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102章 纸上论兵足拟千军万马

第102章 纸上论兵足拟千军万马

  看着沮授认真到极点,肯定到极点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颜良甚至有些怀疑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穿越者。

  震惊过后,颜良连忙把手里的鱼交给侍者,凑到沮公与的案前,认真地问道“公与先生为何如此确信”

  说实话,官渡大战这个名词两千年来人人耳熟能详,但究竟为什么袁曹双方会选择这个地点进行旷日持久的大决战,就连颜良都毫无头绪。

  他之前也曾了解过的确有官渡这个地方,是鸿沟水南侧一条要道上的渡口名城,但也仅限于此,仍旧是没搞懂这个既非关隘又非城池的地方,究竟有多么重要。

  沮授并没有立刻回答,反而微笑着反问道“此不是立善所提之地么为何竟还问我”

  “哈哈哈我只是瞎蒙的,如今得了先生的认可,自然要请教一番。”

  沮授这几天研究地图典籍已久,早就渴盼找个人诉说一下,当下也顾不得调侃颜良,便在地上展开地图,说道“你且来看。”

  颜良凑过去一看,发现这是一幅司兖豫交界处的地形图,,西至函谷关,东至大野泽,北至黑山、隆虑山一线,南到颍川、陈国,但这年代的地图制作手艺实在粗疏得很,只勾画了境内一些主要的河流山川,点出了境内的城池。

  就这样,这一幅涵盖疆域十分广阔的地图仍旧极其珍贵,若非沮授在袁绍军中,怕也拿不出。

  顺着沮授的指点,颜良看到了他们身处的黄河和延津渡,往南看到了分出阴沟水两侧的酸枣城和原武城,再往南边,在阴沟水和济水的夹角处是阳武城,渡过济水就来到了鸿沟水,而鸿沟水南侧有一城名曰中牟。

  颜良盯着鸿沟和中牟附近仔细寻找了半晌还是没找到官渡,他就有些疑惑,问道“公与先生,这地图上好似并未标记出官渡”

  沮授指着紧贴鸿沟的一处道“区区一个微末渡口,这图上自然不会标注,据我所查,官渡当是在此处。”

  颜良看这个位置和他所料的差不太多,只是还不明就里,继续问道“那先生为何确信曹军将于此处与我决战”

  沮授捋着胡须,微微笑道“立善可知官渡附近古时候还有一个名称名”

  颜良心道这我哪知道啊,忙问道“还请先生指点。”

  “此处在高祖皇帝龙兴之前,曾闻名于天下,而留侯之名,亦由此处传遍四海八荒。”

  沮授的这个谜面并不难猜,在汉兴之前,张良因此而闻名,那答案显而易见,颜良答道“先生可是说的博浪沙”

  “没错,正是张子房以巨椎击始皇之博浪沙”

  “啊这么巧”

  “这可不是巧合,我翻阅典籍,发现此处实乃故韩魏郑三地之枢纽,往东不远便是魏都大梁城,往南则可去韩都南郑城,乃是始皇帝巡行天下必由之路。”

  “曩昔刺嬴政者有三,一为荆轲,二为高渐离,最末才是张子房,前二者事败身死,而留侯误中副车后却能安然遁逸,立善可知其中缘由”

  颜良已经被沮授一番话给绕得头晕,官渡就在博浪沙附近的说法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对于张良刺杀嬴政不成而逃生的典故他自然知道,便把后世人们归纳的缘由说了出来。

  “据说博浪沙附近地势复杂,河道密布,芦苇丛生,留侯方才得以隐匿脱身”

  “立善只说对了一半,博浪沙附近的确是芦苇丛生,但却不止是寻常河道,而是一片大泽。”

  “大泽”

  “对在鸿沟水以南,韩魏长城以东,正是天下九泽之一的圃田泽。”

  “天下九泽之一那岂不是和大陆泽一般辽阔”

  颜良所说的大陆泽就在钜鹿郡正中央,他和沮授都是钜鹿郡人,对大陆泽自然再熟悉不过。

  此时的大陆泽东西、南北均达几十里,极其辽阔,号称是黄河以北第一大泽,常与兖州境内的大野泽相提并论。

  沮授答道“或在上古之时,圃田泽也与大陆泽差相仿佛,然自春秋以后,圃田泽渐渐消弱,如今只余东西四十许里,南北二十许里,附近河滩广布,芦苇丛生,泽外又多有沙堆,想必博浪沙亦在其中。”

  颜良恍然大悟道“原来留侯是籍着泽地摆脱了追兵的纠缠,倒是选的好地方。”

  沮授点了点头道“且不提张子房,说回官渡。韩魏长城与圃田泽正处于官渡西侧,故而官渡西侧数十里内,都无法供大军通行,要再往西,只能经陇城、管城一线。”

  “若仅止于此,官渡倒也非必攻必守之要隘。”沮授将手指戳在官渡处,然后往东侧划了个圈,说道“关键在官渡以东,亦不是平坦沃野可供驱驰之地。”

  “此处虽然地图上并未标记,我观左氏春秋有言郑国多盗,取人于萑苻之泽。而此萑苻泽正在中牟以北,官渡以东。”

  “此泽虽近世已不复鼎盛之貌,然湖泽枯竭亦会化为泥沼,沼泽之中虽不乏泥泞小路,等闲人通过尚且无妨,展布大军恐有不足。”

  “如此可见,官渡西有圃田泽,东有萑苻泽,实乃我军南下必由之路。过了官渡直至许都,都是一马平川,无险可守,曹孟德不停在官渡以北的原武、阳武一线与我军牵扯,其用意不言自明。”

  “故而,立善以为官渡当为决战之地,吾亦深以为然。”

  沮授指着地图上的方寸之地,如数家珍般说出官渡附近的种种地形,以及这片地方过往曾经发生过的故事,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颜良不经意地提了一句将决战于官渡。

  颜良如今已经妥妥地成为了沮授的脑残粉,这哪是人啊,简直多智近乎妖吧自己即便是有两世为人的见识也比不过沮授的博闻广记,以及他的神级推演。

  颜良一整袍服,恭恭敬敬地对着沮授行了个大礼道“先生纸上论兵,足拟千军万马,在下受教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看过《三国求生手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