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84章 构陷得逞

第84章 构陷得逞

  本书目前稳定日更4500字左右,马上就要20万字啦,有兴趣的读者朋友们可以加下q群96433014哦

  郭图现在十分烦恼,虽然他用了刘延的计策总算解决了士卒侵占百姓屋舍的事情,也在刘延的荐举下重新任用了一些本地士族暂行县中各职司。

  但是那天后来的那件事情却更难处置,霸占弱女致使投进而死的事情当着众多百姓的面揭发开来,简直就是打他郭图这个都督的脸,让他当场杀人的心都有。

  但事后经过调查,那屯长乃是他手下一名军候的表亲,而那名军候还曾经献过一个族中女子给自己当侍妾,里外里一算,还是自家人,这就有些棘手了。

  原本他想要让那屯长私下补偿一大笔钱财糊弄过去了事,但那苍头却不愿收钱,只求他主持公道,让他十分头痛。

  而那屯长也十分狡猾,不知受了谁的唆使,竟称那老叟的女儿与他情投意合,非是他用强霸占,而那女子为何投井,他也不知缘由。

  这种明显是胡扯的话把郭图给气得不轻,但他又下不了决断处理此事,只能将这屯长先行看押起来拖着。

  好在当天入夜后,他派去袁绍处的信使终于回来了,带来的消息总算是让他被白天琐事烦扰的心情舒畅开来。

  郭图的随从来到河内郡汲县以南的延津渡时,曹操的明扰延津暗援白马之计已经生效,袁绍带着大军白跑了一趟,十分气愤。

  郭图的奏疏送到袁绍面前时,正是袁绍心情最差的时候,正愁满腔怒火无从发泄,看到郭图书中各种编排构陷颜良的内容,也不细想分辨就大骂出来。

  而许攸、辛评等与郭图交好之人见郭图的奏疏引得袁绍大骂颜良,便也推波助澜指责颜良久攻不下白马,致使大军久在河北不能打开局面。

  袁绍大怒之下,便下令免了颜良先锋军主帅的职务,转由郭图亲自督掌。

  不过好在袁绍手下的一众谋士之中,总有和郭图不怎么对付的,在逢纪等人的缓颊之下,袁绍最终也没有完全失去理智,没有尽数削去颜良的兵权,只是让其听从郭图的调派。

  袁绍等众人在汲县下此决定的时候,他们尚且不知道白马的战局刚刚发生了大变,曹操已经带人驰援白马,双方在城下一场大战,以互有损伤而结束。

  而待到郭图的随从快马加鞭赶到白马告知此消息时,白马的战局已经彻底扭转,白马易手,曹操在撤退途中被颜良阻击,先锋军获得了一场战果颇丰的胜利。

  虽然郭图嫌这个谕令来得晚了一些,没能赶在曹操撤退前来到,好让他早一天夺下颜良的军权,由自己主导追击曹操的战斗,但好歹袁大将军已经认可了自己奏疏里的内容,让自己能够顺理成章地对付颜良。

  郭图手捏谕令,迫切地想立刻就夺了颜良的兵权,但此刻入夜已深,他只得睡了一觉后,第二天装束整齐,亲自带人出了北门往颜良的大营而去。

  颜良所部精锐随他征战多年,虽然眼下的战事已了,但仍旧没有完全松懈下来,每日里依旧早早地起床操演。

  当看到白马北门打开,有大队人马前来,也不消有大将指挥,自动就把守备的事宜做好,静待来人过来。

  郭图带着人靠近到先锋军主营一里之内后,就有巡梭的士卒上前来问话,待到知道是都督郭图亲自来到后也不敢托大,立刻回报营中。

  但当郭图志得意满地来到营门前,欲要叫开营门直入其内宣示袁大将军的谕令时,守门的先锋军将士却丝毫不给面子,声称没有颜将军的命令,绝不会开启营门,并警告说若有持兵之人十人以上擅自接近营寨五十步内者,将受到乱箭招呼。

  先锋军的守卒也非是说说而已,在营墙后、箭楼上的弓弩手纷纷开了弓弩,作势瞄准了营门前,仿佛来人胆敢擅入就要引弓发弩。

  郭图被守卒们的表现气得不行,但与他同来的两个军候,尤其是在白马城下丧败只身逃归的鲁军候却都畏惧颜良旧日的积威,知道这军中的命令非同儿戏,若是真的有人胆敢在守卒警示之后还擅自冒进,那守卒可是真的会说到做到,不管你面前站的是谁。

  郭图在两名军候的好说歹说之下,只得收起了强闯的心思,让人上前报信通知。

  好在颜良也并未让郭图等待太久,在营中一阵鼓声后,营门大开,走出一列将校出来相迎,为首的正是颜良帐下司马张斐张休武。

  张斐满面堆笑,大踏步往前道:“未知郭都督大驾前来,有失远迎,还望毋怪啊”

  郭图原本就憋了一肚子气,此刻见颜良竟不亲自出迎,只派了手下司马来迎,更是怒气填膺,一张脸板的死臭死臭,冷哼道:“既知我到白马,颜立善为何不来拜见,此刻我来营前,竟不自出迎,真是岂有此理。”

  张斐素来好脾气,面对郭图的直斥,只是赔笑道:“我家将军前日战阵之上亲冒矢石,以至于身负创伤,如今正在帐中休养,故而不能入城请见都督,得知都督亲自前来后,特命我等出列迎候,还望都督见谅。”

  “哼颜良伤在何处难道已经不能理事了么”

  “我家将军前日先后与曹逆帐下张文远、许仲康大战一场,最后在与关云长交手时,与关羽两败俱伤,虽一枪扫中关羽后背,但也不慎为关云长飞锤暗算,好在将军身体强健无甚大碍,不过终究是伤及肺腑,还得小心静养为是。”

  郭图心中正巴不得颜良伤得更重一些,当下说道:“汝等营中好大的规矩,说甚若有持兵之人十人以上擅自接近营寨五十步内者,将受到乱箭招呼。难不成我带人前来,还能有何不妥么”

  张斐看了看郭图身后甲衣俱全兵械在手的士卒,心想果然如同将军所料,便客客气气地回答道:“前朝之时条侯军于细柳以备胡,孝文皇帝亲自劳军,入之细柳军,军士吏皆被甲持锐,彀弓满弩。天子先驱至而不得入。先驱曰:天子且至军门都尉曰:军中但闻将军令,不闻天子之诏。上至,又不得入,遂遣使持节以诏条侯,条侯方传言开壁门引天子入。条侯因此而获孝文皇帝赞曰此真将军。我家将军仰慕条侯之治军严明而起意效仿,却是让都督见笑了。”

  郭图原本想要借机呵斥一通,却没曾想引出张斐这么一大段说辞,心道你颜良何德何能竟然敢自比周亚夫,咦,不对,那我岂不是被比作了孝文皇帝,唔,此话不宜发扬开去。

  “哼,那现在你是得了令引我入内那本都督手下的随从呢”

  张斐依旧是不咸不淡地答道:“我营中有数千锐卒可保都督之安危,都督只消带上可供差遣的人手便可,若是太多人,营中也不便展布。”

  郭图这回虽然是带了整整一曲人马来,但比之颜良一营实在是不够看,他料颜良也奈何不了自己怎样,便选了五十人随从,在张斐的引路之下,进了颜良的大营。

看过《三国求生手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