄宓在平日里亦能感觉得到,刘绫总喜欢拿言语挤兑自家夫君,给他一些脸色看,对于这个性格比自己开朗些的好友打着什么主意她心知肚明,只是不忍揭穿。

  毕竟刘绫的身世亦十分凄苦,出身没落王家,高不成低不就,到得如今尚未有过心上人,与自己曾经的悲苦多有相似。

  就在甄宓悄悄纵容之下,刘绫亦愈发不把自己当外人,甄宓原以为此事还需要自己从中合,没想到因为这么一桩事情,却要让刘绫自降身份出这样一袭求恳的话语。

  甄宓在心中也默默为刘绫心疼了三秒钟,好在自家夫君言语中终于有所松动。

  不过颜良松了口后,甄宓心里的心思却又一变,心想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见这么个娇俏可饶弱女子甘愿委身低声恳求,果然就经不住诱惑。

  又想起那日颜良悄无声息地推门入内,定是把不该看的东西都看去了。

  今这一出,不定是蓄谋已久了吧?

  不然为何要私下见她?

  哼!

  你果然是馋她的身子!

  在屋内的颜良突然觉得脊背一凉,感到身后好似传来一股可怕的杀气,他回头一看发现除了屏风之外并无异状,却也正好从刘绫的美色诱惑中稍稍清醒了过来。

  见刘绫依旧跪地不起,颜良又咽了口口水,道:“你先起来吧!”

  刘绫却害羞不敢起身,道:“府君这是答应了么?”

  刘绫这句话得细声细气,与平日的娇蛮,与刚才的斩钉截铁大有不同。

  然而这女儿扭捏姿态,却更引得颜良垂怜,不过颜良也不敢擅自开口答应刘绫的请求,只道:“你是宓娘挚友,我总得优容一二,地上凉,你且先入席坐着再。”

  刘绫轻轻“嗯”了一声,然后起身归入坐席,不过全程羞红着脸低垂着头,再无之前趾高气昂的样子。

  颜良轻轻捻着自己的胡须,思忖再三后道:“你言你有管教不严之罪,你可管过这两家商号?”

  刘绫答道:“这两家商号都是家母出资请宗人故旧开的,早些年一直都是家母主持,我亦出过一些力,所以知晓其中情形。直至家兄及冠之后,家母才将这些产业尽数交托给家兄,家兄并不擅长货殖之事,此事定是家兄受商号管事的蛊惑而为,还请府君明察。”

  颜良挥挥手道:“开脱的话不必再言了,我过,犯了错便要付出代价,汝兄在此事上决然脱不了干系。”

  “我可看在常山一脉,以及宓娘的面子上,不将此两家干犯禁令的商号与其他商号一同接受处罚。”

  “不过,今后常山一脉,以及此两家商号必须在相府的监管控制之下,对于相府的要求、命令,不得有丝毫违抗,你可做得了主?答应得下来?”

  刘绫见事情终于有了转机,家族得以存续,家兄可以保全,还有什么不答应的,更何况方才那么羞饶话都出口了,她也豁了出去,重新抬起头,用那一双略带迷蒙的大眼睛定定看着颜良道:“常山一脉和妾身,便都托付给颜郎了。”

  “好!……呃……”

  颜良刚刚叫了声好,就发觉有些不太对劲,什么叫都托付给自己了,怎么感觉好像接手了个烫手的山芋似的。

  算了,先不管这么多了,正好趁着解决刘、王两商号的事情,把攻打黑山的方案再优化一下。

  颜良站起身,越过案几朝前走去,欲要去门外把陈正喊进来。

  而坐在客席的刘绫见颜良突然站起来往自己方向走来,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身体往后一缩,双手牢牢捂住了自己的胸襟,张口结舌道:“你……你……要做什么?”

  颜良也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不过随后便释然,知道这个一向张牙舞爪的女子怕是想歪了。

  颜良突然生出一股恶作剧的念头,努力模仿起后世电影里星爷那标志性的贱笑道:“哇哈哈哈哈哈哈!你猜……我要做什么?”

  他故意又往刘绫身前逼近了半步,然后在刘绫惊慌失措中,折向了门口,推门出去。

  屏风外的动静吓了甄宓一跳,她心想自家夫君不会真个要在这静室之中行那苟且之事?

  这男人咋就这么急色呢?

  甄宓悄悄从屏风后探出半个脑袋看去,却没看到她想象中不堪入目的场景,只看到刘绫嗔嗔看着门口方向,脸上流露出不知是失望还是庆幸的神情。

  稍倾,颜良带着陈正回到屋内,道:“行之,你马上调集人手,去接管刘氏商号与王氏商号,行事要缜密一些,不要打草惊蛇。”

  “好好审问每一个参与黑山贼贸易的成员,研究一下如何把坏事变成对剿贼有利的好事。”

  陈正大声应诺,又问道:“若是这两家商号不配合,当如何处置?”

  颜良转头问道:“刘绫,你他们会不配合么?”

  刘绫道:“万万不会,妾可亲自随同陈令君前往,必要时可请出家母做主。”

  颜良道:“但愿如此。”

  陈正若有深意地看了刘绫一眼,然后又问了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

  “那刘盛若阻扰此事,当如何处置?”

  颜良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静静看着刘绫,想看看这个舍身饲虎断尾求生的女子会作出何种果断决定。

  刘绫显然是早就想过如何处置兄长刘盛之事,毫不犹豫地道:“家母为了亲自守着家父的坟冢,如今长住在滹沱水以北靠近九门县的庄院内。我等可将家兄送往庄院,令其闭门思过,并不至于影响我等盘查商号之事。”

  对刘绫的表态颜良还算是满意,又添了一句道:“若能幡然悔悟,亦不失为一桩善举。行之,你去把刘盛所有来往书信尽数验看一遍,更问一问他,与郡中哪些人交往,都商议了些什么。绫娘子,你觉得行么?”

  刘绫果断点头道:“一切听凭府君安排,家母虽非家兄生母,然从带大家兄,素受家兄尊敬,我会将此事详情禀告家母,让家母好生训斥于他。”

  颜良点点头,道:“事不宜迟,你等这就去办吧!”

  待刘绫与陈正告辞出去之后,颜良想起方才背后突然冒出的可怕杀气,心中一动,轻轻咳嗽了一声,淡定地道:“还不出来?你要躲到何时?”

  躲在屏风后偷听了大半的甄宓被颜良一诈,期期艾艾地挪出了屏风外,怯怯地道:“夫君怎知道我在后边。”

  颜良斜眼瞄道:“为夫上知文,下知地理,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你那些心思,我又怎会不知?”

  甄宓娇嗔道:“那你也知晓方才有人会以身相委投怀送抱咯?”

  “咳咳咳……竟有慈好事?我怎没见着?”

  颜良正举杯喝水,闻言差点被呛到,连忙打马虎眼试图蒙混过去。

  甄宓这回却不愿轻易放过他,跑到他身旁,一只纤纤素手伸到颜良的腰肋间揭起一层皮肉就是一拧,严刑逼供道:“!你是不是早就惦记上人家了?”

  颜良在战场上负炼枪创伤犹自不怕,但女子的夺命搜魂手却着实要命,拧得他扭动着身体频频躲避而不得,忙叨扰道:“细君饶命,细君饶命,为夫素来公事公办,此番若不是看在细君的面子上,定要严惩刘家,怎地还怪罪于我!”

  见颜良这么解释,甄宓心头的一丝幽怨之气才稍稍缓解,道:“哼!若非看你识相,定不饶你!”

  完站起身来一步三扭地就要往外走,却不料被颜良的大手从身后一把搂住。

  颜良方才被刘绫那弱质孤女形象挑起的心头邪火真愁没处发泄,如今逮着机会,怎能不好好振一振夫纲。

  ——☆——☆——☆——

  且陈正带着刘绫匆匆离开白石山下的郝氏庄院,也不返回元氏,直接快马加鞭赶去了真定。

  原本刘氏商号与王氏商号的通贼之事,绝对轮不到陈正亲自去处置,即便搭上废常山王之子刘盛,也达不到这等重要程度。

  不过敏锐的陈正从颜良与刘绫的对话与神情之中,察觉出了一些不为外壤的内容,加上颜良刻意吩咐,他便打算多费些精力亲自走一遭。

  从正月十四日颜良大婚前夜,陈正被正式任命为职方掾起,这个从职能到人员都十分神秘的部门便迅速成长了起来。

  按照颜良的意思,职方掾的责任范围首先要囊括整个常山国,再延伸到周边郡国,乃至于伸向邺城、雒阳、许都。

  但常言道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摆在陈正面前的首要问题是缺人。

  颜良能给到他的支持便是可以在军中抽调一部分原本就负责情报收集的人员作为骨干,比如牛大的胞弟牛二,先前负责过比武大会期间的安保工作,便被派来作为了陈正的副手之一,原先统带的一些人手也尽数并入职方系统下。

  有了这部分军中士卒,在加上颜良划拨给职方掾的部分文士幕僚,算是搭起了一个情报机构的框架。

  然而常山十四个县,靠有限的人力当然无法完成任务,甚至都没办法保证情报收集。

  在征得颜良准允的情况下,陈正在郡县乡亭的各级官吏中寻找家世清白,为人机敏的部分人选,发展为外围兼职人员。

  这部分兼职官吏大多数是郡县的督邮、贼曹、督盗贼、啬夫、亭长、求盗之类的治安官、督察官,本身就负责一地一域,相对了解地方上的种种情况。

  他们只需按照职方掾的要求,记录下他们工作中一些职方掾需要掌握的内容,抄送至上一级的负责人手中,便可额外领一份薪酬,自然是人人乐意。

  除开兼职的官吏外,陈正还发动一些各地轻侠少年、商贾、俳优等作为编外线人。

  每当职方掾需要了解某一方面的情报,便会吩咐这些编外线人额外留意打探,但凡能提供有价值的情报,陈正不吝重赏。

  前些时日,职方掾的工作重点便在于查清黑山贼派在各县乡中的暗子,以及违反禁令与黑山贼暗中往来的商贾、大族。

  而刘盛、刘绫兄妹所掌控的两家商号,只是这次清查行动的目标之一。

  鉴于黑山贼在赞皇山处的挑衅行为,颜良决定把对黑山贼的封锁打击再一步升级,其中手段之一,便是斩断黑山贼伸到常山的黑手,查处这些敢于冒下之大不韪的商贾、大族。

  从元氏到真定差不多百里路程,他们一行车马紧赶也要整整一时间。

  途中在一处亭舍休歇的时候,刘绫找到陈正,状若很随意地问道:“妾听闻陈令君是南海人?”

  陈正在工作以外的时间倒是为人十分客气,笑着应道:“正是,在下来自南土蛮荒之地,让王女见笑了。”

  刘绫道:“什么王女,不过是罪人之女罢了,令君便如府君一般称我绫娘子便是。”

  陈正点头道:“那在下便僭越了,不知绫娘子寻我何事?”

  刘绫问道:“陈令远从南土北来,在冀州孤身一人也没个体己人照顾,我府上倒是有些女孩,曾受昔日王府女乐调教,略懂侍奉之事,正可送两个给陈令,为陈令照顾下起居,何如?”

看过《三国求生手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