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306章 爱民如子颜府君

第306章 爱民如子颜府君

  随着颜良掷地有声的话语,百姓们向颜良手臂所指方向看去,只见远处一大股精悍健卒虽只是普通行路,但人人带甲,个个持刃,自带一股枭锐气势。

  跟随在侧的牛大十分有眼色地拿起坐骑后放着的一面令旗挥动了几下,然后百步外的健卒看到旗号,随着领头屯长的号令下迈着整齐的步伐向前行来。

  颜良手下的四百短兵都是骑兵,且一人双马,从石邑营挑选的四百健卒虽然主要练习山地作战,但也人人配马。

  所以八百健卒缓缓行来,气势不亚于两三千人,让道路两旁田地里的百姓俱都大为震撼。

  “真健儿也”

  “有此强兵,何愁贼寇不灭”

  “是啊有讨逆营护佑,我等便可安心屯田了。”

  “加入讨逆营能早分田,说得我都意动了。”

  “对听说讨逆将军手下的兵待遇最好不过,我正有投军的想法。”

  “听说要被选入讨逆营可不容易,要在比武大会上进入复赛才行。”

  “怕什么,去试一试便知道,我也不必旁人差了。”

  “对,去试一试”

  “可听说那比武大会方才举办,下一次要今年冬天,可等煞人也。”

  “就是,眼下才是正月,还要等上一整年呐”

  颜良见军威展示的效果不错,百姓们态度烈,说道:“若是诸君有心从军杀贼建功立业分田置户,倒也不愁没有机会。”

  “这眼下的屯部都是军屯,屯民青壮在农闲之时,也需要组织护屯队,习练刀弓之术,以备发生贼患之时守卫家园,等待附近的兵马救援。”

  “在练习之时,若是表现优异,各屯的保长、甲长可以向屯堡官吏推荐,经过进一步训练考核后,便能进入讨逆营担当正兵、辅兵,或者预备兵员。”

  “但凡通过考核者,无论是服役还是预备役,都能享受提前分田的待遇。”

  百姓们闻听之下,那些稍有血的青壮都大为意动,思忖着待屯中组织护屯队时要抢先加入,争取被荐为讨逆营兵卒。

  颜良见反响烈,人心可用,又趁打铁道:“屯田、分田与募兵之事就先说到这里,大家伙儿有何不解的,之后可以向屯中官吏询问,我接下来说一说孩子们进学之事。”

  “眼下常山国中正大力兴学,各乡都会恢复乡庠,各县都会恢复县校,而在郡国中会新建一座六山学院,专门延请海内知名儒士学者开堂授讲,以兴常山之文教。”

  “大家伙儿先前说,也想送孩子们进学,只是力有不逮无力承担束脩,我都一一听在耳中,我亦感同受。”

  “不过这一回,大家伙儿却有福了,因为常山境内以后各级官立的学校庠序均不再收受束脩,而由各级学校自行发放俸禄。各地将划拨相应的田地作为学田,所产出之物用作支付教授俸禄以及学生的餐食、补助等等,不足者将由各地府库以及福利彩票盈余中补足。”

  “且郡、县、乡、里各级学校庠序均会向所有进学的孩童提供基本的餐食,若其中有贫苦人家的孩子,还会适当给予补助,当使我常山境内每个适龄孩童均能识文断字。”

  “此外,郡县还会设立奖学金,用以激励各级学校中成绩优异的学子,且在优异学子学成之后,充入各地官署和军中为吏为佐。”

  “乡亲们在田地里刨食都不容易,后你们的孩子们总得争取有些出息吧识字习文后能在各地当小吏,就算参了军还能当上军吏。岂不比整天在田头瞎玩闹好”

  “所以,莫要再犹豫了,赶紧将各家适龄孩童的姓名、年龄、识字程度尽数报至屯中,屯中稍后会一并安排各家孩童的进学事宜。”

  颜良极富蛊惑的话语慢慢道来,说得屯民们面面相觑,都不信有这么好的事,有个胆大的问道:“真不收束脩还管饭”

  颜良笑道:“真不真,各位报了后便能知晓。”

  这时候许老伯带头跪下叩首道:“我辈黔首子弟竟能不费分毫就进学听讲,还有免费餐食,学成能得为吏,这可是仁政啊大大的仁政啊”

  一旁鲁大眼儿等屯民也跟着跪下应和,霎时间道路旁田地间跪满了一地人。

  颜良心道这许老伯倒是个妙人,上前亲自搀扶起来道:“老丈不必如此,不知老丈高龄几许仙乡何处”

  许老伯顺势起,说道:“回贵人的话,老朽今年七十有二,来自东郡。”

  颜良惊讶道:“原来老丈已经年逾古稀,失敬失敬,若天下承平,老丈当授天子亲赐鸠杖也”

  许老伯呵呵一笑道:“鸠杖就不去想了,老朽只愿天下能太平一些,多承颜府君仁厚,才在此处为我等辟出一块容之地。”

  颜良被当面夸张,心里也是一乐,说道:“好了,区区只是顺路经过,恰好与这几个娃娃有缘,便与乡亲们随口说道说道,这便不搅扰乡亲们持农活了,就此告退”

  许老伯道:“听贵人一席话,我等心中安定不少,贵人慢走,我等恭送。”

  颜良在百姓们的目送下,带着随从们回到队伍中间,干净利落地踏蹬上马,呼拥离去。

  待一行数百人浩浩dangdang地跑远了,道旁的烟尘都散尽之后,屯民们才收回了满含艳羡、钦佩、崇敬等念头的目光。

  “你说刚才那个贵人是何份他说的话作数么”

  “肯定是大人物,你没看见后诸多穿着官服腰间佩绶的随员都对他毕恭毕敬的”

  “就是能有那么多精锐健儿扈从,可了不得呢”

  “你们说刚才有多少兵看上去好似千军万马一般。”

  “嘿,这你可就得问我了,我可是特意数了一数,看见了四个屯的角旗,约千人左右吧”

  “尽瞎扯,一千人能有这么大气势”

  “我哪儿瞎扯了,那是骑兵,而且好多人都一人双马,所以才显得浩浩dangdang,你懂么你”

  “你们别争这些有的没的了,要不我们去问问许老伯,他老人家见多识广,或许知道贵人是谁。”

  “对,去打听打听。”

  屯民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然后来到许老伯处问询。

  许老伯一开始只是淡定微笑,经不住旁人连连催问才说道:“常山境内,能有一班文吏跟随,更有如此多健卒扈从,体态健硕威猛,威仪不凡的,还能有谁”

  旁人一听吓了一跳,张口结舌道:“莫莫非是颜府君”

  “不能够吧颜府君竟然亲临此地,还与我等说了这么多话”

  “许老伯说得有道理,那贵人一看就与众不同,多半便是颜府君了。”

  “对只有颜府君才能为我等定下这许多仁政,真正是明府君啊”

  “是啊,供我等衣食,还为我等分田,让我等子弟进学,府君仁厚啊”

  一些人说着说着便把自己给感动了,纷纷来到路中间,向着颜良远去的方向连连叩首不止。

  在颜良的出行队伍里,诸多随员也把刚才那一幕看在眼里。

  主簿田灿心道:“人说我田伯然口舌便给言辞锋锐,可我观府君每一言均直指人心,端的了得,值得学习呐”

  族弟颜益心道:“人说族兄长于军旅之事,岂知在料民上亦有所长焉。”

  小舅子韩高心道:“姐夫竟然待黔首百姓如此慈和,与先前想象大有不同,那些善政也是姐夫主持推行的定是如此了,不然姐夫也说不了那么详尽。”

  文学掾张揖则从刚才颜良与屯民们说话时就拿出竹简和笔择精要处记录,如今更是骑在马上冥思回忆,口中念念有词,心想:“我得把颜府君与百姓们的对答一字不漏地记录下来,再传之于各县乡、屯寨之中,这可是大好的教民劝民典范呐”

  当然,此事的影响还远远不止于此。

  事后,那些与颜良亲切交谈过的屯民跑去附近的亭舍打听,确认了真的是国相亲临,百姓们顿时炸了锅。

  那可是堂堂两千石国相,遇到不懂事的小娃娃阻挡了道路,非但不责怪,还亲自扶起孩子,更拿出精美的糕点和饮水分给孩子们吃。

  国相还如此亲切地与黔首们谈了这么多掏心窝子话,尽释大家的疑惑,可真是天下间屈指可数的好官呐

  于是乎,百姓纷纷大力传扬这一次见闻,当地便有颜府君民如子和善可亲的美谈。

  当的屯民们在许老伯的建言之下,在颜良扶起孩童,为众人答疑解惑的地方立起一方巨大的石碑,石上刊刻着当发生的事,记录着颜良所说的每一句话。

  这块石碑被人们称为颜府君扶童石,简称“扶童石”。

  随着时间过去,颜良当所说一一兑现。

  孩童们均都在屯田官吏的组织之下进入附近乡庠就学,学成之后入地方和军中为吏为佐。

  一些尚好武勇的屯民因为在护屯队训练之时表现优异通过审核选入讨逆营中。

  在数年后,屯民们更如约先后分得田地。

  当年刊石刻碑的屯民,以及更多的屯民们主动募集钱粮,在“扶童石”的旁边,兴建了一座祠堂,名曰“解惑祠”,是为纪念当颜良对百姓们的答疑解惑。

  解惑祠里还塑造了一组石像,还原了当的场景,其中颜良、许老伯、鲁大眼儿还有几个摔倒的孩童俱都活灵活现。

  只不过当穿着便袍未佩绶挂印的颜良在石像中却穿着官袍,银印青绶俱全,一看就仪表不凡,官威浩dang。

  这“扶童石”与“解惑祠”遂成为了地方名胜,每里慕名而来瞻仰膜拜的百姓络绎不绝不知凡几。

  这一场颜良与孩童们的遭遇,与黔首百姓们的亲切交谈,也在郡县宣讲员与军中宣导的刻意传播下,传遍了民间军中。

  颜良如今还不知道此事会演变得如此夸张,他只是很平常地一路边走边看,还特意绕了一些路去视察了下井陉最南边正在兴修的码头。

  这码头修建在滹沱水的支流绵蔓水上,乃是井陉煤矿里所产之煤得以方便快捷地运送出山的关键所在。

  黑石乡这里的煤层很浅,许多乡民往都能随便捡些黑石头回家烧火,只是因为运输困难才一直没能合理利用。

  自黑石乡蔷夫陆康被任命为郡金曹史后做事极为卖力,第二天就带着乡民来到绵蔓水边寻找适合建造码头的地点。

  而黑石乡乡民们的干劲也十分足,这偏僻地方穷怕了,连黑山贼都懒得光顾,听说郡县里出钱粮支持他们采煤修路造码头,承诺可以把所产之煤卖去附近县乡,几乎每家每户倾巢出动来促成此事。

  当颜良在本地向导的带领之下来到绵蔓水东侧时,发现对面拥了好多人,各个忙碌无比,挑土担石伐木,一片火朝天的景象。

  此地本就是个简陋的小渡口,往只有一艘仅可坐人的小舟在此摆渡,陆康也是因地制宜,把渡口扩大充作码头。

  众人努力之下,才半个多月的时间,一座货运码头的雏形便显现了出来。

  颜良来到时,金曹掾颜佑也正在此处查看码头兴修进度,他看到对面的大队人马,认出是颜良来巡,立刻与陆康坐船过河拜谒。

  陆康一介小吏,在颜良面前还比较拘谨,行礼过后便垂手肃立等待问话。

  颜佑是颜良同产弟,说话也就少了诸多顾忌,不用绕弯子,主动把陆康夸了一遍,也称赞了黑石乡百姓们的勤劳。

  颜良听闻之下频频颔首,又思及方才在屯田部看到的屯民,心想这年头的百姓们还是淳朴啊给他们个安立命的所在,便能安安心心干活,若是给他们个发家致富的念想,更是能为你往死里卖力气,若是能惠及他们子孙,更有人愿意为你效死。

  “很好立本,陆史,尔等做得很好若井陉煤矿得以顺利投产,运输到各县各乡,本府定不吝赏赐。”

  二人自是连声道谢,但颜良心细,听到陆康在说话时声音有些暗哑,且还发出微微的咳嗽声。

  颜良看陆康的神色不佳,且他的板和公孙方一样,都极为瘦弱,便有些担心地道:“陆史可是体有恙”

  颜佑道:“陆曹史尽心任事,直接在码头边搭了个茅屋,天天吃住都在码头边上,或许是太过劳所致。”

  颜良听闻之下立刻板起脸来到:“胡闹这尽心任事要得,但体更要保重寒料峭,余雪未消,这天气你住在河北茅屋里,怎能不受寒若是你病倒了,何人可以带领黑石乡民采煤致富”

  陆康没想到颜良如此关心下僚,立刻拜谢道:“末吏末吏谢过明府关怀,末吏还坚持得住。”

  颜良走上前去,脱下上的大氅披在陆康上,说道:“陆史,凡是当按部就班,不可急于求成,我现在命你立刻回家中休养,待体将养好之后再来负责煤矿之事。此间之事,立本你选个佐吏暂且督促着。”

  “还有,樊医正在为公孙君医治寒症,立本你去讨几副驱寒之药来给陆史服用。”

  颜佑道:“下吏遵命。”

  颜良点点头道:“那你们忙吧,我只是路过顺道来看看,这便先去了。”12百度一下“三国求生手册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三国求生手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