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200章 痛斥郭图

第200章 痛斥郭图

  “末将在陈留、济阴的时候,虽然也侥幸得了些微末功劳,但始终觉得,若非是大将军并一众同袍在官渡牵制住了曹军主力,使得兖州后方空虚,怕是我也无法得逞。⊕八⊕八⊕读⊕书,.◇.o≮”

  “在濮水以北的郡县尽数纳入我河北之手后,末将不敢再行分薄兵力,又寻思明公在官渡与曹贼相持,或有用到末将的时候,便悄然率军西返,欲要袭取封丘,为明公在边路打开局面。”

  “当时,末将曾遣人拜谒淳于将军,淳于将军对末将的提议也颇为赞许,称说若向封丘用兵,淳于将军愿意遣人呼应。”

  “不料末将刚刚在酸枣扎营,将士们尚且没来得及休整完毕,便收到淳于将军所遣司马赵叡求援。我急率人马往赴乌巢,到得乌巢之事,正看到乌巢火起,而淳于将军为了护住粮船,率两千部伍死守码头,硬抗曹军乐进所部数千人。”

  “末将与淳于将军合兵之下,方才逐退乐进所部,又追击其至阴沟水畔。在阴沟水畔,敌将徐晃、夏侯惇等人先后来战,所将之兵不下万数。幸得末将在交手之时侥幸击伤曹贼心腹夏侯惇,致使敌军士气虚浮。”

  “而曹贼不敌我与淳于将军联手,遂退过阴沟水,纵火烧桥,欲阻拦我军往援官渡。幸得先前淳于将军拼死护住了运船,我等才可以乘坐运船走水路取道鸿沟水绕至官渡战场。”

  “当末将来到官渡战场之时,正见着张将军从萑苻泽中绕路欲要袭取曹军后路,张将军先前与曹军多次交手,手下部众亦损失不小,遂与末将合兵北进。”

  “在沙堆东侧一处营垒之外,我部正好迎面撞上敌将乐进,遂与之大战一场,击溃乐进所部,并逐退来援的徐晃。我部从乐进手中救下奋威将军与审治中之子审观,方才得知奋威将军与审氏兄弟以孤弱之兵力拒曹贼大军,终究力不能敌。”

  “惜乎,末将终究是来迟了一步,未能赶得上驰援奋威将军与审氏兄弟,竟使得审观之兄审旻战死疆场,哎~~~!”

  由于先前颜良的表现令袁绍十分满意,所以面对袁绍的问题,颜良索性一五一十地从头说起。

  当然,这中间七分真三分假,那些经过艺术加工的内容混在真实的过程中,即便是让跟在颜良身边的人都傻傻分不清楚,更遑论袁绍与堂内一众臣僚。

  听到审配的长子竟然死在了官渡,堂内众人第一回得知的众人显然露出了十分惊讶的表情。

  袁绍也感叹道:“正南刚正不阿,二子亦不遑多让,是余负了正南啊!”

  颜良端起杯子喝了口建安五年的凉白开润了润喉,顺便留出一些时间让袁绍与众人发表感慨,然后继续说道:“我等从奋威将军处得知明公正在北边收拢人手,以待再与曹贼决个生死,便急切引兵继续北上欲要呼应明公。”

  “行不多时,便遇到曹贼自将大军来逆,我等麾下将士心系明公安危,又兼与曹军尽数有怨,于是人人争相效死,虽兵力弱于曹军,仍旧战了个旗鼓相当。→八→八→读→书,.↓.o≥”

  “曹贼连连遣出于禁、乐进、徐晃、许褚、曹纯、韩浩、史涣等将来战,我军渐渐落于下风。关键时刻,文将军率一支残部不顾安危从西侧杀向曹贼本阵,引得曹军各路回援,方才与曹军脱开战斗。”

  这后面的经历,袁绍亦从其他人口中得知一二,如今听颜良说得轻描淡写,但却知道其中艰险重重,叹道:“若非立善极速驰援,则大事休矣,官渡虽败,然立善之功不可没。”

  堂内众人见袁绍如此称赞颜良,虽知颜良绝对配得上此功,但仍旧各怀心思地看向了他,艳羡者有之,嫉妒者有之,崇敬者有之,感佩者有之。

  不料当事人的颜良却再度避席而起,朝袁绍拜道:“禀告明公,末将不过适逢其时,实不敢居功。”

  颜良这番说辞,众人还以为他是寻常谦谢之语,不料颜良又道:“若非淳于将军先力拒曹军,守得运船不失,末将也无以如此迅捷赶至官渡。”

  “若非奋威将军与审氏兄弟,文将军与辛参军等人力抗曹贼,拖延曹贼进攻的步伐,则官渡形势早已糜烂。”

  “若非张将军虽被曹军击退,仍整肃兵马寻机而战,为末将指引方向,即便末将初至官渡,亦不晓地形,无能为力。”

  “若非明公与显思公子沿途一路收拢士卒,更亲自坐镇济水码头,犹如柱石擎天,泰山镇海,使得将士归心士卒奋勇,我等方才能贾勇力战,逐退曹军。”

  “若非文将军率领残兵舍生忘死阻击曹军,则那一场大战结局犹未可知,仅仅凭着文将军身上新负创伤二十余处,便非是末将所能比拟。”

  “若末将只凭着因缘际会,便忝称有功,那又如何对得起死战不退的将士们。”

  颜良这一番话等于是拎重点划纲要一般把众人的功勋刻意提及,显得有理有据,让众人心中称赞他识大体明进退。

  袁绍亦轻捋胡须,面上的神情轻松了不少,尤其是颜良将他亲自坐镇码头比作柱石擎天泰山镇海,让他极为受用。

  对于这一场大败,袁绍亦有所反思,知道此刻需得借机提振士气,便顺着颜良的话头道:“立善所言极是,众将亦是有功,当各加封赏。”

  颜良向袁绍一揖后又道:“末将还有一事容禀。”

  比起军议之初,袁绍如今心情显然好了很多,便点头道:“立善但言无妨。”

  “此番我军举四州之力南下,攻疲弱之敌,有若以镒称铢之势。然南下之后,军中却有人以争权夺利排除异己为先,不顾大局,一味任用私人,乃至于有乌巢之失、官渡之败。末将请明公罢黜奸佞,处置蠹贼,以还将士们一个公道。”

  虽然颜良并未指名道姓,但任谁都知道这是冲着郭图而去,谁让他们俩先前就互掐,且郭图一直死死摁着颜良不让他出头。

  若说颜良先前的那番话是向众多在此战中出生入死的同袍们示好,乃是示人以颜良的谦冲之姿。

  那眼下这番话无异于是向某些人正式宣战,向众人宣示颜良依旧是那个刚强敢为的颜良。

  若说这一场大败,最大的责任还要落在袁绍自己身上,但袁绍素来刚愎自负,哪里会自承其错,则势必要找人来背这口锅。

  但这口锅实在太大太重,等闲小身板还背不起来,即便是失了乌巢的淳于琼和临阵倒戈的高览加起来,都还托不起这口大锅。

  颜良的这番话,亦是借着机会把这口锅往郭图身上引,谁让在乌巢战败应该负责的韩荀与临阵倒戈的高览都是他一力举荐的将校,尤其是高览的背叛,让郭图简直洗都洗不清楚。

  袁大将军听了颜良的话,脸色又重新阴郁了下来,正自阴晴不定地盘算着些什么,堂内众人俱都屏气息声静观其变。

  在生死存亡的时刻,郭图久于斗争的经验告诉他,他必须立刻站出来挽回一些局面。

  郭图出列道:“启禀明公,末吏识人不明,荐人不淑,乃致有此之失,末吏有罪,还请明公责罚。”

  郭图这番话态度看似良好,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只肯承认“识人不明荐人不淑”,对于颜良所言“争权夺利排除异己”等指责却一概不认。

  颜郎见郭图跳了出来,便也不给他丝毫面子,驳斥道:“郭监军几次三番荐举韩荀,其在短短数月之间,接连在杜氏津、鸡洛山等地败绩,你犹自荐其协助淳于将军督运粮草,可是视大军粮运为儿戏?将明公的南下大计置于何地?”

  颜良一顶顶高帽子扣下来,郭图也有些吃不太消,连忙答道:“韩莒子亦是河北重将,多年征战有功,即便偶有小失,亦瑕不掩瑜。”

  颜良哪里会放过他,继续追击道:“韩莒子是河北重将不假,但文将军驰名天下十载,虽遇小败而被汝等埋没半年之久。在曹贼来袭之后,若非文将军一力抵敌,负创二十余处仍死战不退,你我还能安然在此高论?同为河北重将,何得厚此而薄彼也?”

  韩荀再如何能打,总是及不上颜良、文丑的名声,而颜良这番话明着是为文丑打抱不平,但明眼人都听得出来,是在为他自己被逼得当了几个月的“钓鱼将军”,想要担任偏师还差点被郭图所阻扰所出一口恶气。

  郭图被逼问得有些乱了方寸,下意识答道:“文将军威名赫赫,岂能行督运粮秣等小事。”

  “哈哈哈哈!”

  回答郭图是颜良极为放肆的一阵大笑,然后瞪眼戳指地道:“那伯屈兄该当担当何等重任?率军攻坚?此等大任不是被汝所荐的高览窃据了么?还生生送其叛投曹贼,引曹贼击我之虚,汝还有何话可说?!”

  “你……!你血口喷人!高览背反与我何干,其人虽由我所荐,然亦是明公所任……”

  颜良直接打断了郭图道:“你的意思是大将军委任高览背反?岂有此理!还不是汝等奸佞小人,整日里争权夺利任人唯亲,枉顾大局,陷大将军与众将士于险地。末将恳请明公惩处此等奸佞之徒,以儆效尤。”

  颜良最后这句话自然是对着袁绍说的,而郭图还待继续分辨,却被袁绍抬手一挥,冷哼一声制止。

  颜良与郭图的矛盾袁绍早就心知肚明,甚至而言,这种矛盾是在他的默许之下才越来越大。

  当颜良刚开始说话的时候,袁绍就清楚颜良要做什么,无非是借着此番建功得势,要对老对头赶尽杀绝。

  或许是颜良的锋芒毕露,让袁绍感到微微不快,袁绍细思之下,若是应了颜良的请求,狠狠惩处了郭图,则会骄纵颜良的心思,日后也少了制衡颜良的一枚棋子。

  虽然颜良此番立下大功不假,但一个强横的武将总是让袁绍心生警惕,但郭图这等谋臣则不会令袁绍感到有多少威胁。

  有了计较之后,袁绍便对郭图说道:“公则,汝可知罪?”

  郭图一听袁绍仍旧称自己的字,便知道事情有寰转之机,连忙俯首叩拜道:“末吏知罪,末吏知罪。”

  袁绍道:“既然你已经知错,那便罢免一应职事,罚薪俸一年,归家闭门思过,好好检讨一番。”

  这个处罚看似很重,但明显留了后手,郭图心中虽然不忿,但也知道此刻不是讨价还价的时候,连忙叩拜道:“末吏……在下领命,定好生检讨,深刻反省。”

  既然责罚了郭图,袁绍便也没停下,继续道:“仲简,汝可知罪?”

  淳于琼虽然与郭图同为颍川人,但资格要比郭图老得多,对于近来郭图受袁大将军信重,隐隐有压过自己一头也有些不满,又刚刚受了颜良救命的大恩,更十分费心费力地为自己开脱,故而乐见颜良占了上风而郭图吃瘪。

  原本还在看颜良与郭图相斗的淳于琼突然听到袁绍喊道自己,连忙避席而出叩拜道:“末将知罪!还请明公责罚。”

  若是这一回没人为淳于琼说话,那面对他的结局肯定要比郭图更惨,一撸到底是最起码的,若是一个不慎就是辕门斩首的待遇。

  但这一回颜良给他编造了小心谨慎两手准备,留下四十万石粮食的故事,更强调了他坚守码头保得运船不失,才让颜良所部能及时走水路支援官渡。

  而淳于琼不以功掩过的态度,也让袁绍对他的印象大为好转。

  加上刚才郭图的处置都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所以淳于琼对自己的境遇倒也并不太担心。

  事实果然如淳于琼所料,袁绍说道:“汝不能安守乌巢,其罪莫大,当罢黜一应职事,好生检讨。然念在汝事先有所准备,分出一批粮秣另行屯储,在曹军攻打来后又能固守不退,保下运船的份上,着汝以戴罪之身,协助粮秣供输。”

  淳于琼一听,虽然自己被免了职,但仍旧戴罪带兵,日后要起复那就容易得多,连忙叩首拜谢。11百度一下“三国求生手册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三国求生手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