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167章 闪袭句阳

第167章 闪袭句阳

  虽然两天内从冤句来了个往返,还趁夜袭营,但颜良回到长垣之后却顾不上休息,叫上目前在长垣的麾下将吏商议军情。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这一次奇袭冤句夜袭曹营的连招收获不小,在把战火烧到济阴郡的同时,更大为消灭了敌军的有生力量,打击其士气。

  战略目的虽然已经达到,但仍旧不能盲目乐观。

  因为冤句虽然拿下,但情况和平丘有点类似,靠近济水,位置太靠南了。

  若是颜良要维持住冤句城,势必要投入大量人力固守,就失去了机动性,这对一支偏师来说并不划算。

  不过颜良早有计划,除了长垣因为背靠东郡、白马,有固守的必要,其他地方尽皆随手可弃。

  讨逆营此行的宗旨非是攻城略地,而是袭扰曹操后方。

  当然,那只是明面上的使命,私底下的权衡则是在攻略一个目标之前,先评判有没有利益,可能的利益是否能大过损失。

  就比如攻打冤句,一则因为冤句防备疏松,拿下不难,打下来后既给曹操的兖州后方造成极大压力,自己也可以大肆搜掠资财。

  反正这地方是兖州地界,而袁曹大战的胜负还难料,若是袁绍胜出,那颜良袭扰兖州肯定要记上一功,若是曹操胜出,那就更不用考虑什么后果。

  光明正大地搬空各县库房,为百姓主持正义,查处各地豪强大族,搜刮资财钱粮这种事情,颜良那是极其乐意多做一做。

  颜良把昌琦和王脩留在冤句时,就已经委托王脩在冤句找出一两个恶名昭彰的豪强下手,好好吓唬一下本地大族,进而让这些大族乖乖配合交出钱粮,反正这类事情王脩有经验,以前在青州胶东的时候就没少干。

  他给王脩、昌琦留的时间不多,快则三日,慢则五日,大军将要继续开拔,寻找新的目标。

  而在长垣这边,颜良也要进一步安排布置。

  “休武,我与朱文博阵前叙谈了一阵,其人战意不甚坚,估计短时间内不会再来攻城,然则你处亦要严加防备,不得轻忽。”

  张斐答道:“末将明白,当全力保障长垣不失。”

  颜良点点头道:“此役新编曲表现如何?”

  “新编曲表现中规中矩,陈假候等人统御有方,并无差池。将军新点的那名状元表现尤为出色,虽然指挥经验尚且欠缺,然临阵搏杀极是武猛。”

  “既然此人允文允武,且要小心任用,莫要揠苗助长。”

  “末将知之。”

  颜良转而对白马县尉陈光道:“长林,此番还要劳你走一遭,带领役夫前往冤句搬运物资,然后不必回到长垣,可直接运回白马择地储存。”

  “不敢言劳,将军之命末吏一定照做。”

  陈光在前些时日带人前来长垣之后,颜良一直留着他,正是想着让他帮忙押运物资直接回去。

  陈光办事还是比较牢靠,大量物资押运百余里,若无能吏负责,颜良也不放心。

  “如今冤句已下,夏侯渊、张绣、朱灵等部暂时无力阻我,尔等看我军下一个目标当是何处?”

  此刻在长垣的将吏并不多,只有张斐、隗冉、仇升、陈光、颜枚等寥寥几个,张斐见其他人不答,便问道:“将军可是要沿济水去攻定陶?”

  颜良摇摇头道:“定陶乃是名城大邑,又是济阴郡治,守备必严,且如今多半已经知晓我军拿下冤句,势必小心戒惧,攻之不易。”

  张斐又道:“那不若折道往北去取离狐?”

  颜良并没有答复,反而问道:“进武,济阴北边的情报可曾打探清楚?”

  隗冉答道:“离狐、句阳曾为曹逆析为离狐郡,其守为山阳豪强李典,只是如今李典并未在离狐,听说回了巨野征调物资以供输曹逆,二城防卫均不甚强,尤其句阳不过一些寻常县卒罢了。”

  颜良将济阴地图拿来详细参详一番后道:“如今济阴郡中方知我取冤句,势必人心惶惶,忧心我攻打定陶。但若我军按部就班先取离狐,再复往东,济阴郡中或已经有了准备一一布防,届时再要取之便徒增难度。”

  “我意已决,当直取句阳、成阳,赶在济阴郡中反应过来之前,先占据濮水一线。”

  麾下众人见颜良已经有所决断,齐齐应道:“将军英明!”

  颜良倒是没有被这马屁给拍得晕晕陶陶,又对旁听会议的毕齐道:“毕府君在陈留已经停留许久,可愿早日返回东郡主持郡中事务?”

  毕齐虽然被颜良任命为东郡太守,但自从被颜良俘虏后就一直看颜良的眼色行事,这回赴任路上也是如此,时间久了早就已经习惯了。

  甚至在开始时,还提出过要早日赴任,但颜良打过几次马虎眼之后,毕齐也不愿再提,就安心在颜良军中混着,反正妻子儿女俱在身边,倒也和和美美。

  今儿突然听颜良提起这一遭,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倒是颜良不满地咳嗽了两声,他才揖礼道:“毕某搅扰将军甚久,正自觉不妥,合当早日返归东郡,为大将军署理当地政务。”

  颜良点点头道:“毕兄之心,我等自然明了,东郡政务倒也不急,眼下却有大功一件,不知毕兄可愿为之?”

  毕齐听了颜良的话心里一个咯噔,平心而论,他是不信什么有天大好事自动撞上来,尤其是颜良突然提出要放他回东郡,如今这“大功”定然是引子,要他做的事情定然不易。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毕齐又已经听颜良吩咐惯了的,连忙应道:“将军尽管吩咐,若在下力所能及,自然代为效劳。”

  颜良却不管他那些小心思,说道:“离狐离东郡郡治濮阳甚近,我意毕府君返归东郡后,集白马、濮阳等地戌守之卒,南下威逼离狐。”

  毕齐一听要让他带兵去打离狐,顿时眉头深皱道:“将军虽欲毕某将东郡戌卒去攻离狐,然军中戌卒疲弱,恐不堪大用。”

  “自不用凭东郡戌卒去攻离狐,只需大张旗鼓,广造声势,届时我已经取下句阳,对离狐成四面包夹之势,则传檄而定可也。”

  听说不用自己亲自上阵,毕齐顿时赞道:“将军妙计,在下自当遵照。”

  “若是能不战而下离狐,我自会在大将军面前为毕府君请功。”

  毕齐拜谢道:“均是将军定策之功,区区只是照章办事,无足道也。”

  “事不宜迟,毕府君这便去收拾收拾,及早北去吧!”

  毕齐自然也心急着赴任,这边告辞而去。

  送走毕齐后,颜良心道这厮或许日后还是自家侄儿的老丈人,且送他几个饼吃,将来在河北也好有个助力。

  既然定下了目标,讨逆营中便全数开动起来,为闪袭济阴北部诸县做准备。

  颜良在长垣待了一天,据探子来报,朱灵在平丘待了一夜后,第二天更是返回了济水南岸,让他心头大定,决定再多从长垣抽调一曲新编卒一同东去。

  在奇袭冤句的三日后,冤句城中分出一半步卒,长垣城中尽起骑卒与一曲步卒,合两千骑,两千五百步卒,同时往句阳城而去。

  冤句距离句阳八十里,长垣距离句阳百里,急行军半天可至,唯有濮水构成阻隔,不过颜良早有准备,从濮水上游放下不少舟船,到句阳城西十里处架设浮桥渡河。

  当讨逆营步骑数千正在濮水上渡河时,句阳县令就已经得了消息,他虽然听说了河北军刚刚攻打下了陈留郡边上的冤句,但绝没料到才不过两三日就轮到了自己。

  句阳县令心知凭着两三百戌卒无论如何防不住河北军,又不愿担受失地之责,便十分干脆地把县令印信往房梁上一挂,架着辎车两辆,带着小妾细软从东门走了。

  城中众吏一见县令跑了,县丞县尉便也有样学样,至于跑不了的掾吏们则十分默契地把城门洞开,不做抵抗地放了河北军入城。

  颜良见拿下句阳如此容易,也微觉意外,但也轻出一口气,心道能少打一仗便少一点伤损也好。

  由于在句阳没浪费丝毫时间,颜良派了颜枚带五百人进城接管了城防后,率领大部分步骑直接绕城而过继续东行,目标直指成阳。

  入夜前,来到句阳与成阳相交的一处乡里驻歇时,颜良召了仇升前来问话。

  “德升,汝是成阳人,离家数载,如今正可衣锦还乡,可有什么感慨?”

  仇升拜伏道:“在下正要谢过将军信重提拔,方使在下有此际遇。”

  颜良摆摆手道:“不必过谦,汝随我数月来,所建功勋历历在目,合当担此重任。成阳是汝乡里,且先说说当地状况吧!”

  被颜良这么一问,仇升却有些犹豫,半晌后道:“启禀将军,末将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

  “召你前来,自是要询问详细,尽管说来。”

  仇升道:“将军吓退句阳令,句阳大族开门迎将军入城。然在成阳,怕是不会有如此顺利。”

  颜良一听这话来了精神,问道:“噢?此话怎讲?”

  “好叫将军知晓,这成阳与别他县有一点不一样。别他县或有大族豪强数家,然成阳只有一家,便是成阳仲氏。甚或说,成阳是仲家的成阳。”

  “嗯?成阳仲氏?”

  “正是,成阳仲氏世为冠族,族中二千石以上比比皆是,不说远的,就说近些年来,孝灵皇帝时,有廷尉仲定,钜鹿太守仲?等人,至于其余令、长,更多如牛毛,如广宗长仲选、莒县长仲球等等,其族中子弟多在州郡,至于县中掾属更是泰半姓仲。朝廷所任令、丞、尉若要在成阳布政,皆要仰仲氏鼻息,不然政令出不得官寺。”

  颜良细思半晌后道:“那仲?我好似有些印象,是曾临过钜鹿,当年我大兄还曾在其幕下为掾。”

  仇升继续道:“之前黄巾乱起,乃至于天下纷乱后,也不是没有人打过成阳的主意。成阳县卒虽不堪用,然每逢危殆之时,仲氏俱都会发族中子弟、门客、仆僮助守。彼辈家小尽在城中,无不尽心尽力,甘愿效死,力战不退,往往令来犯者知难而退。”

  “昔年吕奉先谋夺兖州,行至济阴,亦是轻取句阳,然在成阳城下却吃了闭门羹。但仲氏亦未把事情做绝,也拿了些粮草予了吕布,吕布遂放过成阳,任其自治。”

  颜良也没听说过这桩趣闻,倒是颇感兴趣道:“嘿,如此说来,这成阳仲氏倒是有几分能耐,能把吕布匹夫给拿捏住。”

  “故而末将言将军成阳之行,怕是未必如先前那么顺遂。”

  “无妨无妨,天下间没有白捡的便宜。既然仲氏在成阳如此了得,我自然要去会一会。那你看这仲氏中人,却是有何志向?”

  仇升无奈道:“末将当年在成阳,不过微末贫寒小子,与仲氏大族素无往来,却是不知仲氏之志。但观仲氏这些年来的所为,怕是只有保全自家之心,而无力顾及其他。”

  颜良心道他的确除了当年钜鹿太守仲?之外,便没怎么听说过仲氏族人的其他消息,看来这一大家子只求偏安,倒不怎么思上进。

  既然成阳有这么一个大族在,倒也不能等闲待之,颜良想了想后问道:“那钜鹿君目前可还健在?”

  仇升道:“末将离家既久,倒是不知近况,不过素来听仲府君身体健朗,或还在家中颐养天年。”

  颜良道:“你且安排乡里子弟,连夜潜回成阳,为我探知如今成阳城中消息,容我仔细参详。”

  “末将遵命。”

  遣走仇升后,颜良细细回想自己来到兖州后的所作所为。

  在平丘、长垣,乃至于新近打下的冤句、句阳,他对于那些寻常的地方豪强的态度都是打压为主,招抚为辅,反正这些豪强大族的屁股没一个干净的,自己行事起来自然也不需太过顾忌。

  但若是遇到了像成阳仲氏那样的世家冠族,倒不能不小心应对,此等世族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若是一个不小心,很容易得罪死一大批,败坏了自己的名声,那就得不偿失了。

  三国求生手册 

  三国求生手册

看过《三国求生手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