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336章 西柏陂

第336章 西柏陂

  灵寿县,西境,柏卜丘。

  一座巨大的屯寨正在兴修之中,围绕屯寨的是新开垦的数百倾良田。

  此处背靠绵绵黑山,面前是奔流激荡的滹沱水,中间的滩地肥沃,极其适合耕种。

  但因其地紧邻黑山,百姓们哪里还敢在此处耕种,原有的一些土地早就抛荒十余年。

  人民迁走之后,此处的河堤也无人修治,导致滹沱水边的河堤生出好几个豁口,一旦春夏洪泛之时,河边的土地便时不时会漫水,将这片地带变成泽国。

  虽被河水浸没过的土地更加肥沃,但百姓们安全无法得到保障,更无心耕种,此处就愈加荒芜。

  这种情况在常山屡见不鲜,所以下不缺耕地,缺的只是能让百姓安心耕种的环境。

  这种安全问题颜良丝毫不必担心,他有一支强军在手,如今靠近常山这一侧平原周边的大股贼寨已经消失不见,各个险要之处都设下哨所派兵驻守巡梭,不虞山贼会出来滋扰山地边缘的屯寨。

  况且各屯寨中的青壮都会被组织起来,五日一练,虽都是些基本的队立弓弩、刀枪操演,但真个有贼人要来侵犯破坏他们苦心修建的家园时,定然不会仓惶逃窜,而是会在屯田军吏的带领之下保卫自己的家园。

  滹沱水发源于并州群山之中,从黑山往东之后,因为高低落差巨大,所以水流湍急,要来到蒲吾到真定河段后水势才会平缓下来。

  但这湍急的河水、破败的河防却难不倒颜良,他趁着冬水势枯竭的时候,出动诸多劳力修治河防,为此还特意从钜鹿太守张导手里借来治水能手马岳。

  马岳此人果然有几把刷子,来到簇,在观察滹沱水走势,又仔细询问本地土着后,再度提出有一些河道拐角的地方需要再度强化河堤,有一些地势平缓地方则可以设陂蓄水,一来缓和水势,二来方便浇灌陂旁的田地。

  颜良对马岳的请求一概应允,再度调拨人手供其驱策,一应物资尽皆予取予求,对他的要求只有一个,在春洪前尽量完成,不要耽误春耕。

  若是放在别他地方,少不得会被评价劳民伤财,不体恤民力。

  因为别的地方修治河防都需要征发本地劳役,劳役们若是不去就是犯法,去立误自家农事不,还没有工钱。

  但在常山却没这种法,颜良只是下令各地发布告示,不主动征发劳役,但接受本地百姓自发报名,但凡报名者均会发放工钱,还包餐食。

  虽工钱不多,餐食也只是疏食而已,但这种待遇黔首百姓们何时享受过,当下便举国称赞常山相仁厚。

  因为有了工钱的刺激,一些冬日里无所事事的百姓便主动报名参与兴修水利,但更多百姓畏惧治河之苦,还可能会有危险,不愿响应号召。

  对此常山长史辛毗等官吏曾很是忧心,忧心人手不足耽误工期。

  不过其后的事情却让辛毗等官吏以及诸多百姓们瞠目结舌,因为当响应号召的百姓前往工地后,发现那处已经聚集了诸多人手。

  其中有一部分是附近屯田堡寨的人手,他们修治河防事关今后安全,自是人人尽心尽力。

  但更多的却是被讨逆营军士们统一指挥看押的苦役,正是从煤矿、铁矿处临时调集来的山贼囚犯。

  那些本地百姓们发现,不但屯田堡寨的屯民们干活积极卖力,就连他们印象中死气沉沉的苦役也是干劲十足。

  这其中的原因正是在房山铁官苦役作乱之后,颜良宣布要善待苦役,宣布矿场中所有苦役,只消勤恳干活,满五年之后都能服役期满转为自由之身,若是在工作之中表现优异,还能得到粮肉赏赐,更可以缩短刑期。

  在矿场的待遇提升,苦役们能吃个囫囵饱,没有冻饿之忧,更重视安全生产后,矿工们再也无心闹事,纷纷安心工作。

  在那之后,一些矿工苦囚因为表现优异而被宣布减刑三个月到半年不等。

  更有两个矿工琢磨出一种新式运送矿石方法,向矿中管事提报,矿场经过上一次动乱后,许多贪渎、不称职的管事都被处罚、罢免,所以接到提报的管事不敢怠慢,立刻提报到铁官丞胡其处。

  胡其觉得这种在主矿道中设下轨道,然后用轮车装运矿石,再从矿洞口拉出来的方式,比之原本由矿工或推车或背运竹筐的方式十分可行,便亲自主持设计改进,试验其效。

  运用此方式后,矿洞中往外运送矿石的效率果然大增,使得铁矿的产量有望倍增。

  因为矿洞狭,同时在矿洞中的人手有限,若是下边挖得越快,运送矿石的人手就要更多,人手来来往往的,极其影响效率。

  改成用矿车运送后,至少能节省三分之一的人力,且运送速度提升至少一倍以上。

  胡其也不敢擅自决定,把此事上报到金曹掾颜佑处,颜佑又找到颜良汇报。

  颜良得知后,亲自前往房山铁矿观察试验,更带着一些有经验的工匠前往一同评测。

  在观察之后,颜良觉得此事绝对可行,这种运送方式与后世的方式颇为接近,只是矿车牵引还需要使用人力。

  在颜良的提示之下,工匠们把人力拖拉矿车的方式改为由矿洞口设置巨大的绞盘,用绞盘来拖拉矿车,更节约一部分人力,增加效率。

  若验证无误之后,准备在各个矿洞尽数施行此法。

  秉持着有功必赏有罪必罚的原则,但凡参与此项技术改进的人员尽皆有赏,那两个提出这个方法的苦役更是直接被减免了整整两年刑期,并破格提拔为矿场管事。

  此消息一出,整个矿场苦役之中尽皆哗然,提供了个点子就能减免两年刑期,还成为管事,可以居住更为舒适的屋舍,享用更为丰盛的餐食,怎不让人羡慕嫉妒恨。

  不过颜良此举,也大大激发了苦役们的干劲和斗志,觉得如今的生活比往日当贼时好得多,不仅能吃饱穿暖,还能有个奔头。

  由于各矿不停改良工艺,增加效率,人手倒渐渐充裕了起来,颜良就正好调动一些人手前来参与修治河防等事务。

  比起矿场中的活计,修治河防简直轻松无比,安全性还更有保障,且在河边旷野干活总比在矿洞下干活要舒心得多,所以苦役们个个高忻很,显得干劲十足。

  当然,这其中也有几个不长眼的家伙觉得有机可乘伺机逃跑,但都被周边巡弋的讨逆营士卒,或是乡勇亭卒们抓捕回来后,各增加一到两年刑期,并戴上木枷锁示众后,其余饶不当心思尽数收了起来。

  在人手问题解决后,治水的效率就节节攀升,很快就达到了颜良的预期,仅仅月余时间,就有所大成。

  这一日,颜良亲自来到柏卜丘一处的河堤视察,建义中郎将陶升、灵寿令陈正、郡水曹掾马岳等人都陪同在侧。

  颜良登上一处新修的河堤,往河道两旁遥望,发现北面远处俱是高低不一的山岭丘陵,西侧是奔流不息的滹沱河水,南面是一大片上好的平原良田,东面是新开辟出一处蓄水的陂池。

  午日当头,晴空万里,春风徐来,水气扑面。

  一旁的陶升笑道:“在下也到过多地,只有颜府君有如此大的手笔,一月多时间就修治出如此完善的河堤,更蓄陂池,利田耕,造福万民。”

  颜良道:“此皆是道嵩之功,与我何干?”

  马岳揖礼道:“末吏只是出了些策略,怎敢居此大功,若非明府调拨来大量人力物力,此水治理还是遥遥无期。”

  颜良摆摆手道:“人力物力嘛,挤一挤总会有的,这下缺的就是有主意并能付诸实施的人才,道嵩就不必谦虚了。”

  马岳受此夸奖,显得十分激动,答道:“绝非末吏谦虚,而是明府调集的人手干劲十足,效率超绝,末吏前所未见,往日官中征发劳役修治河防,往往效率低下,一段河堤需要花费十半个月的,哪里能有眼下的效率,故而此功在明府,非在末吏也!”

  颜良淡淡道:“欲使得人人尽心效力为我所用,无外乎‘诱之以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胁之以威,授之以渔,绳之以法,导之以行,勉之以恒,行之以德,齐之以礼’,此中数法,缺一不可。”

  马岳闻言肃然起敬,俯首道:“谢明府指点。”

  一旁的陶升与陈正亦是同样若有所思,不停回味刚才颜良随口而出的话语。

  马岳指着东侧的陂池,道:“禀明府,开春后水势更将丰沛,此处陂池可望再大上一倍,今后陂池四周的田地灌溉尽皆无虞。”

  陶升也道:“末将治下的屯民见此陂建成十分欣喜,有些人直称其为颜公陂,纯是敬佩明府的德政也。”

  颜良摇摇头道:“此陂集万千人之力,岂是我一人之功,当为其别起一名。”

  陶升道:“正该由明府为此陂起名。”

  颜良遥遥望着渐成气候的陂池,目光又看向陂池北边的一处山岭,只见山岭上尽是苍郁茂密的翠柏,心中一动,想起了后世此处的地名,道:“便命名为‘西柏陂’吧!”

  在为陂池起名后,颜良又对参与兴修水利的诸多官吏役夫隆重嘉奖。

  各级官吏或有升迁,或有钱财嘉奖,役夫们,无论是本地百姓还是屯客或是苦役,均视各人出力多少给予部分米粮赏赐,让参与兴修水利的人们更对颜良感恩戴德,从而爆发出更热烈的干劲。

  对于从钜鹿太守张导处借调来的水曹掾马岳,颜良其实很想把他留下来。

  如今的农业生产离不开水利建设,尤其是受到冰河时期影响,冬愈发寒冷,夏又愈发旱热,时不时会发生一些地方缺水,导致田地歉收。

  只不过毕竟马岳是张导的人,自己若仅仅以一个水槽掾的位置是不足以吸引这种人才长期远离家乡来到常山效力。

  颜良通过一番思考,对马岳道:“道嵩,你在此事中居功甚伟,如今石邑长出缺,我欲表举你接任,不知你意下如何?”

  马岳闻言一惊,就连陶升也闻之侧目,只有陈正微笑不语,心想将军又故技重施了。

  郡国水曹掾这个位置不比功曹、主簿位尊,也不及簿曹、仓曹、金曹油水充足,主要负责兴修水利,乃是做得辛苦,做不好又挨骂的苦差事。

  虽然马岳的老上司钜鹿太守张导对水利十分重视,但马岳任事多年也只是一直在水曹掾的位置上没有动静,更遑论能举孝廉之类美事。

  若是颜良欲要拔擢马岳为二百石县丞、县尉,或许马岳也不以为意,未必心动,但颜良开口就是四百石县长,主掌一县之政的正印官。

  石邑县不算大县,但县长之位也是众人争破脑壳的美职,谁能料到颜良开口就超拔马岳一个百石吏。

  马岳一个激动,连忙拜谢道:“下吏谢过明府拔擢,只是岳才疏学浅,恐不能胜任。”

  颜良微微一笑,心想这时候的人就是这种作态,明明心里开心得要命,嘴上却什么不能胜任的虚套话,但他也不得不配合着再度道:“道嵩之才我故知之,便莫要谦虚了,石邑虽然县界不大,内中多山,正需道嵩这般贤才悉心治理,得以广兴生产,造福于民。对了,若是道嵩顾忌张府君处,我可修书一封言明此间之事,料张公亦会成人之美。”

  马岳再度拜谢道:“明府如此来,若下吏再不答应便是不知好歹,下吏谢过明府知遇之恩,定当衔草结环以报。”

  颜良呵呵笑道:“道嵩不必如此,一切都是为了百姓社稷,拔擢贤才正是我应尽之职。不过郡国水利之事尤为重要,除道嵩外无人可任,还望道嵩仍旧兼任此职,再接再厉,使常山各地之水皆成百姓之助,而不为患也!”

  马岳神情郑重地答道:“岳自当潜心用事,助明府达成所愿。”

  PS:随口一提,书中所言西柏陂,正是后世西柏坡附近,因柏树茂密而成名,在此一提,也算是遥敬在那里艰苦奋斗过的开国先辈。

看过《三国求生手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