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251章 比武练兵法

第251章 比武练兵法

  当夜色降临,各家各户炊烟袅袅的时候,颜良也从城外军营回到了在真定新置办的宅邸。〖∈八〖∈八〖∈读〖∈书,.2∞3.↓o

  来到自己的房间,发现里边亮着灯,推门一看,却只有絮儿侧躺在自己的床上,连衣裙都未褪去,身上还罩着一袭被衾,显然是经过舟车劳顿,在自己屋内等着等着睡着了。

  颜良轻轻地走到床边,不欲吵醒正在熟睡的女儿。

  但冥冥中仿佛有一股血脉的牵引,沉睡中的絮儿一下子张开了眼睛,发现父亲那虬须大脸正在自己面前。

  “阿父!”

  “呵呵呵,絮儿醒了?”

  絮儿张开双手,做出了个求抱抱的手势,说道:“嗯!终于见到阿父了。”

  颜良把絮儿抱起,然后问道:“你梅姨呢?”

  “梅姨说要为阿父准备膳食。”

  梅娘的烹饪手段自然上佳,但这几年成为颜良的妾室后早就毋须自己动手,不过但凡在颜良身边,梅娘总是习惯性地亲自为颜良准备吃食,这点让颜良十分受用。

  “絮儿饿了没?”

  一提到吃的,絮儿的小肚子十分应景地咕咕了两声,絮儿不好意思地道:“絮儿饿了。”

  颜良抱着絮儿就往厨房走,说道:“那好,我们去找梅姨去。”

  颜良刚刚出了屋子,没走上几步,就见到梅娘急急匆匆地往这儿赶,身后还跟着一列提着餐盘食案的仆婢。

  “夫君回来了,妾没能亲迎,失礼了。”

  颜良上前拉过梅娘,笑道:“在自己家中,说这些作甚,走吧,既然饭食备好了,便边吃边说。”

  回到屋里,梅娘欲要伺候颜良用餐,却被颜良拉下来一起坐下吃饭。

  二人对案而坐,一边吃一边喂着侧坐在旁的絮儿。

  颜良说道:“阿母可还安好?家中一切如何?”

  梅娘答道:“阿母安好,听说夫君欲聘甄氏女之事,每日里笑容不绝,很是欣喜。”

  梅娘说话之时语气平和,看不出有丝毫不对劲之处,但颜良还是听出了些许不自在,便拉着梅娘的一只手抚慰道:“梅娘可是不愿我再娶?”

  “妾不敢有此想。”

  梅娘闻听之下,连忙吓得避席而出,欲要跪伏请罪,颜良却哪里能让她跪下去,一直如铁箍般的大手拉住了她,说道:“莫要如此,我再娶之前与你商量一番也是正理。”

  梅娘道:“家中之事自是由姑与夫君做主,妾一低贱之人,哪里敢置喙。”

  颜良把面色一肃道:“什么低贱不低贱的话,以后不许再提,你是我的妾室,谁人敢轻看于你。”

  听颜良霸气表态,梅娘心里稍稍温暖,应诺道:“是,妾知错了。”

  颜良道:“我本不惧世人物议,便是扶你为正亦无不可,不过自见了宓娘,只觉心生欢喜,她与你一般,都是极温婉的女子,待你遇见后便知晓了。”

  梅娘听了前半句话便已经十分感动,当下答道:“妾从未觊觎正妻之位,那甄氏小娘子出身名门,又得夫君亲眼,定是极佳的人儿,夫君的良配。【←八【←八【←读【←书,.2↘3.o”

  颜良知道梅娘的秉性,向来是逆来顺受,又一直视自己为她的天她的地,绝对不会反对他与甄宓之事。

  只不过,若因此让梅娘心里存了芥蒂也是不美,便温言抚慰了一会,又问了一些家中之事,才结束了这顿晚餐。

  中间絮儿十分乖巧地坐在一旁,她虽然对父亲与梅姨的话一知半解,十分好奇二人的表情变化,好几次想出言相问,但从小经受淑女教育,又对父亲有些莫名地敬畏,便老老实实地呆在一旁自己用木匕挖着饭吃。

  晚上温存过后,颜良说道:“明日里赵国阴府君与中山郭府君会到达真定,我后几日里会设一私宴延请二位,届时还要你帮着筹备膳食。”

  梅娘十分欢喜地靠着颜良,柔声道:“妾定会准备齐全,置办妥帖。”

  “嗯,有你在,宅内之事我便可放心了,早些睡吧!”

  ——☆——☆——☆——

  赵相阴夔与中山相郭溥自然是应了颜良的邀约,齐聚真定,商议盐铁酒专卖之事,并应邀出席观看常山第一届比武大会。

  二者里阴夔从邯郸过来路途较远,而郭溥从卢奴过来路途较近,但二者好似商量好的一般,都掐在颜良商定好的那一天准时到达,让颜良都不知道该去迎接谁。

  由于颜良也不知道二人到底谁会早到谁会晚到,索性自己躲去校场,美其名曰坐镇赛场,却遣了刘劭与张广分头迎接。

  如今比武大会已经进行到了第食天,复赛已经进行了一大半,马上就要进入半决赛的赛程,而这些时日以来除非狂风暴雪,不然校场内内外外到处都挤满了前来看热闹的民众。

  从开场的三四天后,就已经不止是真定本地民众,附近九门、蒲吾、藁城、元氏等地的世家富户俱都闻讯而来,参与这新奇的体育盛会。

  而福利彩票的发行规模一扩再扩,每日里下注的人数成百上千,金额动辄亿万。

  恰巧在此期间下了一场大雪,压垮了不少贫民的屋舍,造成了一些死伤。

  因大雪的休赛时间里,颜良亲自带着福利彩票的工作人员,以及一些比武大会的参赛选手,再邀请上大量购买福利彩票的vip主顾一同前去赈济灾民,为受灾民众修缮屋宇,提供粮食被服,很是作了一把秀。

  在赈灾现场,颜良甚至声情并茂地对围观群众们发表演说,其中有一段说道:“世道唯艰,兵灾、雪灾、旱灾、蝗灾、水灾不断,正需所有元元百姓共同担当,一起面对。此番赈济灾民,恢复屋舍的支出,都出自福利彩票的盈余。”

  “也就是说,乃是所有购买福利彩票的士庶百姓们在施赈救济。”

  “购买福利彩票,即是行善积福。”

  在演说完毕后,颜良甚至亲自带领那些福利彩票vip顾客们发放赈济物资。

  当赈济物资手递手交给灾民时,灾民们发自肺腑的感激神情,很是感化了那些只知逸乐不知民间疾苦的世家子弟。

  而所有亲眼目睹的百姓们也为此感动不已,回家之后纷纷充当免费宣传员,宣扬起了颜良喊出的口号“购买福利彩票,即是行善积福”。

  当阴夔与郭溥一前一后来到真定时,颜良正带人在城北校场附近的一处乡里开展赈济活动。

  这里有三间年久失修的屋舍在昨天被积雪压垮,幸得屋内的人反应快,只受了些小伤并无性命之虞。

  颜良本着军民共建鱼水情的宗旨,立刻带着营中士卒帮忙修建屋舍。

  辅兵们做惯了安营扎寨的活,修建屋宇不在话下,而前些时候整修校场看台时更富余了不少木料,人手物资两不缺,几件屋舍一天之内便拔地而起,被建得既快且牢,很是博得了围观百姓的称赞。

  在修建完新屋后,颜良又带人检查附近乡里的屋舍情况,吩咐里正、里监门要带人巡逻,扫清屋顶积雪,以防再有屋舍被压垮的情况发生。

  “常山得明府,何其幸也!”

  “国相仁厚,讨逆营将士不愧子弟之兵。”

  “有颜府君,大治可期。”

  颜良最近听惯了这些赞美之词,早就耳朵生茧习以为常,但刚刚来到的阴夔和郭溥却对百姓们众口一词的称赞大为惊异。

  当有人提醒颜良,俩位贵客已经来到之时,颜良这才抛下手头之事,来见二人。

  常山、中山、赵国三位国相就在真定城北的一个小小里聚之前碰在了一块儿。

  颜良哈哈笑道:“阴府君、郭府君,二君车马劳顿,亲自赶来,良有愧,有愧!”

  阴夔与颜良打交道次数较多,笑道:“哪里的话,我一路上行来,见常山国中百姓安家乐业,士民精神焕发,此皆是颜府君理政有方,夔只觉不虚此行矣!”

  颜良答道:“阴府君谬赞,政务大都由辛长史操心,良只是在此处练练兵罢了。”

  郭溥则道:“我在卢奴亦听闻比武大会的盛景,只是苦无机会前来一观,此番却是公私两便了,哈哈哈!”

  听郭溥提及比武大会,颜良笑道:“那郭府君可来得巧,马上就要半决赛,接着就是决赛,正可一饱眼福。”

  阴夔也对比武大会这个新鲜事物很是好奇,说道:“近来一直耳闻比武大会,却实在想象不出是个如何场景。”

  颜良道:“如今时间还早,不如二君随我前往赛场一观?”

  郭溥与阴夔齐声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当颜良带着阴夔、郭溥来到看台上时,三人都是银印青绶的打扮,可把所有看台上的观众给惊得不轻。

  真定毕竟不比京都雒阳,甚至都不是常山国治所,县里平时最高也就是铜印黑绶的县令。

  这一回三个二千石大员齐聚真定,排场不可不谓豪华。

  看台上所有头面人物纷纷站起来鞠躬致敬,颜良则大声说道:“赵国阴相,中山郭相,此番来真定乃是与我相约商议盐铁酒专卖之事,然后会在县寺设宴,宣达具体的条陈方略。”

  颜良借此宣扬了一波后,也不啰嗦,便邀请阴夔与郭溥在主席台落座,观看起了校场内的赛事。

  今天进行的比赛项目乃是角抵与跑步两项复赛。

  角抵类似于后世的蒙古摔跤,在场内划好的圆圈里较技,谁能把对手摔倒三次以背着地,或者赶出圆圈之外,便算获胜。

  原本这年头的角抵并无任何级别之分,但颜良认为让一个体重四百斤{汉代一斤约合250克,四百斤约合100kg}的胖子和一个两百斤的瘦子同场较技显然不公平,便划分为了四个级别。

  四个级别依次是:二百四十斤{60kg}以下;二百四十斤至二百八十斤;二百八十斤至三百二十斤;三百二十斤以上。

  跑步则与后世差不多,也被颜良分为了短跑、中距离和长跑,所差者所有参加跑步的选手都要身穿全副皮甲,带上佩刀,在中距离和长跑两项上,选手们还得背上厚重的行囊。

  场中正在进行二百八十斤至三百二十斤以及三百二十斤以上级别的角抵,不少身材健硕的汉子赤着上身,下边也只着了犊鼻裈,在圆圈里捉对厮杀。

  外侧的跑道上还在进行着中距离跑步复赛,选手们俱着皮甲,跑得也是满头大汗。

  阴夔赞道:“此间竟有如此多的壮士耶?”

  颜良答道:“前来参赛的选手来各郡各县,虽然大都是常山国人,然外郡之人亦有参与,便是赵国也有一些人前来报名呢!”

  阴夔惊讶道:“原来我赵国人氏也有参加?倒是稀奇。”

  一旁的郭溥因为曾经随同汉帝西迁,又护持汉帝东返,见多了兵荒马乱的场景,故而对身着皮甲带着佩刀绕圈跑步的比赛更感兴趣,问道:“颜府君,此跑步之赛,可是脱胎于军中训练之法?”

  颜良恭维道:“郭府君好眼力,兵贵神速,若是行军打仗之时有一支迅捷如飞的部伍,足可掌握先机,占据主动。此次跑步一项,分为三个小项,其中短途一项只需绕校场一周,跑上一里路{约合416米},选手们只需着皮甲带佩刀,模仿的是战阵前冲刺拼杀之态。而中途与长途小项,分别要跑上十里和五十里,选手们除了着甲佩刀,还需要背上包括水壶、盾牌、被褥在内的厚重行囊,乃是考量行军时长途跋涉的情形。”

  郭溥感叹道:“怪不得颜府君要大力兴办这比武大会,原来是为了选拔健儿,整兵备战。”

  颜良答道:“如今世道不靖,多有用兵之时,要使无患,必先有备,良亦不得不为之尔。包括盐铁酒专卖之制,亦是为了筹措军资,练出一支强兵,方能保家卫国,使百姓得以安居乐业。”

  阴夔道:“颜府君志向高远,区区佩服。”

  郭溥则道:“颜府君练兵之法果然独树一帜,令人叹为观止。相信若此军既成,则无敌不可克,区区黑山、曹贼,俱难挡其威矣!”11百度一下“三国求生手册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三国求生手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