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77章 宁为太平犬,莫作乱离人

第77章 宁为太平犬,莫作乱离人

  刘延因为对袁绍和曹操之间的争斗了无兴趣,又在处置白马城中百姓的事情上与曹操意见相左,被曹操以协助迁徙百姓为交换,答应了他的请辞。

  在曹操率领主力离开白马时,刘延婉拒了曹操一同西去的提议,与曹操前脚接后脚地出了白马城,只不过他选择的是暂时没有被河北军攻打的南门。

  他带着家中的仆厮出城,刚刚转入白马山不远后,就被河北军布置在那边的游骑给截获了下来,直至关羽退走,苏游和郭图先后进驻白马城后,才被绕着白马押解到了先锋军主营里。

  故而刘延对城中百姓后来举兵反正,又被关羽带人冲杀溃败一事尚且不知情,此刻听闻之下,不由震惊道:“城中百姓惨遭屠戮竟有此事将军莫要诓我”

  “被我解救回来的百姓正在入城,至于城中的惨况,刘公不妨随他们一同入城,看看便知。”

  话说到这里,刘延也听出意思来了,颜良把他拦截下来并非是要对他不利,而是要让他重回白马去安抚百姓。

  但他不明白的是,如今明明河北军已经占领了白马,颜良自己却不入城,反而煞费苦心如此安排,不知是何意图。

  不过好在从颜良的口气中自己可以离开他的军营,至少是可以进到白马城中,那总比被软禁于此要好。

  “将军,那刘某就去城中看一眼。不过,我可有言在先,如今刘某只是一介布衣,可不会受任何一方,包括袁大将军的征辟署任。”

  颜良哈哈笑道:“刘公自去便可,本将只是不欲刘公贤良太守之美名毁于一旦,咳咳”或许是话说得太快,或许是心里高兴,颜良又咳嗽了起来。

  “敢问将军,如今白马城中是谁主事”

  刘延见颜良表现奇怪,思忖片刻终于问到了问题的核心上,而颜良也不瞒他,答道:“好叫刘公知晓,正是颍川郭公则,刘公可识得否”

  “却是闻名久矣,未尝一见。”

  “那刘公正好也借此良机去见识见识此人,本将有伤在身,就恕不远送了,咳咳”

  刘延眉头微皱,从话里话外听出颜良与郭图仿佛不睦,但这又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他见颜良对他还算客气,走之前站起身一揖道:“刘某去了,将军保重。”

  “伯举,代我送客,咳咳”

  待到刘延走后,颜良抚着自己虬张的须髯,静静沉思道:“这老家伙怕是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我为何要硬塞他回去吧其实我也不想怎么着他,纯是看他官声不错,让他去处置白马城中的乱摊子罢了。”

  “郭图此人结党营私,出些歪主意坏点子是一把好手,理民断事绝非其所长,加上他带着河北军入城,难免会以征服者自居,有些高人一等的作态,若是让他来安抚百姓,怕是会生乱子。”

  “而我此刻又不方便进城,那也只能把这个前任太守塞回去和郭图搅和搅和了,若郭图行事妥当也就罢了,若郭图倒行逆施,我刚给刘延你戴了这么多高帽子,你能忍住不管”

  “也就是你刘延宗室名门的身份,又在城中素有威望,怕是郭图这家伙也奈何不了你,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换了其他人还真揽不下这瓷器活啊”

  “宁为太平犬,莫作乱离人。被曹孟德驱赶,遭了关云长践踏的百姓们,我颜良能力有限,当下时局也容不得我为你们做些什么,身旁又有诸多小人掣肘,也就只能帮到你们这里了,哎”

  就在颜良在帐中自言自语心有戚戚的时候,刚刚在颜枚的护送下走出先锋军中军大营的刘延却迎面遇上了熟人。

  “我要见颜将军,我要见颜将军,汝等为何不与我通报”

  只见在营门外不远处,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看到营门打开后,立刻大叫大嚷起来。

  而守在门口两侧的守卒立刻上前骂骂咧咧地驱赶他道:“嘿汝这竖儿好不晓事,和汝说了我家将军正在养伤,谁都不见,何况汝这黄口竖儿。”

  “就是,再敢喧哗,莫要以为乃公不敢拿棍子抽你。”

  那少年见守卒前来驱赶他,连忙往边上退避,但嘴巴里仍旧不依不饶地大喊:“东平毕轨求见颜将军,东平毕轨有要事求见颜将军”

  少年尚处于变声期的嗓音十分尖利,引得营门内的诸多士卒透过营墙指指点点,而有些好事之徒更是取笑起了那两个奈何不了少年的门卒。

  “蚂蚱儿,你昨日可是吃坏了肚子拉稀了怎么看你迈步都迈不动。”

  “王短腿,你可是真短啊,连一小竖都逮不住了啊哈哈哈”

  那两个门卒被同袍们百般谑笑,但他们又不敢真个用手里的门戟去戳那少年,而少年的身手很是敏捷,在营门外的空地上把他们俩绕得头晕。

  那被同袍称为王短腿的门卒计上心头,从地上捡起了块土坷垃往少年掷去。

  “哎呀”

  那少年猝不及防之下被砸中了屁股,脚下一个踉跄,终于被门卒迈上两步抓住臂膀按倒在地。

  那少年虽然被按住,犹自不死心,继续大声喊叫道:“你们为何抓我,我要见颜将军,我要见颜将军”

  “嘿你这小竖被逮着了还不消停,小心乃公用泥巴糊住你的嘴”

  恰好此时颜枚正送刘延出门,见着门外乱糟糟的样子,心中甚是不快,便上前训斥道:“门前喧哗,成何体统”

  俩门卒见是颜枚出来,顿觉倒霉,便都低头道:“小颜将军,是这个小竖在营门外喊叫,我俩才把他给抓起来。”

  “是我请见将军,你们不帮我通报”

  俩门卒怕颜枚误会他们偷懒,连忙分辨道:“将军告知我等,他要静养,谁都不见”

  颜枚作为叔父的短兵屯长,自然是知道这道命令,而且就是从自己这里下达下去的,他也不以为意,只打算命门卒将这少年驱赶得远一些,莫要再在营门前吵闹。

  谁料颜枚身后的刘延却上前一步,打量了一下那个少年,说道:“咦果然是昭先贤侄。”

看过《三国求生手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