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242章 好消息与坏消息

第242章 好消息与坏消息

  颜良来到常山也已经有了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被放回家休沐的将士们都陆陆续续回到军中。

  因为颜良厚待士卒,所以士卒们几乎没有刻意逃脱兵役,只有极少数因为需要服丧等特殊原因向各自方向的召集人报了假。

  由于在先前了不少兵员数量,所以这回颜良在所有兵员全部到位后,也没打算太过碍眼地集中在一处,而是按照先前的计划分别驻守在各个险要之地。

  如今在常山国内,驻扎有大规模兵力的地方一共有五处。

  第一处自然是真定校场,此处被辟为比武大会的举办地,暨新兵整训的最大基地,由左司马张斐负责练兵事宜,驻扎着两千余老卒;

  第二处乃是房山营,此处汇集里三千精锐,由右司马隗冉为主将,军候颜贮为辅,可以辐射照应井陉、蒲吾、灵寿、南行唐四县;

  第三处乃是上艾县,由于上艾孤悬于外,遣军候昌琦率两千人驻守,保持在黑山山脉以西的唯一据点,扼守井陉的西侧出入口;

  第四处在石邑县以北,此处乃是井陉的东边出口,由军候颜枚率两千人在此练兵,由于房山一战,颜枚率领的山地作战部队成果斐然,故而扩编了一倍继续保持;

  第五处乃是元氏与房子、高邑两县,元氏是国治所在,不容忽视,而房子、高邑处于常山最南端,在此处驻扎一部人马可以照应南边的赵国,此两地共驻兵三千,由军候仲栋统一管辖。

  此外,军候仇升也带了数百乡里子弟留在赵国,助赵相阴夔招募训练新卒,以备匪患。

  颜良在老家下曲阳的时候,答应县中子弟可以来常山一同剿匪建功,当时各家各族便召合了七八百子弟并仆从、门客前来投军。

  来到常山之后,又大肆招募新卒和举行比武较技,报名人数达到了七千多人,其中有五千多人有意从军。

  颜良准备在这些新卒之中通过比武筛选掉一些老弱,择其中优者充入正兵,次者充入辅兵或者编入各地县卒。

  若是整个募兵训练计划得以全部完成,颜良手中可以掌握的正卒、辅兵可以达到一万六七千数,再加上县卒和临时征召的乡勇义从,能拉起两万多的人马。

  有了这么大规模的兵马,彻底剿灭黑山贼便不是虚言。

  就在冬至之前,比武大会即将要开幕的前夕,主簿田灿从邺城传来了消息。

  消息有好有坏,坏的乃是曹操在休养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缓过了气来,开始着手收复司兖两地先前失去的城池。

  闰十月一日,曹军遣于禁、乐进进攻河南尹阳武、原武二城,二城离开河北大本营远而离开曹操的领地近,留守的将领本就无意死守,再曹军攻了几天之后突围而走。

  随即于禁、乐进又进逼卷县,卷县守将甚至都没认真防御,直接从封冻的大河上撤回了河内郡修武。

  闰十月六日,于禁、乐进东向进逼酸枣。

  同时,夏侯渊、张辽也从陈留发兵进逼长垣,朱灵、张绣、李典攻打句阳。

  酸枣、长垣都处于苏游的防区,苏游没办法同时应付两头的攻击,只能战略性放弃酸枣,主力防御长垣。

  夏侯渊、张辽围攻长垣十多天,面对颜良与苏游先后增筑过的长垣城,也无能为力。

  倒是于禁和乐进在拿下酸枣后,有意图进兵燕县。

  负责都督河内和东郡战事的沮授亲自带人守在燕县,且河内太守蒋义渠也在黄河北岸布设兵马,做出要过黄河袭扰曹军侧后的架势,才阻止了这一路曹军的继续前进。

  攻打句阳的朱灵、张绣、李典三将则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瘪。

  文丑在官渡一役中多有憋屈,而朱灵、张绣在先前的战事中士气受阻。

  三将的战意本就不强,在围城的过程中,被文丑寻着破绽主动出城偷营,攻入了李典所部。

  在朱灵、张绣率兵来援之后,好不容易才稳住了形势。

  打那以后,三将愈发不敢进逼过甚,句阳也牢不可破。

  不过曹操也不是好相与的,他明面上遣将分头攻打长垣与句阳,自己则暗中从冤句北上,带着徐晃、许褚、曹纯等将渡过濮水袭击离狐。

  处于稍后位置的离狐只有千余兵马防守,被徐晃、许褚带人强攻了两天,未能等到援兵就宣告易手。

  在离狐被攻破后,长垣与句阳都处于了战场的南端,曹军完全可以以离狐为据点截断长垣与句阳背后的粮道。

  苏游与文丑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放弃长垣与句阳,分别退守燕县、白马、濮阳、鄄城、廪丘一线。

  在撤退的途中,苏游所部被张辽截击,损失千余人,所幸在沮授派出人接应之下才得以安全返归。

  句阳方面,因为文丑的凶名,三将不敢造次,唯一想要追击的张绣被朱灵和李典劝阻了下来。

  不过南边的战事也不纯是坏消息,由于河北几大谋臣的共同献策,袁绍遣了张郃去袭扰济北、东平方向。

  知道苏游与文丑可以守住,张郃并未去救援,而是引兵屯驻在茌平、临邑,强行东进去攻打济北国治卢县。

  而在官渡一战中表现不佳的青州刺史袁谭也为了将功补过,命小舅子文浦从济南国南下,一同包抄卢县。

  曹操的兵马都被牵制在陈留、济阴、河南方向,并无太多的人手可以救援济北,便行文要求泰山臧霸、孙观等人从泰山往援,再攻略青州牵制。

  只不过由于先前青州别驾王脩曾经亲赴泰山游说众将,臧霸等人俱都无意于出兵济北与河北军硬刚为曹操守护卢县,只是在青州双方势力结合部位虚张声势应付一下。

  如今卢县被张郃与文浦团团围住,若无外援的情况下失守只是时间问题。

  但总体而言,河北军与曹军在司、兖的对抗呈现出犬牙交错之势,若非双方都刚刚经历了一番旷日持久靡费巨大的大战,战争的规模随时有可能扩大。

  就如今这样子,从冀州仍要源源不绝地向南边输送物资,后勤压力极大。

  正在这个当口,常山要求增募新兵剿灭黑山贼,并执行盐铁酒专卖制度补充军资的提议一并来到了邺城。

  颜良麾下在邺城报备的士卒数量只有九千多,按照这个数量要去剿灭盘踞黑山十余载的黑山贼绝无可能,所以招募新兵也合情合理。

  但此时邺城要维持南边的战事,在钱粮上实在是有些捉襟见肘,便有些为难。

  而盐铁酒专卖制度的提出,获得了包括袁绍在内所有汝颍派人士的赞同。

  因为汝颍派虽然掌握了冀州的实权,但要说控制民间的农业商业还力有未逮。

  盐铁酒产业的诸多利润都被本地世家大族瓜分,外来的官员完全插不上手。

  若非是考虑到在全冀州范围施行专卖制度会引起本地世家的强烈反弹,怕是他们不止是拿常山、中山、赵国下手。

  反对最为激烈的乃是冀州本地派,但本地派在邺城的实力有限,在河北军费紧缺的大环境之下无力与汝颍派抗衡。

  当本地派觉得大势不可逆之后,便退而求其次,图谋瓜分盐铁酒专卖的丰厚利益。

  毕竟此次提出的方案并非由官府直营,而是会交给指定的商贾在三个郡国境内生产销售盐铁酒类商品。

  既然需要用到商贾,那由哪家来做便成为了关键点,能在各地吃得开的商贾大都与当地的世家大族关系暧昧,有些甚至就是世族的代理人。

  这一次推行专卖制度后,那些小本经营无门无路的商贾肯定被排除在外,而余下的那些有背景的大商贾也肯定有人欢喜有人愁。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当眼见到有一笔丰厚的利益放在眼前,那些世家大族哪里有不动心的,纷纷托关系找门路欲要分一杯羹。

  对此颜良也早有预料,便通过田灿提出了一个让大家都觉得十分公允,且能够接受的方案——“唱卖”。

  众位看官不要误会,“唱卖”和“卖唱”毫无关系,而是一种自古便有的售卖方式。

  而这种“唱卖”的方式,相传最早被用于人市,也就是奴隶市场,因为奴隶的资质参差不齐,尤其是一些精壮的和有姿色的女奴,会有众多买家感兴趣,一些精明的商贾便采取公开“唱价”售卖,以获得最大利益。

  这个唱价便和后世的拍卖形式差相仿佛,其规则“未三唱,应益价。”、“三唱未竞,益价不犯。”基本便是后世拍卖的核心准则。

  于是,在常山、赵国、中山三地官吏与部分世家极力推动之下,袁绍批准在三地推行盐铁酒专卖制度,并选择在三地以“唱卖”的方式来决定经营权归属。

  当然,在正式“唱卖”经营权之前,三地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审定经营权的“估唱”价格与形式等等。

  不过,在批准专卖制度的同时,邺城也提了一个条件,便是三地今后一应军用开销全部由专卖费用里解决,至少在解决了南边的曹操之前,邺城不会再向三地提供分毫钱粮。

  看完田灿寄来厚厚一沓信笺,颜良心情十分舒畅。

  南边的战事虽然情况不利,但好歹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苏游原本一直跟在颜良身边作为副将,如今独当一面,可以在曹操手下几大名将的夹攻之下守住东郡本土不失,实属难能可贵。

  而文丑果然一如既往地勇猛,被三将围城还能寻机反打一波,让颜良直想大呼六六六。

  而张郃找机会的能力也强,打算在济北、东平、泰山方向另开一个战场,把曹操拖进战争的泥潭之中不能自拔。

  与南边的战事相比,专卖制度的通过便是好到不能再好的消息。

  有道是“有钱男子汉,无钱汉子难。”若是没钱的话连将士们要穿暖吃饱都有问题,还谈什么剿匪。

  如今经过努力争取,邺城放权让三郡国自行处置,便多了无数可操作的空间。

  至于代价,只是邺城今后不会向三郡国供输钱粮,听上去很严重,但却被颜良直接忽略不计。

  颜良召来司马张斐、功曹张广、五官掾刘劭、金曹掾颜佑、中部督邮时苗、主记史毕轨等人议事,开门见山地道:“如今明公已经准允我们行专卖制度筹集军资,那此事便要抓紧落实,德林、孔才,汝二人代我拟文,邀郭、阴二君前来一晤,常山、中山、赵国三郡国既然同行此政,自当同进共退,休戚与共。”

  张广和刘劭分别出列道:“下吏遵命。”

  颜良又道:“另外,原先他二人都答应与常山一同对黑山贼行封禁之法,如今我常山已经施行半个月了,去信时顺便问问他们执行得如何了,若是有为难之处,大可提出来共同解决。”

  “诺!”

  “休武,后日便要举行比武了,其他一应工作全都就绪了么?”

  张斐答道:“回禀将军,一应准备俱都完成,除了那看台的坐席,因着士民俱大都不清楚看台有何好处,故而没售出多少。”

  颜良看了看帐篷外明媚的阳光,说道:“我看今日天气不错,你可去城中邀请头面人物午后上到看台处观望一下环境,相信他们看过之后肯定会出钱买下坐席。此番比武仓促了些,能卖掉多少是多少,倒也不强求。”

  “末将明白。”

  颜良看向自己的么弟颜佑道:“立本,你可想好,这‘唱卖’之制,当如何施行?”

  颜佑当上金曹掾还没多久,对于经济之事所知有限,如今被当场问及,只能硬着头皮答道:“自当广召国中豪商巨贾,分别唱卖盐、铁、酒的专卖许可经营之权,任其溢价,价高者得。”

  颜佑的回答只是中规中矩毫无新意,颜良却继续问道:“若依立本之意,此番只消举行三场唱卖便可?”

  “正是。”

  “哈哈哈!你却是把此事相得太过简单,若想要谋得最大的利益,还需要好好谋划一番呐!”

  三国求生手册

  三国求生手册9百度一下“三国求生手册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三国求生手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