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137章 筵无好筵,会无好会

第137章 筵无好筵,会无好会

  “吚吚呜呜,叮叮咚咚。”

  在平丘县寺的大堂中,难得地响起了诸般靡靡之声,虽然大堂内外执勤的士卒依旧坚守岗位,但高坐堂内的却并非是顶盔掼甲的将军们,而是一屋子高冠博带的士人。

  今日,正是颜良宴请平丘城中右姓世家的日子,对面这个城中实际掌控者,无人胆敢忤逆河北军的意思,各家头面人物俱都带上了族中年轻子弟赴会,有陈正帮忙看着,无人能够推脱。

  这些乐师和厅堂中翩翩起舞的女乐自然也是城中大族携来为饮宴助兴的工具。

  颜良对于城中大族的好意来者不拒,便在堂中饮着醇酒吃着肥肉听着小曲看着曼舞,简直不要太开心。

  城中大族原本以为威震河北的颜将军应该相当不好相处,没想到却是这么一个随和的人,便也放松了下来,频频与周遭人劝酒。

  当然,他们也没胆子真个朝颜良劝酒,退而求其次,便把目标对准了陪于次席的县丞陈正和县尉徐闻。

  堂中饮宴气氛那是相当融洽,但时间久了,这些士人才发现不太对劲。

  这酒已经饮了七巡八巡,乐师的乐曲翻来覆去也不知道奏了多少回,就连堂内起舞的女乐都累得有气无力,但此间的主人却只顾酒肉,不言正事,仿佛今天只是一场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寻常饮宴聚会。

  席间的众人渐渐也顾不上劝酒高谈,慢慢停下了杯箸,转而你瞅我,我看你,用眼神打起了商量。

  就在平丘士绅们互相撺掇着谁先开口时,高居主位上的颜良终于将啃得精光的大棒骨一放,用杯中酒润了润喉,拿起葛布擦了擦嘴脸,说道“列位怎么不饮了莫非是酒不美菜肴不丰盛”

  士绅们连忙解释道“不不不岂敢岂敢,将军招待甚殷。”

  “噢那定是乐不悦耳,舞不入目。来人,将这些乐舞撤下,换军中之乐,壮士之舞。”

  在颜良的吩咐下,那些手酸嘴累,四肢疲乏的乐师、舞者纷纷撤出堂外。

  随即,从堂外进来了三人,一人持号角,一人抱皮鼓,一人举铜钲,皆为军中用以号令之器。

  这些军中乐器一般是不会作为饮宴之乐所用,故而堂内众人都惊愕莫名,但当乐手开始他们的表演后,才让他们感到了真正的震撼。

  最先开动的是吹号手,只见一具大号犀牛角所制的军号斜指向天,随着吹号手鼓足腮帮子的一声巨大呜鸣,让稍近一些的人直欲以手掩耳。

  而堂屋的屋顶也仿佛被这巨大而又低沉的号角声所震动,梁木间不知道多久没有清扫过的积灰纷纷应声而下,洒向人们的头顶。

  正当堂屋中的人们手忙脚乱遮面掩耳的时候,堂外踏踏踏跑进八个全副武装的甲士,甲士们身着红袍,外披铁甲,头戴兜盔,左手持盾,右手握刀,两两并肩,站成了整齐地两排。

  看到突然跑进来一群手持利刃的甲士,堂中士人再也顾不得遮面掩耳,纷纷游目四顾,不停从颜良、陈正和甲士们身上游移,心想这不会是什么鸿门宴吧

  但乐师和甲士们却没关心他们在想些什么,鼓手把大鼓在架子上放稳,然后抬起鼓槌击了起来。

  一阵又一阵激越的鼓声,催得堂中的尘土涌动,震得平丘士绅们心中惴惴。

  随着鼓声响起,站在堂屋中央的甲士们也动了起来,他们一边口中喊着歌诀,一边挥刀扬盾前趋后退左右寰转演练起了军中日常的刀盾训练。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这首传承自先秦时期的战歌虽然当下并非主流,但军中大多数人都听过,前一天颜良挑选一些身手敏捷头脑灵活的士卒演练了一番,最终挑了这八个人出来。

  军士们的歌声嘹亮,每一个字都仿佛从胸腔中迸发出来,虽说听起来少了一些美感,但气势绝对惊人。

  健卒们的动作大开大合,仿佛每一击每一刺都是在与恶敌抵死搏杀。

  霎时间,场上寒芒道道,红影曈曈。

  好几次,刀光都从前排的宾客头顶或面前扫过,虽说宾客们都知道不会真挥到自己身上,但还是不由自主地低头仰身避其锋芒。

  歌曲并不长,翻来覆去奏了三遍,最后在一声清越但回味无穷的铜钲之声中来到了尾声。

  而堂内八个健卒亦面向主位,左脚前屈右脚伸直成弓步,持刀过顶来了一式力劈华山,口中更是迸发出一声前所未闻的怒吼。

  “杀”

  堂内之人不由被这一刀,这一声怒吼给迫得敛声屏息,唯恐这刀光和怒吼会被气机牵引冲向他处。

  仿佛静止住的平丘县大堂里,只有丝丝缕缕铜钲的余音缭绕,以及健卒们沉重的喘息声。

  “咕隆咚”

  突然传来一声异响,众人齐齐转头朝出声处看去,却原来是某人手中持握的酒杯一个没拿稳掉落在地上,杯中之酒洒了他衣襟满满,他却顾不上去擦拭,只满面惊骇地看着前方,不知所措。

  “哈哈哈哈哈哈”

  高居主位上的颜良一阵豪放的大笑,终于把众人的魂给拉了回来,颜良笑道“我河北军中之乐,壮士之舞如何可资佐酒诸君为何却不饮”

  稍稍缓过气来的平丘士绅们这才强堆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道“谢将军为我等安排此等雄壮之乐舞,为将军寿”

  颜良却面孔一板道“汝等却好不晓事,为汝等奏乐起舞的是我军中壮士,为何却独与我寿”

  “来人啊给诸壮士们置酒,用大碗”

  门外等候着的士卒们闻声立刻端进来一叠大海碗,给三个奏乐者与八个健卒一人一个。

  而颜良更是起身离席,自拎起足有近百斤重的大酒瓮,也不用酒杓子,就这么给每名军士们倒满了整整一海碗。

  为军士们倒完后,自己也拿起一个大海碗,从瓮口里勺了一满椀,然后端起椀喊道“为河北军寿”

  端椀的军士们纷纷跟着喊道“为河北军寿”

  “为大将军寿”

  “为大将军寿”

  “为天子寿”

  “为天子寿”

  颜良每喊一句,军士们就跟着喊一句,三句喊完,也不顾堂中旁人,端起椀就一饮而尽。

  “哈哈哈好畅快”

  堂中大多数人对颜良和士卒们的互动都目瞪口呆,心想原来饮酒还能这么饮的,唯有少数人可以跟上颜良的节奏,一起跟着喝完了杯中酒。

  陈正便是其中之一,饶是他见多识广,又对颜良的安排略知一二,仍旧为颜良的这番举动而深深打动,叹服道“将军豪迈旷达,人所不及也”

  经陈正开了个头,满堂士绅这才反应过来,顿时涌起了一阵谄谀之辞。

  颜良挥挥手让乐舞士卒退出堂外,然后端着海碗坐回到主位上,将海碗往案上重重一顿,遏制住了一众谀声。

  “诸君承诺为我河北军的诸般物资,可都已经备妥了么”

  在座士绅们见好不容易终于提到了今日饮宴的正题,但刚刚才经受了那一番乐舞祝辞的惊吓,一时间竟无人敢轻易接口。

  “嗯难不成是不愿么”

  经颜良反复一问,堂中一户吴姓士绅才应道“将军前所提之力役、车马、财货,我等均愿效微薄之力。力役、财货各添五成,各家拼凑之下亦勉强可有,然车马翻倍却实在为难,还望将军体察一二。”

  颜良瞄了他一眼后,轻飘飘地道“噢既有为难之处,那便莫要勉强,吴君大可不必为我河北军供输物资,只需携家带口,随我迁往东郡便是。”

  那吴姓士绅闻言之下大惊失色道“将军明鉴,在下并非是不愿为大军供输物资,些许车马我家全力拼凑或亦可得,还望莫要将我家迁之于东郡。”

  “噢这却是为何先前曹孟德迁走我东郡之民,如今白马、燕县两地屋舍空置、土地抛荒,若是有士民愿意迁往,可是要房有房,要地有地,何乐而不为”

  吴姓士绅依旧求恳道“我家虽不宽裕,然故土难离,还望将军体谅一二。”

  “呵呵,汝家不宽裕那确实难为汝家了。那汝等呢”

  有了吴姓士绅的前车之鉴,彼辈哪里还敢有什么异议,虽然心里大骂眼前这个贪财的河北佬,但嘴上却齐声道“我等甘愿为将军供输物资。”

  “看来平丘士民还多是忧心国事的义民呐,甚好甚好哈哈哈”

  面对这假到不能再假的吹捧,众人只能跟着皮笑肉不笑几声。

  好在颜良并没有让这尴尬的场景持续太久,问道“今日堂内年轻才俊毕集,诸君,何不自我介绍一番,也好让本将领略一下平丘俊彦的风姿”

  今天来到县寺中的各家年轻子弟倒还不少,各自侍坐在族中长辈身后,之前尚且轮不到他们言语,如今为颜良提及,便按照座次纷纷起身向颜良施礼,然后作自我介绍。

  这年头,州郡县sanj地方官署的掾吏皆是从本地征辟,而征辟的来源绝大多数都被本地各大世家士族包揽,平丘城中虽没有什么特别显赫的高门大族,但今日来到的子弟大都也在郡县中任过掾、史等清贵之职。

  前头三人介绍完毕,轮到第四人时,只见一位年约十七八岁的青年站起身来,照着之前三位的说辞道“在下毛机,字子发,曾为县主簿,见过将军。”

  颜良见眼前青年方面大耳,姿容甚伟,虽然语气不亢不卑,但还是不敢直视颜良双目,只是将视线落在颜良身前的案几上,便问道“毛机本将可是听说汝父名动州郡,为何不予本将介绍一番”

  毛机听颜良如此一提,心知不妙,但却不肯落了父亲的名声,咬牙应道“家父讳玠,正是曹司空幕zhongng曹。”

  颜良见毛机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不由笑道“噢原来汝父正在曹孟德幕下为吏,那汝却对眼前袁大将军南下讨逆如何看待”

  毛机却没曾想到会被问及如此尖锐的话题,他因为父亲的立场,心中自然是偏向曹操,但面前之人乃是河北重将,自然不能直白地说,可要让他说些偏向袁绍的话,又觉着太过违心,实在太过为难。

  “如今民生凋敝,实在不宜大动干戈,大将军与司空还当休兵议和才是。”

  颜良见毛机憋了半天,只憋出这么一句假大空的废话来,心想若是毛孝先在此,定然别有高论,不由对毛玠的儿子失去了兴趣。

  但根据陈正的说辞,毛玠一族在平丘各大族中算是对子弟族人约束得最为严谨,尤其是这两年毛玠身处中枢之后,毛家并无人仗着毛玠的声势为非作歹,实属难得,不由人不敬服,所以颜良也没准备欺负毛玠的儿子。

  “呵呵呵,朝中大事,岂是汝等小儿辈所能明白。本将与毛功曹虽各为其主,然亦久仰其名,深感毛君之清公雅亮,来日汝若面白汝父,可代我遥相致意。”

  毛机原本以为自己的身份尴尬,已经做好了被眼前颜将军为难的准备,不料颜良竟然话锋一转,让自己代他向父亲致意。

  听闻此言,毛机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呆愣在原地,倒是在身前坐着的从父轻轻咳嗽几声才把他惊醒过来,连忙答道“小子自会为将军代为转达,不敢或忘。”

  颜良点了点头,便不再看毛机,转而示意其他人继续。

  当其他堂中年轻子弟纷纷介绍完毕后,颜良放声笑道“哈哈哈,平丘果然多佳士,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见颜良夸奖各族子弟,堂中士绅们也隐有得色,不过颜良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把他们给吓得魂飞魄散。

  只听颜良说道“恰好此番运输物资之力役众多,若无人统辖恐生乱事。自今日起,众位年轻俊彦便勉为其难在我营中暂居,为我统辖力役,待到全部供输完毕后再各回各家。”

  颜良也不待堂内尚且没有反应过来的士绅们出言辩驳,起身离席道“本将尚有紧急军务处置,就不陪众位继续聚饮了,失陪失陪。”

  话一说完,颜良就从主位屏风后出了堂屋,留下满堂呆若木鸡的平丘士绅们你看着我,我瞅着你,竟不知如何是好。

  只有县丞陈正悠哉哉看着堂中众人,心中想到“正所谓筵无好筵,会无好会啊”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看过《三国求生手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