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197章 官渡落幕

第197章 官渡落幕

  在一众短兵近卫护持之下的曹孟德心中又气又急。

  气的是河北军总是喜欢玩这招,在一片混乱之中谎称他死了或者逃了。

  急的是河北军势头大盛,若不能妥善应对,怕是原本的大胜要虎头蛇尾。

  好在自己的司空大纛仍在,可以稍稍安定人心,这时候许褚摆脱了前线战阵,回到了曹操身边。

  曹操在关键时刻倒是十分果决,吩咐道:“仲康,且去敌住文丑,不使其侵犯纛旗。”

  许褚虽然回来想护持在曹操身边,但依旧听取了曹操的命令转头便扑向了文丑的方向。

  而跟随在曹操身边的郭嘉道:“明公,如今贼势渐盛,我军可稍取守势,以待敌疲,再行,或可事半而功倍。”

  对于郭嘉委婉的劝诫,曹操只是权衡片刻便听了进去。

  从曹操的角度来看,只要保住先前的胜利果实便是对上袁绍以来的大胜,至于 gong的反倒在其次,毕竟他是深知颜良、文丑、张郃等将的能耐,如今形势生变,再非一扫荡平的把握。

  有了决断之后,曹操迅速传达将令,命各支部伍往回收缩。

  这前线形势,原本是许褚对上颜良的中路均势,两翼的徐晃对上张郃、乐进对上颜贮都占据上风,而韩浩、史涣对上仇升略落下风,曹纯的虎豹骑对上隗冉则双方都在游斗之中分不清优劣,一意雪前耻的于禁更是打得仓促去救的昌琦手忙脚乱,总体而言曹军要大为占先。

  许褚后撤之时,心知手下的甲士不可带走,不然前线立刻崩盘,只是命副将继续率领,他只身后撤。

  少了许褚在中路抵挡,曹军的中路略略势衰,但颜良并非昌琦那般只知道挥戈向前的莽夫,在拨出一些人手去支援旁边的昌琦后,自己退到二线,上马观望整体大势。

  当曹军阵中响起节奏平缓的铜钲之声时,颜良亦不由长吁一口气。

  这一回正面对敌,他用仓促拉起的万余人马去硬抗曹操的主力大军,即便是开局打了对方一个意外,但曹军的应对仍然四平八稳,不愧是能够驰骋中原的天下强军。

  颜良虽然在张郃等人面前表露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但那是为了给众人增强信心,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有多么紧张。

  眼下曹军有意收手,颜良当然没道理再死缠烂打,这种全线乱战的模式再进行下去,双方拼的就是人命消耗,即便是胜了也是惨胜,并非是颜良心中所想。

  颜良退到阵后,下令调度各部,首先命右翼的颜贮先与曹军脱离战斗,然后是中路的戟士。

  但在左路,颜良仍旧命令张郃与隗冉继续抵前缠住徐晃与曹纯的部队,不让曹军右翼的这两路人马可以轻轻松松回军去围剿文丑。

  若非是文丑率领所部强突曹操本阵,这场大战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双方至少还要多耗去数千人命,且以颜良与文丑的交情,无论如何都不能坐视文丑陷入险境。

  文丑带兵的风格是勇猛刚强,手下这彪人马悍不畏死,但不代表文丑没眼力没脑子,真想和曹操拼个同归于尽。

  先前曹操本阵和曹洪的后阵被文丑冲了个措手不及,尤其是阵中无人能够正面抵挡文丑的冲杀,直到许褚转过来之后,和文丑斗了几个回合。

  许褚天生神力,虽然先前与颜良鏖斗许久,但其他时候却只是待在曹操身边护驾。

  但文丑却凭一己之力带着部众先冲出敌围,又转头杀了回来,体力消耗甚剧,早已经后继乏力。他见许褚极为难缠,又听到曹操阵中响起铜钲之声,便呼喝着约束部众后撤。

  许褚只是只身前来,身旁都是曹洪的部属,这些曹兵都被文丑麾下的死士给打怕了,见眼前凶残的敌人退却,纷纷暗道一声侥幸,却没什么人愿意追上去鏖斗。

  许褚又心系曹操安危不敢远追,而徐晃、曹纯的部众还被张辽、隗冉牵制着不能返归,文丑的敢死队竟也安然撤出,与隗冉的骑兵接上了头,慢慢朝颜良的本阵靠拢。

  这一场大战,袁曹双方都投入了大量的人马,打了足足有两个多时辰,从日中已经打到了日头西斜,双方俱都已经疲惫不堪。

  所以在彼此脱离开了前线的战斗后,各自后撤拉开了一段安全距离,连装模作样的压阵都一概免了。

  文丑与颜良数月不见,相见自是欢喜,颜良亲自迎了上去,隔开老远就喊道:“伯屈兄强突敌阵,吓得曹贼竟罢兵休战,何其壮哉!”

  文丑闻言哈哈大笑道:“若非立善来援迅捷,我此刻还是丧家之犬,何以言勇。”

  待到走近了,颜良看到文丑浑身是血,已经难分敌我,且见文丑面色并不似往日那么红润,竟有些发白,显然是失血过多所致,忙惊道:“伯屈兄受伤不轻,快,快唤医者来。”

  文丑犹自强撑道:“无碍,无碍的。”

  颜良哪里管他说什么,率先下马,跑到文丑马边,便要去搀扶文丑下马。

  文丑哪里愿意让颜良搀扶,便自己滚鞍下马,只是落地的时候脚下却有些虚浮。

  颜良忙上前一步拉住文丑的手,说道:“伯屈兄辛苦了。”

  一旁的牛大很有眼色,立刻端了个马鞍过来放在二人身旁,颜良不由分说地把文丑按在马鞍上,说道:“伯屈兄且先稍事休息,医者马上便来为兄长包扎清创。”

  见颜良如此热诚,文丑便也不愿拂了他的好意,安稳坐在马鞍上笑道:“有立善前来,我自可安心。”

  趁着等待医者前来的空隙,颜良问起文丑先前之事,文丑把袁绍、袁谭父子的安排一一说了,语气里自然难免有所抱怨。

  颜良却只是仔细倾听,并不发表意见,当得知袁绍率军北去阳武时,他不由担心袁大将军是否能够顺利逃脱,但想着原本历史上袁绍、袁谭父子俩都能安然逃回黎阳,这一次有自己帮着牵制追兵,没道理还会遇到更差的情况。

  这时候张郃、隗冉等将都安排好了各自部曲的事务,来到中军寻颜良商议下一步行止。

  颜良说道:“曹贼既然在此阻截我等,则大将军多半已经安然北返,我等也往北撤吧?”

  颜良看似征询大家的意见,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再继续打下去已经没什么意义,便都点头同意,各自回到部曲中指挥安排。

  刚才那一仗打完后,曹军居于西北侧,河北军居于东南侧,互相隔着里许对峙。

  当河北军开始发动渐渐往北移动时,曹军阵中也随之而动,刚刚整肃好的各部蓄势待发,而曹操则领着众将来到阵前观望。

  河北军一个一个部曲渐次开拔往东北方向撤退,虽然在撤退途中,但走在最后方的两支部曲却是交替后退,一支在后撤的过程中,另一支则原地布防,而两侧各有游骑巡弋。

  看到如此情景,曹操拍着大腿叹道:“哎~!河北多能人矣!虽在败退途中,仍是有条不紊,不留分毫破绽呐!”

  听到曹操夸赞敌军,一旁的徐晃上前请战道:“末将请为明公追击逃敌,务使其不能安然撤归。”

  于禁、乐进、曹纯、韩浩、史涣等将俱都出列请战,许褚张了张嘴,见请战的人多又收回了到了嘴边的话,只有曹洪始终不发一言。

  曹操抚着那稀稀拉拉的胡须,显然有些犹豫,方才的那场大战伤亡不小,且折损的都是他多年征战练出的精锐,若再去找颜良、文丑等人杀上一阵,能不能让河北军安然撤归不清楚,但至少己方还要增加不少伤亡。

  仿佛是看出了曹操的犹豫,郭嘉出列道:“明公,吾以为当遣一部骑兵北去。”

  曹操有些意外地道:“噢?奉孝也以为当追击面前之敌?”

  郭嘉却摇了摇头道:“归师勿遏,河北军撤而不乱,实在不宜深追。”

  “那奉孝所言何意啊?”

  “遣骑兵缀于其后,当使河北军在退却途中不生他意。且张将军北追袁贼,如今尚未返归,需得遣人前往接应。”

  听郭嘉这么一提,曹操一拍额头道:“哎呀!我怎忘了文远这档子事。子和,快领本部北上,饶过河北军,去接应文远回来。元嗣、公刘,汝二人引本部缀于河北军之后,如无必要,莫要与其正面交锋。”

  张辽可是曹操极为重视的手下大将,曹操毫不犹豫地连连下令,曹纯、韩浩、史涣等人纷纷领令而去。

  不过就在曹操下令不久,令他十分挂念的张辽却自己出现了。

  却说张辽在济水边上追上袁绍战了一场,幸得苏游放船南来援救,让张辽直取敌酋的计划泡了汤。

  苏文从这些时日来虽然被撂在了阳武后方无仗可打,但他从颜良那里得了两千部属,合上自己原来的两千多人,手中也有近五千兵马,而且非是羸弱之卒,都是久经战阵的强兵。

  且颜良先前整编部伍训练士卒的时候并未刻意隐瞒,苏游借着出入颜良营中的时候偷师了不少,又与分拨给他的原颜良麾下中低军吏们一番沟通,沿用效仿了颜良的一些练兵之法。

  所以苏游在阳武的日子倒也并不难捱,倒是训练了不少时日后,将士们都亟待一战。

  如今救下袁绍,被袁绍一顿夸奖后苏游也有些轻飘飘,便向袁绍请战。

  袁绍这时候已经从方才震惊败逃中镇定了下来,仔细问过苏游,得知他率部来援是得了从乌巢方向过来的颜良麾下将士通知,更听说颜良在救援了乌巢后,又已经率部走水路绕去了曹操南边,不由心头大定,恢复了几分信心。

  当苏游前来请战的时候,郭图等人还待反对,建议袁绍应当先渡过济水进入阳武城中再做打算。

  不知是否颜良在兖州连胜造成的声势让袁绍盲目乐观,亦或是真的被打出了脾气,当下便板起脸呵斥道:“曩昔公孙瓒提十万之众南下尚且不能奈我何,如今曹阿瞒不过区区兵马,何得一退再退?徒为天下人耻笑邪?”

  当下便准允了苏游的请求,命他率部去战张辽,自己则整肃队伍在渡口边亲自坐镇。

  苏游兴冲冲领令而去,但方才提兵向前,心里就打起了鼓。

  因为先前与颜良的默契配合,又一同在黄河边上钓了几个月的鱼,再受了颜良所赠之兵,随后又屡屡听闻兖州方向传来的捷报,苏游如今对颜良那是敬佩有加。

  当时在钓鱼的时候颜良可是对曹操手下众将一顿评头论足,其中对张文远的评价极高,称其为人壮猛且计略周备,备受曹孟德信重,出则独领一军,实乃河北军之大敌。

  由于舟船不足,这一回苏游不过摆渡了一半部众两千多人过来,另外一半还要等舟船返回才能继续渡来。

  苏游看了看自己手下兵马虽然比对面略多,但张辽那千人俱都是骑兵,机动性非自己以步卒为主的部伍可比,又自问没有颜良的武勇,没能耐与张文远对上几招,便小心翼翼地引军向前,想着如果能够迫退张辽,日后亦是足够吹嘘的资本。

  张辽原本是没把苏游那些人马看在眼里,但看了敌阵后却发现阵列十分严整,非是羸弱疲敝之兵,便收起了轻视之心,欲要待身后援兵前来再合力击破当面之敌。

  但张辽左等右等,徐晃、于禁等将一个没等到,却等到了一个令他吃惊的消息,有一部河北军从南边发起了攻击,曹司空正带着主力前往抵敌。

  张辽深知若非敌势汹汹,绝对不会引动曹操亲自前去,便知身后出了他所不能料到的变故。

  最终张辽派人收拢北上追击的部众,又得了三千多人,但此刻苏游另外一半部众也渡河来到,双方力量几乎均势,从人数上苏游部更多一些。

  张辽心悬身后的战事,不敢轻易与面前河北军接战,便小心收拢部属往南边渐渐退却。

  苏游见大名鼎鼎的张辽竟然不战而退,不免有些发飘,也带着人缓慢前压,双方便很默契地一进一退往南边走了几里路。

  但当张辽将将要接近主战场时,他却命手下部伍停下了脚步,因为他知道眼下主战场正在会战,若自己带人南撤,而身后又跟着一部河北军,难免会造成他被逐退的假象,很可能引得军心浮动。

  张辽不敢冒此风险,便原地结阵与苏游对峙了起来。

  苏游也见好就收,与张辽所部最近的距离到了百余步上,双方游骑来回纠缠一番,手互相漫射了几通,倒是始终没能大打出手。

  直到得了主战场上双方休兵罢战,张辽才引着部众继续南返,途中自然与北撤的河北军错开路径,双方都有所顾忌,没能再起衅端。

  至此,这场牵动了上百万军民,历时两百余日的袁曹大战,终于要告一段落,落下了不甘愿的帷幕。

  你看,那帷幕的颜色红得发黑,似是一道道的鲜血染就。

  你听,那帷幕之后有阴风吹过,像是流离失所的百姓们的呜咽哭泣,又像是负创殒命的战士们的惨叫哀嚎。

  第二卷,官渡泥沼变乾坤,终。

  ps:历时四个半月,前两卷《白马》与《官渡》终于告一段落,接下来会进入颜良猥琐发育阶段,而本书的女主也将要登场啦,大家期待不期待鸭?

  谢谢大家的订阅支持,有了你们的反馈,我才能写得更好!

  谢谢“角落的舞步”万币打赏!

  最后再发一下书友群96433014,欢迎大家来吹牛。百度一下“三国求生手册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三国求生手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