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三国求生手册 > 第65章 工师之子

第65章 工师之子

  如果曹操知道这个被自己记恨在心的人物并非是他口中所念叨的河北智士田元皓和沮公与,甚至也不是先锋将军颜立善、骑兵司马隗进武,而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小屯长的话,不知会不会当场气得吐血。

  没错,在这小小瓦邑山、酸渎水旁接连让曹孟德遭逢意外的人,就是那个因被马胖子迁怒,平白无故挨了一顿鞭子,因献策而转投颜良的斥候屯长,那个济阴工师之子,因着名字讨喜而被颜良重用的仇升仇德升。

  话说仇升在献了改装鹿车的良法后,一向负责后勤事宜的军司马张斐对其多有嘉许,欲要把他归入自己属下负责军中日常用具的打造。

  但仇升却婉拒了张斐的好意,转而表达自己更想提枪策马驰骋疆场建功立业,张斐心胸宽阔,对于仇升的婉拒丝毫不以为意,反而转去向颜良举荐仇升。

  颜良通过之前与仇升的一番问对,得知此人在斥候游骑方面自有一套本领,又喜其名字,便满足了仇升的心愿。

  于是仇升就在帮助工匠营完成了鹿车和其他攻具的改进后,摇身一变又恢复了斥候屯长的身份,统带的也多是昔日同乡,只不过从先锋军右营换到了先锋军中营。

  就在昨天,仇升在战场上当面用军法呵斥了自己昔日的上司马胖子,狠狠出了胸中一口恶气,让他觉得畅快无比。

  在昨天的战斗中,先锋军的骑兵也伤亡不小,尤其是骑兵比战马的伤亡要更高。

  不过,在局部战场上占据优势的河北军打扫战场后又收拢了一批双方跑丢的战马,正在用兵之际,颜良就决定就地补足骑兵的编制。

  在补充骑兵兵员的时候,因着仇升在战场上的灵活表现,也因着颜良对他留有的好印象,就特地点名将仇升和他的属下一起编入了隗冉手下听用。

  当隗冉带着千骑去驱赶骚扰张辽所部撤退的时候,仇升就跟在队伍中,在这次行动时表现得倒也中规中矩,并无什么亮眼之处。

  但当隗冉带着人赶走张辽,返回瓦邑山修整并准备伏击后续经过的曹军时,擅于观察思考的仇升再次主动向隗冉献策。

  当时隗冉正带着军中大大小小的军吏上瓦邑山查看地形,那瓦邑山并不甚高,山上有一片树林倒是生得茂密,但山坡以及山脚下的高大树木都被附近的百姓砍伐去造屋作舟,只余下些低矮的灌木。

  仇升便建言可择一面相对陡峭的山坡,把山坡上碍事的灌木砍伐掉,待到曹军从山坡下的道路经过时,从山顶往下推滚木,必能出乎曹军的意料之外。

  一俟被滚木袭击形成混乱之时,再派人从相对平缓的山坡上杀下山去,或可起事半功倍之效。

  隗冉知道仇升因为献策改进鹿车而受到颜良的赏识,更是被颜良亲自点名编入自己麾下听用,足以证明此人还是有几分才具的。

  隗冉对于仇升所献滚木袭击之策也觉得不错,但又觉得可行性太低。

  因着这种砍树伐木、山上设伏的事情过去都是军中民夫和步卒的长项,他所统带的全都是骑兵,既不擅长于此,又无趁手的工具,要在短短一两个时辰内完成布置绝非易事。

  不过仇升却告诉隗冉,他出身于工匠之家,精于土木之学,更从革囊中掏出了一柄磨得异常锋利的锯刀,这才说动了隗冉答应让他一试。

  他前些时日在工匠营中根据父亲仇福昔日的方法改良过的锯子

  话说这仇升之父仇福仇仲渊曾为济阴郡中的首席工师,曾参与修建了郡中诸多大型建筑,包括祭祀上古尧帝的尧庙,以及祭祀尧帝之母的成阳灵台宫等等。

  这年头各郡县官寺中的作风,往往是说话的张张嘴,干活的跑断腿,挂名的不干活,干活的不挂名。

  仇福在各个营造项目中说是参与配合郡中将作掾吏的工作,实际操作上就是说一不二的负责人,他在土木营造上的技艺自是非同凡响。

  仇升从小也和其他熊孩子一样有诸多叛逆心理,整天就在外头与乡里轻侠少年们瞎厮混,但他自小被家中父辈熏陶,耳濡目染之下,手底下也学到了些技艺。

  这几年仇升带着乡人背井离乡艰苦求活,尤其是投了军中吃了军粮后,倒也没想过会再度拿起斧锯操持父辈们祖传的手艺。

  但前些时日在工匠营里改良器具的时候,摸着熟悉工具,听到熟悉的声响,仇升不由自主地陷入了一场关于童年、家乡与父亲的回忆之中。

  他依着心中的记忆,亲手打磨了一具锯刀,仿佛当年父亲手把手教导他的那样。

  也正是这一份对先父的深切怀念,令得仇升鬼使神差般地在离开工匠营后,仍旧把这柄亲手打制的锯刀带在了身边。

  偏生在眼门前,这把锯刀倒是恰好可以派上大用处。

  当然,要砍伐树木,扫清山坡上的道路,光靠这把孤零零的锯刀可不顶用。

  好在河北骑兵人力充足,又对附近地势了如指掌,很快便去附近乡里收集来了不少柴刀斧斤,在众人合力之下,很快就将山坡上的埋伏布置妥当。

  隗冉此人面冷心热,尤其是在挚友与上司麴义亡故后,他更是显得沉默寡言,但对于仇升如此顺利就布置好了山坡上的滚木阵也是不吝赞美之词。

  随后,陪同隗冉观察山脚下地形的仇升又提出了一个更为大胆的想法。

  这次,他把目光投向了山脚下酸渎水上的那座木桥,他认为比起从山坡上滚落的木石威胁,在曹军过桥的时候若是发生桥梁倾覆,无疑是更直观更有效的打击。

  若论指挥骑兵冲锋陷阵,隗冉自然是烂熟于心游刃有余,但对于土木机关的巧妙设置则完全一头雾水。

  若按照隗冉的想法,最简单也最粗鲁直接的方式就是放一把火把桥给烧了,但仇升所描述的场景无疑是更加有冲击力,也更出乎意料的方式。

  出于对仇升前时所做之事的认可,隗冉索性直接把在木桥设置机关的事情全权交给了他来处置,更是任命仇升来统带埋伏在瓦邑山上的百余骑兵,方便他就近观察并伺机发动桥上的布置。

  而仇升也果然不负众望,给曹操送上了一份精心准备的“大礼”。

看过《三国求生手册》的书友还喜欢