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239章 携二美而同游兮

第239章 携二美而同游兮

  刘绫所说的非常之法,从字面意思上去理解,乃是当时人们的一种生活智慧。 

  古代没有冰箱,想要夏日饮冰便得冬日凿冰窖藏。

  古代只有皇宫里有种植蔬菜瓜果的暖殿,但百姓们冬天也想要吃蔬果,便研究出了特殊的保存方法。

  其中关于收藏梨子的方法,乃是在初霜后即收,摘梨要尽量小心,勿使受损伤,然后在屋中挖一个不见光的深坑,坑底要干燥,把梨放入坑中,不用覆盖,每过一段时间把其中压伤、腐烂的梨子剔除出来。

  采用这种储藏方法,最长可以保存至第二年的夏天,于是人们就可以一年四季吃到甘甜多汁的梨子了。

  经过刘绫的细细解释,甄宓明白了这储梨的“非常之法”。

  只不过,甄宓也是个酷爱读书的有为女青年,从刘绫的语气,以及当下的环境之中,很容易便联想到了“非常之法”的另一重引申含义。

  “盖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非常者,固常人之所异也。故曰非常之原,黎民惧焉;及臻厥成,天下晏如也。”

  “盖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故马或奔踶而致千里,士或有负俗之累而立功名。夫泛驾之马,跅弛之士,亦在御之而已。其令州郡察吏民有茂才异等可为将相及使绝国者。”

  这两段话,前一段出自《史记·司马相如列传》,乃是司马相如用以说服西南夷率服的雄辩之言。

  后一段出自《汉书·武帝纪》,为汉武帝的求贤诏书,自此以后开启了汉朝地方察举秀才(东汉时避光武帝刘秀讳改称“茂才”)的制度。

  这眼前违反常规的繁荣景象,不就是非常之事,非常之功?而正是因为有非常之人,行非常之法,才得以有此盛景。

  两位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子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眼中明悟的表情,觉得对方与自己想到了一块儿去。

  刘绫心中更多的是惊叹,惊叹于颜良是一个又能统兵致敌又能料民理政,且行事手段新颖出奇的人。

  甄宓心中更多的是赞赏,赞赏于自己心仪的那个人总是能人所不能,频频予人惊喜,作诗相赠是,眼下的场景亦是。

  两个闺中密友,竟各有各的心思,车厢之内便安静了下来,只余下车轮滚滚的声音和车外传入的人声。

  就在这个微妙的当口,突然车门上的帘布一掀,探进一张头戴皮弁,留着络腮胡须的大脸来。

  “甄氏小娘子,呃!你却是谁?”

  “啊!”

  “啊呀!”

  这探脸进来的男子正是痴汉颜良,原来张甄氏得知甄宓与刘绫要去校场看热闹时,立刻找来亲信仆从去往军营里报信。

  那仆从自然见不到颜良,不过前些日子在张甄氏的授意之下,仆从与颜良的短兵屯长牛大打过交道,关系还不错,便把这口信通知给了牛大。

  牛大可是知道自家将军与甄氏小娘子之事,得了消息不敢托大,立刻汇报给了颜良。

  张甄氏的口信是自家妹子要前来校场赏玩,因念着此处人员众多,还请颜府君妥善照顾一二。

  但颜良却闻出了不一样的味道,就这点小事,张家多派几个扈从便是了,难不成还有人胆敢在真定地界里对张氏的女眷无礼?

  这张甄氏让人捎带口信来,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前几天颜良也察觉出张家与甄家的态度有些微妙,按说甄宓一个女眷,怎么就轻易被自己这个外人接连偶遇。

  如今得了张甄氏的口信,哪里还不懂其中的意味,顿时喜上眉梢,让牛大好生打赏了前来报信的张府仆从,然后在张府仆从的指认之下,找到了甄宓所乘坐的牛车。

  那些张府的下人看到张甄氏的亲信仆从带了一人前来,自然不会阻拦,于是颜良便想上演一出登徒子调戏良家女的戏码。

  不料掀开帘子一看,正对着车门坐着的却并不是甄宓,而是另外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且手里还捏着一个咬了两口的梨子,那女子的嘴唇便可能还留有梨子的汁液,看上去湿漉漉的甚是可人。

  刘绫虽然胆儿大,但突然看到一张大脸从外边伸进来,也是吓了一跳,“啊”地一声便叫了出来。

  而甄宓听到闺中密友的叫唤,顺着目光转头看去,就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个人,不由得也发出“啊呀”惊呼。

  这时候颜良也觉得尴尬了起来,但事已至此,总不能再把头缩回去,只得腆着脸道:“良看到张府车驾,得知是甄氏小娘子前来赏玩,特此来打个招呼,却不料唐突了二位佳人,还请两位小娘子恕罪。”

  甄宓连忙坐正了身子,微微躬身道:“多谢颜府君,我等无碍。”

  刘绫这时候也反应了过来,稍稍整理了下仪容,跟着甄宓躬身道:“民女刘绫见过府君。”至于那只被啃过两口的梨子,却不知藏去了哪儿。

  二女并排失礼,当抬起身的那刹那,两张殊丽的容颜齐齐对着颜良,即便是颜良后世在现实里和网络上见过了无数美女,也大有惊艳之感。

  痴汉颜良稍稍醒了醒神,提醒自己不能失态,回了半礼道:“二位小娘子想必是第一次前来校场赏玩,且容区区为二位做个导游如何?”

  甄宓心中万般想要答应,却因为害羞说不出口,反倒是旁边的刘绫笑答道:“不敢请耳,固所愿也,只消莫要耽误了府君的正事便好。”

  颜良答道:“不妨事,二位小娘子且在车内坐好了,我在车旁为二位指点讲解。”

  说罢,颜良便回到了车旁,骑上自己的高头大马,隔着车窗为两位小美人作着介绍。

  此刻校场之内正同时进行着多项训练,有步射,有角抵,有跑步,颜良一一为他们分说着每一项比赛的形式、技巧,以及在对应到战阵之上的作用。

  场边围观的民众们时不时随着场内训练人员的精彩表现而高声欢呼,气氛十分热烈。

  车内的甄宓与刘绫也隔着车窗往校场内打量,虽然被人群隔在外围,不过因为牛车的高度,虽然看不太真切,倒也能看到些浮光掠影。

  甄宓看了几眼校场内的景象,发现看不太清,那注意力便有七分移到了车旁男子的身上,只是眼神却还遮遮掩掩。

  颜良仿佛也注意到了此处视野不佳,便说道:“此处看不太清,二位小娘子且随我前来,我带尔等去个好所在。”

  说完,便让牛车转了个方向,往校场北边的看台而去。

  途中路过那排已经修建好的砖瓦房,颜良便道:“此间乃是参赛人员和工作人员的休息场所,还有福利彩票投注点。”

  甄宓没太在意这片屋宇,刘绫却问道:“敢问府君,这福利彩票只有此间有售么?”

  颜良却道:“这倒不是,真定城内也有,之后可能常山国内每个城池都会设有。”

  甄宓与刘绫闻之都略略心惊,他们原本还以为这真定城北的校场乃是一时之产物,没想到颜良竟然说要推广到全常山,看来是打算把“非常之事”做成“常事”,那可是让人没有想到。

  又走了一会,来到仓促搭设的三层高大看台边上。

  此刻这看台的已经基本完成,工匠们正在为看台补上挡风的木板。

  因着如今在冬日,若是让那些达官贵人在镂空的看台上,顶着寒风看上一两个时辰比赛,估计这座位肯定卖不出去。

  因为如今的习俗还是席地而坐,所以看台上也不用费工夫搭设座椅,只消铺上筵席,那些世族富家自然会各自带上锦垫毛皮等物。

  将牛车停靠在看台后边专门辟除的停车场后,颜良说道:“二位小娘子且下车吧,我等登上看台去看训练。”

  车内顿时又窸窸窣窣响起了一阵整理衣着的声音,然后二人依次出了车厢。

  由于二女的丫鬟都还在后边的牛车上,此刻无人搀扶她们下车,痴汉颜良便十分体贴地亲自站在了车辕旁,伸出手去为两位女子搭把手。

  按照当时的礼法来说,颜良的这个举动有点粗鲁和冒昧,因为战国时大儒孟子在《孟子·离娄上》有言:“男女授受不亲,礼也。”

  可两个柔弱女子,若要让她们从高高的车板上跳下来,若是摔着了那可怎么办。

  因而当淳于髡又问道:“嫂溺,则援之以手乎?”

  孟子答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

  虽然如今的场面没有小嫂子掉下河里那么危险夸张,但颜良助人为乐的动作十分自然,尤其那双眼睛里充满了真(猥)诚(琐)。

  走在前边的甄宓小脸微红,用袖子把自己的小手给卷了起来,轻轻在颜良的大手上一扶就跳下了牛车,然后迅速把手给抽了出来。

  虽然二人并未真个肌肤相触,但那隔着蜀锦的小手仍旧让颜良心中一荡。

  走在后边的刘绫也学着甄宓的样子把袖子卷起,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那宽大的袖子竟然并未把整只小手给包住,竟留了几根纤细的玉指在外。

  扶着颜良大手下车的时候,手指正好按在了颜良的手心里,让颜良下意识把手握住。

  待到刘绫落地站稳,稍稍使力把手抽回的时候,颜良才回过神来,不由悄悄打量了一眼眼前的美人。

  但刘绫却神色如常,只是端立在甄宓身旁,眼睛都不往颜良方向瞥上一眼,来了个非礼勿视。

  颜良一时之间也不知这唤作刘绫的美貌小女子是何方神圣,那动作又是否是存了什么心思,但被若有若无地撩拨了一下,心里也难免生出了些绮念。

  只不过甄宓还在一旁,颜良也没空去细细探究,只得收束心神在头前带路。

  “二位小娘子且看,这片空阔之地,专为前来观赛的世家大族停靠车马,只消稍稍走上一段路,便可进入看台。”

  二女打量四周,果然地上修葺得十分整洁,地上还排列着一排排的木桩子,既可用作固定牲畜缰绳所用,也可用作下马石。

  而在角落里,还码放着不少食槽、水槽,显然是可以用来给牛马进水进食。

  二女跟着颜良的脚步,来到看台的入口,这里按照颜良的设计应该有检票人员,不过如今却是空置着。

  看台的楼梯设计得十分宽阔,两旁及中间都有打磨光滑的木制扶手。

  颜良引着二女来到第二层的最中间位置,因为此处乃是主席台所在,所以最先完工,布置也最为考究。

  有着楼上宽阔的顶篷遮挡,风雪只是稍稍侵染到第一排边缘的位置,对于第二排却是毫无影响。

  早有几个有眼力件的短兵近卫拿来筵席和毛皮坐垫,在中间最佳的位置上先铺上筵再铺上席,最后垫上两层厚厚的毛皮。

  待下人布置妥当,颜良把手一张,说道:“二位小娘子请吧。”

  二女同声答道:“府君先请!”

  从尊卑之道而言,颜良也没法和他们客气,便先脱了靴子在中间坐下。

  汉代以右为尊,在颜良这个主人面前,二女自然不敢坐在他右边,在侍女的服侍二女脱下绣鞋,走到颜良左边入座。

  颜良看着两对穿着白袜的小脚从面前款款移动,不由想起了前些日子赠予甄宓诗句中的一句。

  “凌波微步,罗袜生尘。”

  而甄宓仿佛也感受到了颜良的真(猥)挚(琐)目光,面色羞红地入座之后,把小脚丫藏在了袍服之下隐没不见。

  颜良十分遗憾地收回目光,对牛大吩咐道:“去热些蜜浆,再端个暖炉来,嗯……顺便再切些鹿脯来炙一下。”

  此处本就是主席台所在位置,视野极佳,可以把整个校场内外的景色尽收眼底。

  那场内正在练习射箭的、角抵的、跑步的、骑马的选手,还有那正在加紧施工的工匠,那围在南边看热闹的百姓,甚至还能依稀望见远方的真定城北门楼。

  这等从未有过的壮观景象自然让二女大受冲击,隐隐间有一股高人一等的赶脚。

  三国求生手册

看过《三国求生手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